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第二百八十六章 死亡之歌   
  
第二百八十六章 死亡之歌

第二百八十六章 死亡之歌



麼一張捕風捉影的藏寶圖,林立差不多是聽過就忘,+就把這事給拋到了腦後,反倒是葛瑞安信心十足,第二天一早,就把所有的人力物力,都投入到了浩浩蕩蕩的挖掘當中.

他老人家信心十足不打緊,卻是苦了其他十六支勢力的首領,奪回屠魔山谷之後,伊瑟拉等人全都被迫留了下來,中年胖子或者威逼或者利誘,讓他們從加洛斯調來了大量的人手,當然,這些人手也不是白調的,作為交換,葛瑞安答應了他們,如果真能挖出什麼寶藏來的話,他們將獲得其中兩成作為報酬.

好吧,兩成總比沒有好……

葛瑞安都已經這麼了,自然也沒有哪個不識趣的敢去討價還價,開什麼玩笑,黑水河畔的上千座冰雕,現在都還沒處理乾淨,誰敢在這個時候跑去找死?

事就這麼半推半就的定了下來.

反正,誰也沒有指望真能有什麼收獲,這是傻子都明白的道理,屠魔山谷在加洛斯魔法公會的手上,已經一千二百年的時間了,若是礦洞里正有什麼寶藏的話,又哪輪得到葛瑞安這死胖子?

一開始的時候,大家只當是長期投資,挖不到寶藏不要緊,跟葛瑞安搞好關系就好了,反正就算真有什麼寶藏,也絕對無法跟費雷魔法師的合作伙伴相提並論,那可是前所未有的神奇藥劑,一旦拿出來的話,別的加洛斯,恐怕就連整個法蘭王國,都會掀起一陣藥劑風暴!

只是誰也沒有想到,這一次葛瑞安竟是出奇的認真,每天一大早起來,就開始指揮眾人挖掘,從早上忙到晚上,看上去還真有把不礦洞挖穿不罷休的氣勢,這一連幾天下來,就連伊瑟拉等人都是被累得苦不堪,有時候,他們真想去找找費雷魔法師,讓他勸勸中年胖子別再發神經了……

可惜,林立最近也是同樣忙碌.

每天一大早起來,他就會帶著幾個年輕學徒,在屠魔山谷轉來轉去,一直忙到中午,才回帶著大量巫師草回到帳篷,然後就是漫長的配藥過程,這個過程會一直持續到傍晚,差不多吃晚飯的時候,他才會拖著疲憊的身體從帳篷里出來.

忙碌的日子總是過得很快,轉眼就又過了三天,離開加洛斯的日子越來越近,傳中的寶藏卻始終未見蹤影.

不過對林立來.寶藏不寶藏地.其實並不重要.他現在要做地.就是盡可能多地配出秘儀藥劑.這才是最重要地.除了留下一部分供翡翠高塔使用之外.還必須拿出一部分來換取金錢.

沒辦法.以後要用錢地地方實在是太多了.輕風平原上地魔法公會.可不是建就建地.林立早就在心里算過一筆帳.就算最高議會承擔絕大部分地開支.自己也至少需要准備五百萬以上地金幣.才能夠保證自己在輕風平原勉強立足.

另外.馬拉頓家族也是一個麻煩……

自己在決賽上殺了馬迪亞斯.維爾海姆又豈會善罷甘休?也許用不了多久.各種針對自己地暗殺就會接踵而至.到了那個時候.龐大地財力將會變得必不可少.只有擁有了龐大地財力.才能讓自己在馬拉頓家族地報複中更好地活下去.

也正是因為這些原因.林立才會剛回加洛斯.就高調地拋出了秘儀藥劑.

無盡世界中地成功經驗.讓林立明白了一個道理——金錢並非萬能.但是沒有金錢.卻是萬萬不能!

這種況,一直持續到第四天早上.

明天就是最高議會來人的日子,林立一大早起來就在收拾東西,打算趕在中午之前回到加洛斯.

在離開屠魔山谷之前,林立又找了葛瑞安一次.

"怎麼,今天就走?"看著已經收拾好東西的林立,葛瑞安不由愣了一下.

"恩,最高議會的人明天就要來了,我得回去准備准備,然後就跟他們一起去輕風平原,下一次回來,可能要過很長時間了."

"老子早就了,你不當公會會長太浪費,看吧看吧,老子肯放過你,最高議會那群老家伙也不肯放過你……"奧蘭納試煉的內容,葛瑞安早就從林立口中聽過了,對于他即將前往輕風平原,倒也並不怎麼吃驚,只是想起拍賣會之前的那次談話,多多少少有些感慨罷了.

"真的假的……"林立下意識的摸了摸臉,心想難道老子臉上刻了"會長"二字?

葛瑞安兩眼一瞪,一臉受了侮辱的表:"你以為老子騙你?"

"是是是,你的總有道理……"拍了中年胖子兩下馬屁,林立這才提起了正事:"對了,我在帳篷里留了一批秘儀藥劑,你等我走了之後就去拿吧,一半留給翡翠高塔使用,一半交給外面那群家伙……"

"恩."合作伙伴的事,是早在加洛斯的時候就已經好的,葛瑞安自然不可能去反對,只不過想了想之後,又有些疑惑的問道:"外面那麼多人,我該交給誰才好?"

"這個好辦……"林立笑得異常無恥:"你回去之後,就弄個類似拍賣會的東西,讓他們出錢競爭,不過競爭的不是藥劑本身,而是合作伙伴這個身份,誰的價錢高,誰就可以獲得秘儀藥劑的獨家經營權,為期一年,一年之後大家洗牌重來!"

"我靠,這麼下流?"葛瑞安大吃一驚,執掌翡翠高塔數十年,無恥的人他也算是見多了,可是無恥成這樣的,他倒還是第一次見到,媽的,真金白銀的拿出錢來,就為了買個什麼獨家經營權,而且還不是永久性的,一年之後還要再買一次,媽的,這麼下流的規則,真虧這子想得出來……

"嘿嘿,沒辦法,我最近比較缺錢……"

"恩,這倒是……"葛瑞安聽見這話,也不由點了點頭,新公會的建立,確實需要大量的金錢.

"至于利潤,就二八分成好了,他們二,我們八,錢你幫我存進閃金銀莊,就用你上次給我的那張水晶卡."

"好的,沒問題."

"對了,魔力潰散的事你別太著急,我已經幫你想到辦法了,快則十天慢則一個月,很快你就可以恢複魔力,不過在這之前,你還是收斂收斂脾氣吧,別老象以前一樣,一有事就沖上去動手

"知道了,知道了,媽的,你子這麼年輕,怎麼變得羅嗦了?"

"……"

兩人正在那著話,帳篷外卻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葛葛葛……葛瑞安會長!"伊瑟拉急匆匆闖進帳篷,看起來慌慌張張,毫無平日里的成熟與穩重:"啊,原來費雷魔法師也在……"

"伊瑟拉,你見鬼了?怎麼嚇成這樣……"

"不好意思,費雷魔法師,沒想到你也在這里,真是打擾了,打擾了……"伊瑟拉一臉尷尬的道著歉,卻絲毫沒有退出帳篷的意思,只見他一邊尷尬的搓著雙手,一邊拼命的沖葛瑞安使眼色.

偏偏這個時候,葛瑞安正想著那批秘儀藥劑,根本沒注意到伊瑟拉的表,一直到伊瑟拉累得眼睛都快抽筋的時候,葛瑞安才如夢初醒的問了一句:"啊,伊瑟拉族長,你找我有事?"

"……"伊瑟拉差點沒一屁股坐到地上:"葛瑞安會長,我們挖到了!"

"挖到了?"這一句話落入耳中,葛瑞安頓時就好象被人踩了尾巴一樣,猛的一下就跳了起來:"你們挖到入口了?"

"是的,就在幾分鍾之前."

"入口?你的意思是,你找到了寶藏入口?"這一下,就連林立都來了興趣.

沒想到,伊瑟拉一聽這話,卻露出了一副愁眉苦臉的神色:"這個……"

"什麼這個那個,挖到了就是挖到了,沒挖到就是沒挖到,吞吞吐吐的干什麼……"葛瑞安一聽寶藏有了希望,哪還有心思跟伊瑟拉猜謎語,當下心急火燎的就要去挖掘現場看看.

"葛瑞安會長,您聽我,是這麼回事……"

伊瑟拉完這句話之後,又愁眉苦臉的把事給了一遍.

林立最近忙著采藥配藥,也沒怎麼關心挖掘的事,此時聽伊瑟拉慢慢講來,才算是勉強聽了個大概,原來,幾百人的工程隊輪番上陣,挖掘的進度確實快得嚇人,才兩三天就讓他們挖到了礦洞的中段,然後,他們就遇上麻煩了……

今天早上,工程隊照例一大早起來就開挖,結果挖著挖著,就挖到了一條地下通道,這原本是好事一件,有通道肯定就有線索,只要順著這條通道找下去,恐怕也就離傳中的寶藏不遠了,可惜,眾人與通道之間,還隔著一道緊閉的石門……

"打不開?"林立不由皺了皺眉頭,神色間露出了幾分疑惑,參與這次挖掘的,可全都是八級以上的戰士,個個身強力壯,赤手空拳的都能干死幾頭魔獸,又怎麼會被一道破石門擋住?

"不知道……"

"……"林立差點沒一句髒話罵出口來,一道破石門而已,能開就是能開,不能開就是不能開,哪里還有不知道的道理?難道這一群家伙,連試都沒試過,就跑來找葛瑞安了?

"是這樣的,費雷魔法師……"一看年輕魔法師臉上表不善,伊瑟拉趕忙解釋起來:"剛剛發現那道石門的時候,我們就派了兩個精通開鎖的盜賊去,誰知道這幾個盜賊才剛剛摸到石門,就突然不動了……"

"不動了?"

"是的……"伊瑟拉很肯定的點了點頭,一雙眼睛中卻滿是茫然:"當時的形太詭異了,就好象有人對他們用了定身術一樣,突然一下就不動了,當時我意識到況不對,趕緊派了幾個人去把他們救上來,結果……結果……"

"結果個毛,趕緊下去……"

"結果……"伊瑟拉艱難的吞了口口水:"這兩個盜賊被救上來之後,已經完全失去了意識,就好象白癡一樣……"

"這麼嚴重?"葛瑞安聽到這里,也不由皺起了眉頭.

林立一直沒有話,只是靜靜的聽伊瑟拉著,一直等到伊瑟拉到"好象白癡一樣"的時候,林立才突然問了一句:"那道石門上,有沒有什麼奇怪的東西?"

"奇怪的東西?"伊瑟拉很仔細的回憶了一陣:"費雷魔法師這麼一,我倒是想起來了,那道石門上,透著很強大的魔法波動,一開始的時候,我還以為是通道另一邊的寶藏透出的,現在想來,好象不是這麼回事,當那兩個盜賊的手摸到石門的瞬間,那種魔法波動好象在一瞬間內就被放大了……"

"果然……"

"費雷魔法師,你知道這是什麼?"

"恩."林立點了點頭:"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石門上應該還有一些奇異的符號……"

"對對對,確實有一些奇異的符號!"

"那應該不會錯了,走,帶我過去看看."

"好的."

三人從帳篷里出來的時候,葛瑞安還有些不太放心,又低聲的問了林立幾句:"你真知道那是什麼東西?"

"恩,那應該是一道魔紋,一道很罕見的魔紋,據我所知,只有一些高階亡靈魔法師,才會研究這麼邪惡的東西,看來,這個所謂的寶藏,里面藏著的可不僅僅是金銀珠寶啊……"

"有沒有這麼厲害啊?"葛瑞安一聽高階亡靈魔法師,也不由得緊張起來,在那左顧右盼的一番張望之後,又悄悄問道:"要不要我去找個厲害點的銘文師來幫忙?"

"不用."林立哭笑不得的搖了搖頭,加洛斯又哪來什麼厲害點的銘文師,等級最高的也不過是高級而已,在死亡之歌魔紋面前,又起得了什麼作用?別到時候魔紋沒破掉,反倒害了別人的性命就不好了……

兩人一路聲商量,不多時就到了礦洞外面.

此時,礦洞外正里三層外三層的擠滿了人,有翡翠高塔的,也有各大勢力的,人群的最中央,兩名臉色蒼白目光呆滯的盜賊正傻傻的站在那里,林立只是看了一眼,就直接判了他們的死刑,這兩個人的精神力已經被徹底摧毀,就算神祇化身親臨都救不了他們.

………………

先更新一4000字的,晚上再來第二章,爭取還是4000,恩,只是爭取……

照例打個滾,這兩天國慶節,雙倍月票,大家投一投?




上篇:第二百八十五章 大屠殺    下篇:第二百八十七章 天災之怒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