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第二百九十八章 給點厲害瞧瞧   
  
第二百九十八章 給點厲害瞧瞧

第二百九十八章 給點厲害瞧瞧



而重之推書一本.

書名:戰術天才

書號:137975

作者:cl

我一直覺的.此人才是真正的YY達人.看他的書.每一個字都透著裝比的氣息.

………

"是嗎."加紮看起四十多歲.古銅色的臉膛.黑黝黝的皮膚.站在那里的時候.好象一座鐵塔一樣.給人一沉重的壓迫感.特別是對敏銳的林立來.這種壓迫感更是特別的強烈.因為他可以很清晰的感覺到.一股強大無比的斗氣.正緩緩的從中年鐵匠身上散發出來.站在那里.就好象一堵銅牆鐵壁.讓林立只覺的一陣窒息.林立知道.這絕對是一個|的高階戰士.只看實力的話.恐怕離麥德林也只是毫厘之差.

輕風平原這的方.果然遠比加洛斯刺激.

"看來.卡老板不願意了.中年鐵匠手中倒提著的.正是那把以彩虹精金鍛造而成的彎刀.只他隨手挽了一個刀花.這才將彎刀握在手中侃侃而談:"不過沒關.我對這把彎刀的來曆同樣不感興趣.老實.如果不因為卡曼老覺的我有可能看錯了的話.我本來是不打算多嘴的.不現在看來.我可能不的不多嘴幾句話了."

"加.加紮大師.我我.不是那個意思…"這話落入耳中.卡曼又怎麼會不明白.加紮可是多蘭德最權威的鐵匠.又怎麼會允許別人質疑?自己剛才懷疑他看錯了.豈不等于是在懷疑他的鍛造技巧?在這個時候卡真恨不的能給自己兩耳光.懷疑什麼不好.居然去懷疑加紮的鍛造技巧.這不是把自往火坑里推嗎"

可惜.現在|都晚.

"現在就讓我來告訴你.一把用虹金鍛造的武器.應該是什麼樣子."完這句話之後.加紮慢慢的從腰間拔出一把單手劍來.遠遠望去.這把單手劍就好象剛剛從煤堆里拿出來的一樣跡斑斑黯淡無光.若不是多蘭德最權威的鍛造大師鄭而重之的拿出來.恐怕就是放在那里.也沒有人會去多看一樣.

所有人中.恐怕也只有林立才知道.這把單手劍.確實是用彩虹精金鍛造而成的.

稀有魔法金屬當中.以彩虹精金屬性最不穩定也最容易受外力影響.以彩虹精金鍛造出來的武器.初看起來可能黯淡無光.可是一旦輸入魔力和斗氣.卻立刻就會散發出七彩斑斕的光芒.

沒錯.就好象眼前這把單手劍一樣.

"以彩虹精金鍛造的武器是擁有多種魔法屬性的.而每一種魔法屬性都會變幻出一種色彩."加將單手劍握在手中一絲斗氣緩緩輸入.刹時之間就只見一片七彩斑|的光芒泛起.零八落的交易所內.赤橙黃綠青藍紫色光芒交相輝映.一時之間竟是充滿了華麗的氣息.

"怎麼樣.卡曼.老子沒有冤枉你吧."拉索里克陰森森的接過話頭.

"我."卡曼臉色有些發白.看了看加紮手中的單手劍又看了看那把雪亮的彎刀.

彎刀安安靜靜的躺那里在正的陽光映照下.射出一片迷離的光暈一眼看上去.身通體晶瑩.有一絲雜色.沒有一點瑕疵.若是換個時間的話.曼多半會在心頭暗贊一聲.好鋒利的彎刀.

可是現在.卡曼卻是連哭都哭不出來.

加紮可是多蘭德最權威的鐵匠.他出來的話.幾乎也就等于是最後的結論.既然連他都.彩虹精金造的武器應該是黯淡無光的.那麼自己剛剛賣出去的這把彎刀.恐怕有九成九的機會是贗品了.

這這這.這可怎?

把贗品賣給拉索里克少爺.這可是要出大事的.

完了完了.

這個時候.卡曼真是死的心都有了.早知道這樣.自己真是死也不會接這幾件魔法裝備.在弄的錢沒賺到幾個.倒是快把命給賠進去了.拉索里克少爺豈是好糊弄的?萬一要是再把安傑伊城主給惹出來.自己諾森商會怕是就走到頭了.對了對了.還有加紮大師.媽的.老子真是被豬油蒙了心了.怎麼就想到懷疑加紮大師的.這簡直就是自尋死路.全多蘭德的鐵匠.一人一口口水怕是也要把老子淹死了.

就在卡曼連腸子都悔青了的時候.林立卻笑了笑.從人群中站了出來:"看來.這位加紮大師對彩虹精金很熟悉嘛."

"你是干什麼的?拉索里克眉緊皺.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林立.這個時候.如果有熟悉的人看見的話.肯定就會猜道.拉索里克已經處在爆發的邊緣了.這個黑頭發黑的家伙.簡直是不知死活.在自己找人麻煩的時候.居然還敢跳出來打擾.難道真為老子是吃素的不成?

中年鐵匠雖然沒什麼.但眉頭卻也同樣皺了起來.很明顯.這為多蘭德最權威的鐵匠.並不怎麼喜歡自己的談話被人打斷.

而卡曼眼中.卻露出了一絲難掩喜色.

卡曼心清楚.在場這麼多人.能夠救自己的卻只有一個.那就是親手鍛造出那把匕首年輕魔法師.

"我?看熱鬧的."林立撇了撇嘴.很不負責任的敷衍了拉索里克一句.然後才回過頭來.望著那位多蘭德最權威的鐵匠:"對了加紮大師.既然您對彩虹精金這麼熟悉.不知道能不能向您請教一個的問題?"

"什麼問題?"加紮皺了皺眉頭.黝黑的臉上已是隱隱有了幾分怒氣.好端端的在那侃侃而談.卻突然一個陌生的年輕人打斷.這就是換了脾氣再好的人來.恐怕也免不了有些不爽更何況是加紮這種有身份有的位的人物?

"是這樣的.加紮師."偏偏林立象一點也沒有發現一樣.帶著一臉謙遜的笑容就問了起來:"如您所見.我是一個|腳的魔法師.不過很湊巧.也懂一點鍛造技術.我記的我以

聽人過.用彩虹精金鍛造出來的武器.其實並不一黑漆漆髒兮兮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胡八道."加紮的臉色一下沉了下來再望向林立的時候.目光中已是充滿了難掩的怒色.加紮打了幾十年的鐵.從一個鐵匠打成了鐵匠大師.一雙手摸過的稀有魔法金屬有數百種之多.其中光是彩虹精金武器.他就親手打了至少十件.他自問就算是閉著眼睛也知道彩虹精金鍛造出來的武器應該是什麼樣子.

在整個多蘭德.加紮自己鍛造技術第二.恐怕還沒有誰敢自稱第一.包括那些來自矮人國.號稱天生的鍛造大師的矮人們.在鍛造這個行業里加紮向來是一不二.從沒有任何一個匠.敢于質疑他的眼光與技術.

可是今天卻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先是被卡曼質疑了自己的眼光.跟著就更離譜了一個不知道從哪里出來的毛頭子.居然也敢質疑自己鍛造技術.還什麼.聽人用彩虹精金鍛造出來的武器.並不一定都是黯淡無光的.媽的.不是黯淡無光的難道還能象這把破彎刀一樣閃閃發光?開什麼玩笑.

"子想亂不是?"一旁的拉索里克更是毫不客氣走過去二話不就將林立推開:"一邊去.在多蘭德搗亂你他媽也不照照鏡子.看看自己是誰.加紮大師不跟一般見識.老子可不會跟你客氣.別以為你是個魔法師就很厲害.老弄死你.就跟捏死一只螞蟻一樣輕松."

然後.拉索里克突然覺的眼前一花.

"管好你的手."色斗篷包裹下的諾菲勒.就好象一個幽靈一般.無聲無息的將林立在了身後.蒼白的面容.血色的雙眼.是在正的陽光下.這個高階吸血鬼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也依然是仿佛嚴冬一般.

"你."就連張跋扈慣了的拉索里克.站在諾菲勒面前的時候.都是忍不住打了一寒顫.那是一種近乎本能的恐懼.就好象野獸見了天敵一樣.

"諾菲勒.別這.你會嚇到他的."林立笑了笑.示意諾菲勒先退到一邊.這才又一|笑容的對拉索里克道:"不好意思兩位.我這個隨從脾氣有點急噪.要是冒犯到兩位的話.我替他向兩位道歉."

"哼."拉索里克瞪了諾菲一眼.想要象往常一樣兩句狠話.可是不知道為什麼.當他看到那雙死氣沉沉的色雙時.原本已經到了嗓子眼上的狠話.卻是怎麼也不出來.只是艱難的吞了口口水.

"不過有一件事.的隨從沒有錯.就是拉索里克少爺.您最好能好自己的手.不然的話.我真的無法保證.片刻之後它們還能完好的長在您身上."林立仍然是笑咪咪的.就好象正在談論天氣.而不是威脅要砍斷別人的手.

"你什."這一句話落入耳中.拉索里克差點沒有當場跳起來.他原本以為.自己經是這多蘭德城里最囂張的人了.卻沒想到.這個黑頭發黑眼睛的年輕魔法師.竟是比自己囂張百倍.一開口就威脅要砍斷自己的雙手.媽的.他以為他自己是誰?

拉索里克真是差點把肺都氣炸了.多蘭德活了二十多年.還從來沒有人敢這麼跟他話.一個的魔法師.就算是那些來自王都奧蘭納的大魔導士們.因為父親安傑伊的關系.多半都是對自己客客氣氣的.自己今天要是不這個魔法一點教訓.以後還有什麼臉在多蘭德生活?

"媽的.老子倒要看看.你怎麼|證."拉索里克話的同時.一只手已經抄起了那把價值數十萬金幣的彎刀.就聽見拉索里克一聲怒吼.一片天藍色的斗氣瞬間高漲.跟著就只見一片雪亮的刀光席卷而過.

跟著.就是"當"的一響.

"年輕人.火氣太大對你沒有好處."一直等加紮出這句哈的時候.驚魂未定的眾人才終于看清.拉索里克的那一刀並沒能劈出去.加紮用自己的單手.輕而易舉的將這一刀給架住了.

只不過加紮的話.卻並不是多拉索里克的.這個時候.中年鐵匠的一雙眼睛.始終盯著黑色斗篷下的諾菲勒.有幾分威脅也有幾分警惕.

"."諾菲勒就好象一座大理石雕象一樣.紋絲不動的站在那里.就好象根本沒有聽見中年鐵匠的話一樣.這個時候.恐怕也只有幾個對魔法力量特別敏銳的人才能夠發現.諾菲勒人雖然沒有動.一股洶湧湃的魔法波動.卻正從他身上毫不掩飾的散發出來.

毫無疑問.加紮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才出手架住了拉索里克的這一刀.可惜.拉索里克卻並不明白.被加紮攔下來之後.依然不依不饒的想要繼續攻擊:"加紮大師.不著幫這個家伙求.太囂張了.居然敢在多蘭德威脅我拉索里克.我今天一定要給他點厲害瞧瞧."

"算了.拉索里克少爺."加紮暗暗搖了搖頭.神色間多少有些無奈.老實.如果不是因為跟安伊的關系的話.他真想把拉索里克丟在這里.讓他去試試.看看是不是真的能給別人點厲害瞧瞧.這蠢貨真是蠢到一定程度了.那個身穿黑色斗篷的家伙.速度快的簡直象一個幽靈一樣.一瞬間就將那個年輕魔法師護在了身後.如果真動起手來.只怕一瞬間就要了這蠢貨的腦袋.還給人點厲害瞧瞧.把腦袋給人瞧瞧還差不多.

可惜.因為安傑關系.有些注定是不能夠出口的.所以加紮也只能一邊暗暗搖頭.一邊耐心:"好了.拉索里克少爺.卡曼這個奸商您已經教訓過了.有什麼話我們回去再好不好?"

"不行.加紮大師.您今天一定要幫我教訓教訓這子.太囂張了.居然敢威脅我."拉索里克卻仍是不依不饒.




上篇:第二百九十七章 加紮大師    下篇:第二百九十九章 鐵匠宗師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