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第二百七十七章 盟友和戰友   
  
第二百七十七章 盟友和戰友

第二百七十七章 盟友和戰友



倫-瑪齊斯一臉的焦躁不安,在屋里來來回回的走動T]象熱鍋上的螞蟻一樣,他執掌血色兄弟會已經十幾年了,還從來沒象今天這麼煩躁過,打了十幾年的太平拳,卻讓羅西這個不長眼的白癡給毀了,媽的,這白癡到底怎麼想的?居然傻到為了一點錢去翡翠高塔搗亂,難道他真以為葛瑞安失蹤,翡翠高塔就徹底倒了不成?

這一次可真的是麻煩大了,葛瑞安除非不回來,否則必定會拿血色兄弟會開刀,到了那個時候,真是哭都沒地方哭去,亞倫-瑪齊斯越想越是火大,盯著刀疤臉看了半天,心頭暗罵,媽的,這白癡該不會是哪支勢力派來的奸細吧?

不行,老子得想想辦法……

亞倫-瑪齊斯想來想去,終于是咬了咬牙,把幾名心腹叫了過來.

"准備禮物,跟我去翡翠高塔."

"是!""還有你……"亞倫-瑪齊斯又指了指一臉戰戰兢兢的刀疤臉:"帶上你那群手下,跟我去翡翠高塔聽從發落,是死是活,就看你運氣好不好了,你個白癡最好祈禱費雷魔法師還沒有回來,否則……"

"費雷魔法師?"刀疤臉聽到這個名字,心頭頓時就是一緊,只見他壯了壯膽子,用顫抖的聲音問道:"老大,您……您的費雷魔法師,是不是一個二十來歲的年輕人,黑頭發,黑眼睛……"

"對."亞倫-瑪齊斯正在那權衡,該帶些什麼禮物才好,冷不丁聽到刀疤臉這麼問,也只是心不在焉的點了點頭,可是點完頭之後,亞倫-瑪齊斯的一雙眼睛,卻突然張大了,他幾乎是一下就抓住了刀疤臉的衣領:"你見過他?"

刀疤臉艱難的吞了口口水:"是……是的."

"媽的……"亞倫-瑪齊斯頓時就倒吸了一口涼氣,怔怔的站在那里,半天也不出一句話來,整個人都好象傻掉了一樣,腦子里只剩下一個念頭,回來了,那個怪物回來了……

"……"刀疤臉心頭驚疑不定,卻只能將頭低低埋下,一句話也不敢多,他心里很清楚,自己這一次一定是惹下大麻煩了,一個可能會讓自己丟掉命的大麻煩……

這種可怕地沉默.一直持續了足有十分鍾之久.才由亞倫-瑪齊斯地聲音打破.他一雙眼睛死死地盯著刀疤臉.幾乎是咬牙切齒地了一句:"把當時地況告訴我.要是被我發現你漏了一個字.你就等著被人裝進麻袋吧……"

"是……"刀疤臉又艱難地吞了口口水.一層冷汗唰地一下就布滿了整個額頭.就算他只是血色兄弟會地外圍成員.也知道"被人裝進麻袋"意味著什麼.這是血色兄弟會最重地刑罰.一向只用來處置叛徒.將活人裝進麻袋亂棍打成肉醬……

刀疤臉知道.那是真正地肉醬.在剛剛成為血色兄弟會外圍成員地時候.他就曾經親眼看見過一個叛徒被裝進麻袋.無數木棍砸下.整整打了一整天.當麻袋被打開地時候.只能看見一堆砸碎地碎肉.根本就分不出什麼是手臂什麼是大腿……

刀疤臉一邊抹著額頭上地冷汗.一邊將翡翠高塔門前發生地事.向亞倫-瑪齊斯了一遍.確實是一字不漏.連召喚血藤術地那段咒語.都被他哼哼唧唧地學了一通.雖然學得象雞叫多過象咒語.不過總算還是沒落得個被裝進麻袋地下場……

"媽地.老子真該讓人在你臉上再劃一道疤……"亞倫-瑪齊斯剛剛聽完.就又是一個耳光甩了過去.指著刀疤臉鼻子罵地時候.一只手已經氣得不聽抖動:"費雷魔法師讓我去翡翠高塔.這麼重要地事.你居然留到最後才.媽地.你到底是人還是豬?"

匆匆丟下這麼一句話.亞倫-瑪齊斯連那幾個去准備禮物地心腹都顧不得帶了.只是叫他們把費雷魔法師回來了地事告訴其他幾支友好勢力地首領.就帶著刀疤臉出了血色兄弟會地駐地.兩人急急忙忙地找了輛馬車.直奔翡翠高塔而去.

坐在馬車上的時候,亞倫-瑪齊斯真是汗水都留了下來,幸虧羅西這白癡太蠢,雖然堵住了翡翠高塔,卻沒真惹出什麼禍事來,費雷魔法師雖然一向心狠手辣,卻也並不是不講道理的人,只要自己好好解釋的話,應該還有一點機會……

一旁的刀疤臉卻是戰戰兢兢,他加入血色兄弟會三年,一直都是外圍成員,平日里在加洛斯城打打殺殺,所為的也不過是有朝一日能夠得人賞識,真正進入血色兄弟會的核心階層,至于整個血色兄弟會的最高首領亞倫-瑪齊斯,對于刀疤臉來,簡直就是只存在于傳當中的人物,就連做夢的時候,刀疤臉都沒有想過,自己有朝一日,竟然能夠親眼見到亞倫-瑪齊斯,更沒有想過,有一個叫做費雷的年輕魔法師,只用了一句話,就讓亞倫-瑪齊斯嚇得冷汗直流,連外套都+

刀疤臉知道,

提到"費雷"這個名字的時候,亞倫-瑪齊斯臉上那,絕對是真實的,究竟是什麼樣的人物,才能夠把亞倫-瑪齊斯嚇成這樣?刀疤臉想象不出……

………………

馬車駛到翡翠高塔門前的時候,血色兄弟會放出的消息,已經在加洛斯城里傳開了.

十一大魔法家族,六大地下勢力,上上下下,就好象經過了一場地震一樣,所有聽到這個消息的首領,都是瞬間瞳孔放大,那個怪物真的回來了?

黎明廣場上那次決斗,徹底摧毀了他們的信心,在那個怪物一樣的年輕魔法師面前,他們甚至連反抗的勇氣都沒有,在加洛斯這片土地上,費雷這個名字,就好象本身就擁有某種魔力一樣,就算是伊瑟拉魯本之流,在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都是呆了好半晌的時間.

然後……加洛斯城就突然變得熱鬧起來,無論是十一魔法家族,還是六大地下勢力,都不約而同的動了起來,絕大多數的勢力首領,在聽到這個消息的同時,就立刻象亞倫-瑪齊斯一樣的准備好了馬車,直奔翡翠高塔而去,往日里冷清的幾條街道,頓時就變得熱鬧無比,幾個相熟的勢力首領一邊急匆匆的趕路,一邊交換著彼此的意見,雖然大家的看法在細節上並不相同,但有一點卻是肯定的——加洛斯城又有一場暴風雨了……

"什麼?"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伊瑟拉正在家族工坊,手上拿著一枚剛剛附魔完的戒指,可是才剛剛聽到消息,手上的戒指就"叮"的一聲落到了地上:"費雷魔法師回來了?"

伊瑟拉足足愣了一分鍾,然後就莫名其妙的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太好了,費雷魔法師終于回來了!"伊瑟拉很快叫來幾名手下,將一條條指令發了下去:"你立刻去薩魯曼家族,把這個消息告訴魯本,還有你,拿我的手令去調一批十級以上的家族魔法師,至少五十個,讓他們進入待命狀態,隨時可能有戰斗發生,另外你們兩個,去家族庫藏中挑一挑,挑幾件最好的魔法裝備,然後跟我一起去翡翠高塔."

"是!"

幾個得力手下接到命令之後,很快就各忙各的去了,家族工坊里只留下笑得莫名其妙的伊瑟拉,等了一個也的消息終于等到了,伊瑟拉真是想不笑都不行,這一次曼尼斯家族又賭對了,在陰影之巢攻占屠魔山谷的時候,曼尼斯家族毫不猶豫的站在了魔法公會一邊,在陰影之巢一把火燒了翡翠高塔的時候,曼尼斯家族又毫不猶豫的站在了魔法公會一邊,就憑這兩件事,就足以讓曼尼斯家族在未來一百年之內,再不用擔心在加洛斯城里的地位.

這是從盟友到戰友的轉變,只是一字之差,卻是完全不同的關系.

盟友因利益而結合,戰友卻可以生死相托.

…………

"費雷,你終于回來了……"公會大廳里,幾個年長的魔導士正圍在林立身邊,七嘴八舌的著這一段時間以來,魔法公會里所發生的每一件事.

他們得有些雜亂,但是比起凱文來,卻又詳細了許多,從他們的口中,林立聽到了更多的細節,比如陰影之巢攻陷翡翠高塔之後,還在這里駐紮了一個晚上的時間,在那個晚上,他們幾乎將整個翡翠高塔都翻了過來,一直到天亮之後,才一把火將翡翠高塔點燃,然後帶著人耀武揚威的回到了屠魔山谷;比如陰影之巢的人離開時,似乎都不怎麼滿意,應該是沒有找到他們想要找的東西……

林立聽得很認真,中間還不時問上幾句,這一番談話,持續了差不多大半個時的時間,過去兩個月里魔法公會所發生的一切,也漸漸在林立腦海中有了一個大概的輪廓.

而與此同時,一些最近兩個月才加入魔法公會的年輕學徒,則大多正好奇的向其他人打聽,他們心里充滿了好奇與疑惑,幾乎所有人都在問,這個叫費雷的年輕魔法師,究竟是什麼來頭,怎麼一回到翡翠高塔,就引得所有人為之歡呼?難道他的地位,竟比已經失蹤的葛瑞安會長更加重要?

"他就是我們翡翠高塔的驕傲,費雷魔法師."被問到的人,總是一臉驕傲的這麼回答,然後,他們就會耐心的為新來的學徒講述,講述那場天價的藥劑拍賣會,講述那場震驚加洛斯的決斗,在最後,他們還總會重重的加上一句:"沒有費雷魔法師,就沒有今天的翡翠高塔!"

幾個年長魔導士的話得差不多的時候,亞倫-瑪齊斯的馬車也開到了翡翠高塔門口.

亞倫-瑪齊斯帶著刀疤臉,幾乎是埋著頭走進門的,一想起這事,亞倫-瑪齊斯就忍不住想再給刀疤臉一個耳光,都怪這該死的白癡,要不是他干下的蠢事,自己到了翡翠高塔,怎麼也能享受一下客人的待遇,又哪里用得著象現在這樣,連頭都不敢抬起來,就好象作賊一樣……

不過還好,總

魔法師留了話,點名要見自己,這一路走進來,總算)+難,可就算是這樣,那些魔導士盯著自己的目光,也夠讓人難受的了,一想到這里,亞倫-瑪齊斯又忍不住暗暗罵了一句,媽的,都怪羅西這該死的白癡,等回去之後,老子非讓人把他裝進麻袋不可……

"早,瑪齊斯先生."林立遠遠的就看見兩人走進了翡翠高塔,當下打了一聲招呼之後,就在公會大廳的一個角落里找了幾張張椅子,請亞倫-瑪齊斯跟刀疤臉坐下,老實,這其實是有一點失禮的,畢竟亞倫-瑪齊斯是血色兄弟會首領,論地位論身份,跟葛瑞安不相上下,他登門拜訪,再怎麼也應該請到會客室才對.

不過可惜,陰影之巢一把火點燒了翡翠高塔,雖然搶救及時沒受太大的損失,但會客室卻已經不能再用了,也只能委屈他們在公會大廳里坐坐.

"早,費雷魔法師,您什麼時候回的加洛斯,怎麼也沒一聲,早知道您今天回來的話,我一定親自接您去了……"亞倫-瑪齊斯正在那提心吊膽,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些什麼,又哪還顧得上失不失禮?這個時候,別讓他坐在公會大廳,就算讓他坐在廁所,估計他也會二話不的坐上去.

"呵呵,下午回來的."林立笑了笑,也沒去指出亞倫-瑪齊斯話中的語病,只是仿佛自自語一般的了一句:"兩個月沒回來,加洛斯的變化可真夠大的……"

"是啊是啊,變化可真夠大的……"亞倫-瑪齊斯心頭忐忑,也不知道對方這一句話里,是不是藏著別的意思,只能順著對方的口風了下去.

"不過我可真沒想到,變化居然會這麼大,我記得以前的加洛斯,可沒什麼人敢堵在翡翠高塔門口……"林立臉上的表似笑非笑,但望向亞倫-瑪齊斯的目光,卻突然變得凌厲起來.

"費雷魔法師……"亞倫-瑪齊斯心頭頓時一緊,再望向林立的時候,真是連話的聲音都有些發抖:"費雷魔法師,您……您聽我解釋……"

"呵呵,沒什麼好解釋的,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一定會告訴我,這一切都跟你沒關系,都是這位刀疤臉仁兄的主意,怎麼樣,瑪齊斯先生,我猜得對不對?"

"這……"

"好了,瑪齊斯先生,這件事就這麼算了,你不用解釋,我也不會追究,就當它從來沒有發生過,畢竟血色兄弟會是我們的盟友,我們魔法公會這一點度量還是有的."

"啊?"亞倫-瑪齊斯一下愣住了,在來翡翠高塔之前,他就想了很多,各種各樣的結果,有好的有壞的,不過就算是最好的結果,多半也要被敲詐一番,畢竟如今的魔法公會百廢待興,需要大量的金錢來重建翡翠高塔,而亞倫-瑪齊斯也已經作好了准備,只要不是太離譜的條件,他都准備先答應下來.

以至于,在聽林立到"我不會追究"的時候,亞倫-瑪齊斯還有些沒反應過來,一直等到一段話完,亞倫-瑪齊斯才一下愣住了.

這這這……這怎麼可能?

這個年輕魔法師是什麼性格,亞倫-瑪齊斯可是一清二楚,當初的克倫威爾,就是因為抓了他兩個朋友,就被他一根冰錐當場殺死,自己又是走了什麼運?手下堵了翡翠高塔的大門,揚要魔法公會交出葛瑞安,居然都可以當這事沒發生過,難道,這個年輕魔法師在奧蘭納兩個月,受了什麼刺激,突然性格大變不成?

"別這麼緊張,瑪齊斯先生,翡翠高塔身為加洛斯十八支勢力之一,維護加洛斯的和諧秩序責無旁貸,一點事而已,沒必要放在心上,不過現在我有一點更重要的事,要跟您商量商量."

"費雷魔法師有什麼事盡管,只要血色兄弟會能辦到的事,我亞倫-瑪齊斯絕不推辭!"那麼大的事都已經不追究了,~還敢推三阻四,還沒等林立出什麼事來,他就已經在那拍著胸脯保證了.

"是這樣的,瑪齊斯先生,我聽加洛斯附近,有個叫屠魔山谷的地方,山清水秀風景秀麗,就好象人間仙境一樣,我一直想去欣賞欣賞……"到這里的時候,林立稍稍一頓,這才又繼續道:"不過可惜,我聽最近陰影之巢的人占領了屠魔山谷,還布下了各種下流的陷阱,我這人一向膽子,怕欣賞的時候發生意外,所以我想請瑪齊斯先生幫個忙,幫我弄一張屠魔山谷的地圖,最好能把那些下流的陷阱都找出來,免得我去欣賞的時候發生什麼意外……"

"……"亞倫-瑪齊斯目瞪口呆,無恥的人他見得多了,可是無恥成這樣的,他還是第一次見到,媽的,奧蘭納確實改變了這個年輕魔法師的性格,不過是把他改變得更加無恥了……




上篇:第二百七十六章 是的,我回來了    下篇:第二百七十八章 反攻的號角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