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第二百七十三章 不滅藥劑   
  
第二百七十三章 不滅藥劑

第二百七十三章 不滅藥劑



我靠,這怪物從哪里冒出來的!"寂靜無聲的黎明廣9T就爆發出一陣驚呼,這突如其來的變故,簡直就好象一個悶雷一樣,轟隆一下在眾人頭頂炸開,在那一瞬間里,幾乎所有人都覺得腦子里"嗡"的一聲,誰也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竟然都是真的……

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一個身材有些瘦弱的魔法師,怎麼可能在突然之間,爆發出如此凶悍的戰斗力?如同狂風一般的速度,如同雷霆一般的攻擊,這簡直就是一頭不折不扣的人形魔獸……

黎明廣場上寂靜無聲,所有人的目光都有些發直,這一場比賽打到現在,就好象是為了挑戰他們的心理承受能力一樣,讓人頭皮發炸的場面一個接著一個,從林立突然突破十六級,到馬迪亞斯的惡魔血統覺醒,一次又一次的驚嚇,讓所有人都覺得,自己已經麻木了,可是剛才,當林立突然展現出強大無比的近身戰斗力的時候,觀眾席上的數千魔法師,還是當場瘋掉了一半……

林立突然爆發出來的力量,徹底將比賽推向了**.

馬迪亞斯雖然促不及防之下,被林立一拳從天空中砸落,但惡魔血統畢竟已經覺醒,又豈是這麼容易被徹底擊敗,只見馬迪亞斯墜落之時,猛的張開黑色肉翼,刹時之間,就只見一陣狂風卷過,馬迪亞斯就這麼險之又險的穩住了身形,跟著就是一聲嘶啞的低吼,一股龐大的魔法波動,頓時就如同潮水一般湧動起來……

只聽馬迪亞斯一聲嘶吼,星星點點的火光,頓時就化成了一片獻祭之雨,如同千萬流星從天際墜落一般,瞬間就在黎明廣場上空掀起了一片狂躁的火焰風暴,而幾乎與此同時,林立的源水護盾也撐了起來,一邊源源不斷的輸入魔力,一邊緊緊握住蒼穹法杖,低沉的咒語吟唱聲,就如同流水一般從口中傾瀉而出.

刹時之間,黎明廣場上的溫度就降了下來,漫天的雪花飄飛,刺骨的凍氣彌漫,在一片烈焰當中,晶瑩的冰花顯得特別璀璨耀眼,兩股同樣強大的魔法力量撞在一起,頓時激蕩起了一陣狂暴的元素風暴,冰封千里席卷而過,雪花與火苗緊緊糾纏,一冰一火兩種力量,在黎明廣場上奏響了一曲冰與火之歌.

獻祭之雨出手之後,馬迪亞斯又是一聲嘶吼,跟著就只見一片七彩斑斕的元素護盾升騰而起,不偏不倚,剛好將冰封千里散發出的凍氣隔絕開來,緊跟著,馬迪亞斯就張開了一雙黑色肉翼,如一支利箭一般撲向了天空中的林立.

兩人這一場戰斗,從天上打到地下,又從地下打到天上,絢麗的魔法,慘烈的肉博,每一次接觸都無比纏綿,每一次碰撞都會激蕩出耀眼的火花,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不知不覺之間就已經到了傍晚,夕陽在黎明廣場上鍍上了一層血色,為這場戰斗憑添了幾分慘烈的氣氛.

"想不到,我還是看你了……"馬迪亞斯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就算他的惡魔血統已經覺醒,繼承了毀滅君主巴圖的部分力量,也經不起如此龐大的消耗,在這場漫長無比的戰斗當中,兩人轟出了無數十五級以上的魔法,再加上慘烈的近身肉博,雙重消耗之下,馬迪亞斯無論是身體還是精神,都已經到了不堪重負的邊緣.

"彼此彼此……"林立雖不象馬迪亞斯一般狼狽,但聲音中還是多多少少透出了幾分疲倦,畢竟戰斗強度太高,就算他再怎麼魔力無限,也不可能永遠支撐下去,這一下午的漫長戰斗,已經讓林立感受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疲憊.

"不過.這樣地錯誤犯一次就夠了.下面.你可就沒這麼好地運氣了.好好享受你最後地時間吧.這將是你最後一次感受夕陽地美麗."馬迪亞斯話音落下地瞬間.已是一聲嘶吼從天空中傳開.刹時之間.只見黎明廣場上彌漫地血色霧氣突然湧動起來.遠遠望去.只見地一片.就好象那飄忽地霧氣突然凝固了一般.

而幾乎與此同時.馬迪亞斯地身體.也突然呈現出驚人地變化.

密密麻麻地鱗片變得又黑又亮.就好象一件嶄新地鎧甲一般.獨角高高隆起.鋒利地頂端正散發出幽幽地光亮.一雙黑色肉翼猛地張開.在一片血色地霧氣當中.漸漸變得通.此時地馬迪亞斯.就好象一只真正地吸血蝙蝠一樣.在血色地肉翼之下.充滿了一種邪異地猙獰.

"我靠!"觀眾席上又是一陣驚呼傳出.這個時候就算是傻子都看出來了.馬迪亞斯地力量.在剛才那一瞬間內.幾乎提升了一倍還多.原本就已經突破大魔導士級別地力量.在這驚人地變化之後.更是突然接近了插級別.那種恐怖地氣息傳出.讓觀眾席上坐著地數千魔法師.都是不約而同地暗暗心驚.

這根本就不是凡人應該擁有地力量.現在地馬迪亞斯.甚至已經擁有了一種與毀滅君主一般無二地氣息.

"來了!"對于馬迪亞斯突然爆發出來地力量.林立並不如何驚訝.只是慢慢地將蒼穹法杖放回無盡風暴之戒.

馬迪亞斯的咒語吟唱聲越來越快,黎明廣場上的血色霧氣,也好象正被某種力量操控著,以一種詭異的姿態瘋狂

就好象一個巨大的旋渦,瘋狂吞噬著周遭的一切,就T光,在接觸到血色旋渦的瞬間,都難逃被徹底吞噬的命運,一時之間,黎明廣場上除了一片血色之外,再無一絲一毫的存在.

"見鬼,這是深判決!"霍夫曼一雙眼睛猛的張大,他與灰燼術士同處輕風平原,雖然相互之間並無多少來往,但是對這位僅次于奧斯瑞克的大屠夫,卻是多多少少有些了解,此時馬迪亞斯所施展的,正是灰燼術士最得意的魔法深判決!

觀眾席上突然靜了下來,所有人都不約而同的屏住了呼吸,那種暴風雨來臨之前的甯靜,就好象天空中的烏云一般充滿了壓抑的氣息,所有人都在提心吊膽,都在擔心那個來自加洛斯的年輕魔法師,他們甚至很想出聲提醒他,讓他盡快離開那個地方,離開深判決的風暴中心.

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血色的旋渦瘋狂旋轉,就連時間都好象凝固了.

林立靜靜的漂浮在天空當中,一只手慢慢的從無盡風暴之戒中拿出了一件東西,那是一把十字狙擊手弩,來到安瑞爾世界之後,這把十字狙擊手弩一共用了三次,一次是在幽影谷,一次是在黑山鎮,還有一次是在火羽山,幾乎每一次,都讓林立逃過了一場滅頂之災.

"見鬼,費雷到底想干什麼……"深判決的咒語吟唱聲不斷傳來,麥德林整個人都變得狂躁不安,他一雙眼睛死死盯著黎明廣場上的兩個試煉學徒,無論是語氣還是神色,都充滿了一種難掩的焦急.

"哎……"這個時候,就連奧德文都不由搖了搖頭,深淵之門已經出現,深判決也開始了吟唱,就算是以奧德文的強大,也無法終止這場即將發生的災難,他唯一能做的,也只能是源源不斷的往虛空壁壘中輸入魔力,以盡量減少深判決即將帶來的沖擊……

林立仍然靜靜的漂浮在天空當中,只見他又慢慢的將手伸進無盡風暴之戒,從里面拿出了一根細細的虛空尖刺,在夕陽的余輝下,黝黑的虛空尖刺閃動著幽幽的光亮,林立用手摸了摸虛空尖刺的頂端,這才慢慢的將它填進光滑的弩槽,在完成這一切的時候,林立的動作細致而又緩慢,就好象正在撫摸心愛女孩的長發……

"媽的費雷,趕快跑啊,你他媽倒是趕快跑啊!"麥德林氣得跳腳大罵,卻是根本無濟于事,因為隔著虛空壁壘,林立根本就聽不見他在喊些什麼.

十字狙擊手弩拿在手中,虛空尖刺慢慢的填進弩糙,林立的心神徹底晉入了某種玄妙的狀態,那種感覺,就好象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回到了自己手持星辰之怒,縱橫在無盡世界的時候,周遭的一切,跟林立再無一絲一毫的關系,無論是仿佛旋渦一般的色霧氣,還是觀眾席上的魔法師們,林立唯一關心的,只是自己手中的十字狙擊手弩,以及黎明廣場之上,那一點正在閃動的暗……

沒錯,那里就是血眼水晶的力量泉源,深淵之門的中心所在.

也許是因為林立的神態,也許是因為虛空尖刺的氣息,總之,當林立舉起十字狙擊手弩,瞄准那一點暗的時候,馬迪亞斯的咒語吟唱速度也是明顯加快,刹時之間,所有人都只覺得,一股濃濃的血腥氣息正在黎明廣場上彌漫開來.

"抱歉了,馬迪亞斯魔法師,我的運氣,恐怕還會繼續好下去……"林立話音落下的瞬間,一直手也隨之扣動了扳機,只聽"嗤"的一聲輕響,鋒利無比的虛空尖刺,在天空中拉出一道長長的殘影,那一聲尖銳的破空之聲,就好象一陣警報響起,讓觀眾席上坐著的數千魔法師,不約而同的將心提到了嗓子眼上.

跟著,就是"轟隆"一聲巨響.

虛空尖刺就如流星趕月一般,狠狠的紮在那一點暗之上,刹時之間,整個世界都好象失去了色彩,妖豔的血色旋渦,幾乎是在瞬間散盡,只在黎明廣場上留下一片蒼白.

而幾乎與此同時,林立的身影卻是突然變得模糊,整個人就仿佛幽靈一般,無聲無息的出現在了馬迪亞斯身後,跟著就是重重的一拳擊出,正中馬迪亞斯的背心,還沒等馬迪亞斯回過神來,林立已是猛的將身一轉,跟著就是十幾枚風刃"嗖嗖嗖"的傾瀉出去,仿佛機關槍一樣的風刃攻擊,就算馬迪亞斯渾身上下都被鱗片包裹,也是眨眼之間就被割得遍體鱗傷.

徹底掌握戰斗節奏之後,林立再不給馬迪亞斯一點機會,龐大無比的魔力瘋狂湧動,用一次又一次的魔法公會,生生將馬迪亞斯逼到了崩潰的邊緣……

"這不可能……"達利安兩眼發直,盯著林立的時候,簡直就好象是見了鬼一樣,滿頭大汗,臉色蒼白,一只枯瘦的手緊緊捂住嘴巴,拼命壓抑著尖叫的沖動.

在場這數千魔法師當中,恐怕就要數達利安心里最清楚,現在的馬迪亞斯究竟強到了什麼地步,因為他跟馬迪亞斯的試煉導師霍倫之間,早就已經達成了某種協議.

大魔導士級別的力量,隨時可能覺醒的惡魔血統,在達利安看來,這根本就不是任何一個試煉學徒所能抗衡的力量,以至于達利安甚至有些懷

己在協助奧德文完成四道大師級魔紋時,所動的那些T7真的有必要……

但是很快,他就不用再懷疑了,有必要,很有必要!

這個加洛斯魔法師,簡直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怪物,從比賽一開始到現在,展現出來的力量簡直是一次比一次嚇人,一開始的施法技巧,就已經夠讓人心驚膽戰的了,但是很快,達利安就發現這根本算不了什麼,對于一個能夠一口氣轟出六十個炎爆術的怪物,施法技巧強點又算得了什麼.

但就算是在林立一口氣轟出六十個炎爆術的時候,達利安也從沒有想過,這個加洛斯魔法師真有能力跟馬迪亞斯抗衡,畢竟馬迪亞斯所繼承的,可是毀滅君主巴圖的力量,哪怕是只繼承了一部分,也足以讓他橫掃一切對手.

可是現在,本應橫掃一切對手的馬迪亞斯,卻被一支弩矢徹底擊潰,失去了深淵之門的力量,馬迪亞斯正一點點的衰弱下去,無論是力量還是速度,都完全無法與先前相提並論,就連施展魔法的時候,吟唱咒語的時間也比先前多了接近一倍.

而另一方面,那個來自加洛斯的年輕魔法師卻是越戰越勇,只是片刻之間,就將馬迪亞斯逼得全無還手之力.

只見馬迪亞斯一雙血色肉翼早已經被折斷,密密麻麻的鱗片完全失去了光澤,帶著濃濃腥臭的鮮血,正順著傷口不停的往下流淌,此時的馬迪亞斯,簡直狼狽到了極點,片刻之前,他還在盤算著該怎麼玩這個貓捉老鼠的游戲,可是片刻之後,卻象是一條死狗一樣被人按在地上一通狠揍.

從天空中落下來之後,馬迪亞斯臉上一直充滿了茫然,他怎麼也想不明白,這個加洛斯魔法師究竟是從哪里來的力量,竟然能在一瞬間內擊倒惡魔血統覺醒的自己,在馬迪亞斯看來,這簡直就好象是在做夢一樣,來自毀滅君主的力量,在此時竟是顯得如此的孱弱,完全沒有一絲抵抗的余地,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對手一拳又一拳的打在自己臉上,就好象重重的鐵錘一次又一次的砸下一樣,一時之間,黎明廣場上靜得嚇人,只有在拳頭落下的時候,才能聽見一聲聲重重的悶響,馬迪亞斯唯一能做的,也只能是雙手護住頭部,盡可能的減輕自己所受的傷害……

林立從來就不是一個寬宏大量的人,剛才促不及防之下被馬迪亞斯一通胖揍,早就已經憋了一肚子的火氣,此時終于得到了機會,又哪有不揍個夠本的道理?更何況,一整朵黑蓮花才能配出不滅藥劑,不把馬迪亞斯揍成白癡,自己那一朵黑蓮花豈不是白費了?

此時的林立簡直就好象是換了一個人一樣,比狂風更快的速度,比雷霆更強的攻擊,馬迪亞斯在他面前,簡直就象是個可笑的丑,沒有掙紮沒有抵抗,就好象一只沙包一樣,被他"砰砰砰"的揍個不停……

瘋狂的進攻讓林立雙眼通,一張臉上充滿了森森的殺氣,只見他一只手死死扼住馬迪亞斯的喉嚨,將那具布滿密密麻麻鱗片的身體,狠狠的砸在了黎明廣場上,刹時之間,就只聽見"轟"的一聲巨響,堅硬的石板,竟是一下被砸得碎裂開來,馬迪亞斯整個人都深深的陷了進去,漫天的碎石與塵煙彌漫而起,讓整個黎明廣場都靜了下來……

"這……"霍夫曼艱難的吞了口口水,一雙眼睛簡直快凸出來了,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看起來斯斯文文的天才藥劑師,一旦殺了眼,竟會這麼暴力這麼凶悍,完全是角斗士一般的血腥戰斗方式.

這個時候,霍夫曼甚至有些懷疑自己的決定,他一直在想,跟這麼一個人做生意,到底是不是一個好主意……

反正,不管霍夫曼怎麼想,黎明廣場上那場戰斗,已經接近尾聲了……

馬迪亞斯已經奄奄一息,渾身上下布滿了大大的傷痕,就連額頭上的獨角,都已經被林立生生折斷,馬迪亞斯淒厲的慘叫,就好象來自深淵地獄一般,讓觀眾席上坐著的數千魔法師寒毛都豎了起來.

"怎麼樣,馬迪亞斯魔法師,你現在應該知道,我能夠混到現在,可不僅僅是運氣好這麼簡單了吧?"林立重重的一腳,將馬迪亞斯踏進碎石當中,帶著一臉凶殘的表,居高臨下的問道.

"呵……"馬迪亞斯身在碎石當中,爆發出一真劇烈的咳嗽,鮮血就好象開了閘一樣,正不斷的從口中湧出,但一雙眼睛中,卻始終充滿了不服輸的神色:"那又怎麼樣,你難道忘了翡翠高塔了?"

"果然是你們!"翡翠高塔幾個字剛剛落入耳中,林立臉上的神色就突然變了,這一次,他終于完全確定,一直在背後支持陰影之巢的,果然是馬拉頓家族:"告訴我,你們馬拉頓家族為什麼要這麼做?"

"為什麼?哈哈哈……"雖然身處絕境當中,馬迪亞斯卻是笑得無比暢快:"想要知道為什麼嗎?如果你跪下來求我的話,我可以考慮告訴你."

"馬迪亞斯魔法師,你這樣很不明智."面對馬迪亞斯垂死的掙紮,林立卻並不顯得如何激動,只是露出了一絲殘忍的笑容:"也許,火焰之手可以讓你明智一點……"

幾乎是在話音落下

,林立已經一個火焰之手落了下去……

"啊!"馬迪亞斯的慘叫,就算是鐵石心腸的人聽了,都不禁生出幾分惻隱,這簡直是不折不扣的酷刑,火焰之手落下的位置,正是馬迪亞斯那張英俊的臉龐,只聽"嗤"的一聲輕響,就好象烙鐵落在生肉上一樣,刹時之間就只見一片煙霧升騰而起……

而且,這一次林立是鐵了心要讓馬迪亞斯吃點苦頭,火焰之手落下之後,並不急于放開,而是緊緊的將馬迪亞斯整張臉捂住,一直燒了足有十秒,才有些意猶未盡的熄滅火焰,等到林立將手拿開的時候,馬迪亞斯一張英俊的臉龐,早已經被燙得血肉模糊,漆黑的灰燼,綻開的皮肉,淋淋的鮮血,全都亂七八糟的混在了一起,十個人見了,恐怕有九個人想象不出,這個血肉模糊的怪物,在十秒之前,還擁有一張堪稱少女夢中人的俊臉……

"怎麼樣,馬迪亞斯魔法師,現在心好一點了吧?"

"呵……呵……"馬迪亞斯的笑聲,就好象是硬擠出來的一樣,帶著一絲濃濃的鼻音,讓人根本分不清,他現在究竟是笑還是在哭:"那又怎麼樣,你有膽子殺我嗎?我可是馬拉頓家族的繼承人,你要是殺了我,我父親會讓所有人為我陪葬,不僅僅是你這個鄉巴佬,還有加洛斯魔法公會的那群蠢貨,以及那個一身肥肉的白癡胖子,對了,有件事我好象忘了告訴你,你知道是誰讓陰影之巢去攻擊翡翠高塔的嗎?哈哈哈哈,別猜了,告訴你也沒什麼,讓陰影之巢攻擊翡翠高塔的人,其實就是我馬迪亞斯,怎麼樣,這個消息對你來是不是很刺激?"

"刺激你媽個大番薯!"聽到馬迪亞斯的叫囂,林立就忍不住眉頭一跳,跟著就是一腳狠狠的踩了下去.

淒厲的慘叫聲中,馬迪亞斯整個身體都弓了起來,那種劇烈的痛苦,早已超越了人類所能忍受的極限,但馬迪亞斯卻始終緊咬牙關,讓自己不至于在痛苦之下徹底崩潰,這異乎尋常的堅持,讓林立不由皺了皺眉頭,這一個火焰之手有多狠,林立比其他人更加清楚,原本就是為了摧毀馬迪亞斯的意志才使用的,卻沒想到這麼狠的火焰之手,居然也無法讓馬迪亞斯屈服.

不過林立想了想之後,還是決定先將這一絲疑慮拋到腦後,反正馬迪亞斯自己都已經承認了,這次讓陰影之巢攻擊翡翠高塔的人就是他,林立自然就再沒有放過他的理由,殺了那麼多公會魔法師,還一把火燒掉了翡翠高塔,這比沉重的債務,只有用鮮血才能還清.

至于馬拉頓家族的報複,還是等到清明上墳的時候再吧……

"馬迪亞斯魔法師,你好象忘記了,我這個人一向是什麼都缺,可就是不缺膽子……"

林立慢慢的將手伸進無盡風暴之戒,從里面拿出了那支吸血鬼的獠牙,但就在這個時候,林立卻突然發現,馬迪亞斯的眼神似乎有些不對,如果林立沒有看錯的話,馬迪亞斯的目光,似乎一直在望著貴賓席上的某個地方……

"達利安?"這突如其來的發現,讓林立不由皺了皺眉頭,按道理來,要殺馬迪亞斯的人是自己,在這個生死存亡的關頭,就算再怎麼不正常的人,都應該望自己兩眼才對吧?怎麼馬迪亞斯的目光這麼奇怪,不望自己這個要殺他的人,反而是望向了觀眾席上的達利安?

莫非,這中間有什麼問題不成?

不對不對,達利安為人雖然精明,但自從侄子馬德雷出事之後,就一直沒受過公會重用,無論是前段時間的幽影谷試煉,還是今天黎明廣場的決賽,麥德林都有意無意的將他投閑置散,除了昨天協助奧德文布下四道大師級魔紋之外,就跟整個比賽再無任何瓜葛,就算他跟馬迪亞斯之間有什麼貓膩,也應該沒什麼機會實施才對……

等等……魔紋?

魔紋兩個字突然從腦海當中冒出,林立頓時就猜到了問題的關鍵所在.

沒錯,就是魔紋!

"不不不,你不敢殺我……"馬迪亞斯的聲音,仍是一如既往的自信,事實上,一直到現在為止,他都還不敢相信,這個加洛斯鄉巴佬敢對自己下手,要知道,決賽上受傷是一回事,被人殺死可又是另外一回事,就算他自己不怕馬拉頓家族的報複,難道就不為翡翠高塔想想?他要是真殺了自己,馬拉頓家族的怒火,可不是一家的鄉下魔法公會所能承受得起的……

大概也正是因為這樣的想法,馬迪亞斯才一直沒有顯得如何慌亂,盡管處境已經惡劣到了不能再惡劣的程度,馬迪亞斯也一點沒有擔心過自己的生死,事實上,他還在盤算著另一件事,盤算著該怎麼把這個加洛斯鄉巴佬引進早已布好的陷阱當中……

……………………

因為這一章字數比較多,所以更新得稍微晚了點,時隔一個月之後,我終于又爆了一次,可惜昨天欠了債,以至于沒好意思自己爆發,大家看完要是覺得可以,就投兩章月票吧,爭取下一章內結束這一大段節!




上篇:第二百七十二章 毀滅君主    下篇:第二百七十四章 結束,開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