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第二百六十六章 算帳   
  
第二百六十六章 算帳

第二百六十六章 算帳



大淨化術的光芒漸漸散盡,黎明廣場又恢複了先前的安靜,那個一口氣轟出六十個炎爆術的怪物,已經在一片耀眼的光芒當中回到了休息區域,他們甚至都沒等裁判宣布最後的勝利者,因為這一場比賽的勝負,已經明顯得連瞎子都看得出來了,格蘭芬多正一動不動的躺在地上,心跳正常,呼吸正常,不時還從喉嚨里發出一陣痛苦的聲音,可是給人的感覺,卻好象是已經死了一樣……

這種感覺確實很奇,明明還活得好好的,卻總讓人覺得象一具尸體一樣,只不過再一細想,觀眾席上的魔法師們就不由恍然大悟了……

沒錯,這一切都是因為精神力.

格蘭芬多雖然活著,卻再不是那個法蘭第一魔法天才了,因為他的精神力,已經枯竭到了極限,甚至可以已經被完全摧毀,大淨化術的光芒亮起到熄滅,僅僅二十秒不到的時間,格蘭芬多身上卻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從他身上,再也感覺不到一絲魔法波動,整個人躺在那里,就好象一具行尸走肉一樣……

麥德林有些發蒙:"怎麼會這樣?"

"我不該出手的……"奧德文卻是輕輕歎了口氣,在場這麼多人,恐怕也這有他才知道,大淨化術的光芒當中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事實上,就在大淨化術放的瞬間,他就知道壞了,因為他分明感覺到,一股龐大無比的精神力,借著大淨化術的力量,瞬間就湧入了格蘭芬多的腦海,那種近乎毀滅性的氣息,就連奧德文這種已經突破傳奇境界的強者,也是不由得暗暗心驚.太過強大,太過霸道,就好象萬鈞雷霆落下,瞬間就將格蘭芬多的精神力徹底摧毀……

"是你干的?"麥德林嚇了一跳.

"不不不……"奧德文搖了搖頭,神色間多少有些無奈:"只不過,如果我不出手地話,格蘭芬多應該不會這樣,哎,麥德林,我們這一次真的是自作聰明了……"

麥德林卻是越聽越迷茫:"怎麼?"

"你這個試煉學徒.我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才好.簡直聰明得可怕.這一場比賽看起來充滿意外.其實一切都在他意料之中.就連我最後關頭會親自出手.會用大淨化術淨化血藤.都早已經被他想到了.你知道他最後對格蘭芬多干了什麼嗎?精神擾亂.見鬼.他居然借著大淨化術地力量.進行了一次咒語分離.專門從中分離出精神沖擊地咒語.並憑著這一段被分離出來地咒語.瞬間摧毀了格蘭芬多地精神力.麥德林.你二十歲地時候.干過這麼可怕地事

"沒……沒有."

"不過.有一點很奇怪.方學會這個咒語地?"

"估計是安度因教地吧……"麥德林吞了口口水.神色間顯得有些心虛.他可是記得清清楚楚.這條精神擾亂地咒語.正是自己當初為了讓費雷打造一把鐵劍.而開給這子地報酬.卻沒想到時隔兩個月時候.這子卻用自己給他地咒語.摧毀了法蘭第一魔法天才地精神力……

媽地.這事可不能傳出去了.不然被諾森知道.老子怕是要有大麻煩……

麥德林很警惕地看了會長大人一眼.發現老人臉上地神色似乎沒什麼特別.這才暗暗松了口氣.

"這一次.真是我們自作聰明了,早知道這樣……"奧德文的聲音中,隱隱帶著幾分惋惜,格蘭芬多的為人雖然不怎麼樣,但畢竟是二十多歲就突破十五級地強者,坐在奧德文這個位子,很多時候已經不能憑一己好惡去選擇了,他必須考慮整個奧蘭納魔法公會的利益.

"沒什麼大不了的."而麥德林思考問題的方式就要簡單多了,所以他可以毫不掩飾自己對格蘭芬多的厭惡:"誰讓這王八蛋這麼囂張,傷了歐靈還不夠,居然又傷了馬森,費雷是什麼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沒一個炎爆術轟死這王八蛋,已經算他運氣繼續談論這個話題,只是招手叫來兩名魔法學徒,讓他們先把格蘭芬多抬去公會醫療室再.

"那麼這一場比賽的勝利者,就是來自加洛斯魔法公會的費雷!"

一直到格蘭芬多被抬走之後,兩個早已被嚇得冷汗直冒的裁判,才如夢初醒的宣布這一場比賽的結果."

"嘩嘩嘩嘩嘩……"

雷鳴般地掌聲在黎明廣場上響起,數千魔法師不約而同的站了起來,用自己熱烈地掌聲向這個年輕魔法師致敬.

精彩絕倫的比賽,值得他們用掌聲致敬,在一開始的時候,又有誰能夠想象到,這一場比賽竟會精彩到這種程度,兩個試煉學徒之間的對決,卻展現出了遠超眾人想象的實力,無論是獲勝地費雷還是落敗的格蘭芬多,都大大出乎眾人意料之外,毫不誇張地一句,就憑他們兩個的實力,如果換到一些地方地話,恐怕早已經坐上公會會長的位子

從格蘭芬多放出冰封千里地瞬間,眾人就知道這一場比賽必定不同尋常,果然,只是眨眼之間,費雷就以五個瞬發炎爆術還以顏色,緊接著一口氣轟出的六十個炎爆術,更是一步步將比賽推到了**,在那一瞬間,幾乎所有人都以為自己是在做夢,對于他們來,這比任何傳奇魔法都更加震撼.稱完美的比賽,無論是格蘭芬多的冰封千里,還是費雷的六十個炎爆術,都充滿了夢幻的色彩,無懈可擊,無可挑剔,親眼看過這場比賽的人,恐怕再難對任何魔法師的戰斗提起興趣了.

至于最後發生的一切,只能算是一些瑕疵而已.

有幾個魔法師甚至還在暗暗埋怨.奧德文會長真是多此一舉,要不是他突然出手的話,這一場比賽不定還會更精彩一些,都怪這老頭不會挑時間,什麼時候出手不好,非挑這麼個時候,現在好了,格蘭芬多直接成了一個廢人,看你怎麼跟他地導師諾森交代……

當然,這一切跟林立毫無關系.

一個精神擾亂摧毀格蘭芬多的精神力之後.林立就慢慢的回到了休息區域,他一直在那閉目養神,就連裁判宣布他獲得勝利的時候,他都沒有睜開眼睛多看一眼,這畢竟是第一次分離精神擾亂的咒語,就算有大淨化術幫忙,林立也還需要一些時間,才能讓瘋狂扭曲的精神力重新恢複平靜.

"媽的,你子怎麼下手這麼狠?"麥德林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過來了.此時正站在林立面前,一臉怒氣沖沖的問道.

聽見是麥德林的聲音,林立不由笑了笑:"這不是正合你意?"

"嘿嘿……"沒辦法,格太囂張,以至于麥德林這樣的人,都看他不順眼很久了,此時聽林立這麼一,老頭頓時就很不要臉地笑了起來,只不過剛剛笑了一半,卻突然想起自己來這里的目的.連忙又把臉一板:"媽的,少跟老子廢話.老子早告訴過你子,格蘭芬多的導師,是傳奇法師諾森,那老家伙可不象奧德文這麼厚道,媽的.看著吧,你子就要有大麻煩

"能有什麼麻煩……"

"什麼麻煩?諾森那老家伙可是出了名的護短.要是被他知道,你把他唯一的弟子給打成了白癡.你以為他會怎麼修理你?"

"費雷!"兩人正著話的時候,凱文卻突然從人群中擠了進來.看上去神色異常焦急,仿佛是有什麼大事發生.

"怎麼了?"林立一看凱文地樣子,頓時就知道事不妙.

凱問只是看了麥德林一眼,嘴上雖然什麼也沒,但目光中的意思,卻已經是很明白了,麥德林向來比猴子還精,一看凱文的臉色,頓時就猜到了些什麼,肯定是加洛斯魔法公會那邊出了什麼事,又不好當著自己的面,所以才一副欲又止的猥瑣樣子,麥德林當下打了個哈哈,又順口教育了林立兩句,就趕忙找了個借口,溜到其他地方去?"目送麥德林遠去之後,林立這才壓低聲音問道,一張臉上表顯得異常嚴肅,他知道,凱文不可能無緣無故的來找自己,更不可能無緣無故搞得這麼神秘,居然連最基本的禮節都顧不上了……

"就在剛才,翡翠高塔給我傳來了一些消息,我想我有必要告訴你……"

"!"林立聽到翡翠高塔幾個字,心頭頓時就是一緊,如今葛瑞安魔力潰散,陰影之巢又虎視眈眈,這個時候傳來的消息,絕對不可能是什麼好消息……

"三天之前,陰影之巢攻陷了翡翠高塔……"

"什麼?"林立一下站了起來,一雙眼睛死死盯著凱文:"消息可靠?"

凱文重重的點了點頭:"恩."

"這……這怎麼可能?"林立呆呆的站在那里,半天也沒能把這件事消化掉,陰影之巢在這個時候攻擊翡翠高塔,簡直是壞到不能再壞地消息了,葛瑞安魔力潰散,自己又遠在奧蘭納,整個翡翠高塔里,最強的戰斗力也只不過是十四級魔導士而已,在裝備煥然一新地陰影之巢面前,被攻陷只是遲早的事……

"現在況怎麼樣?"

"非常糟糕……"凱文雙手捂著自己的臉,渾身無力的坐到了地上,聲音聽起來就好象夢囈一般:"死了二十多個魔導士,五十多個魔法師,所都被他們搶光了,最後他們還……還一把火……把翡翠高塔燒了……"

"媽地……"林立當時就只覺得眼前一黑,二十幾個魔導士兵,五十多個魔法師,這幾乎是翡翠高塔全部的魔法力量,失去了他們,翡翠高塔至少要十年才能恢複元氣.只見他死死地捏著拳頭,一雙眼睛就好象要噴出火來:"那葛瑞安呢?"

"不幸中的萬幸,翡翠高塔被攻陷之前,葛瑞安叔叔就已經被秘密送走了……

"還好……"聽到這惟一地好消息,林立總算松了口氣,只要葛瑞安還在,翡翠高塔就還有希望:"其他勢力有什麼反應?"

"梅林家族已經倒向陰影之巢了,除了伊瑟拉,魯本,還有老奧丁之外.其他勢力大多還在觀望,老實,這一次真的要感謝他們三個,如果不是他們三個保護,葛瑞安叔叔不一定能安全逃出翡翠高塔……"

"恩."林立點了點頭,臉上地神色也稍稍緩和了一些,只要葛瑞安沒有出事,其他十幾家勢力沒有亂來,翡翠高塔就還有翻身地機會.只不過自己必須盡快回去,再遲一點的話,恐怕就連最堅定的三位盟友也會失去,畢竟這世界上從來就沒有什麼永琲熒糷,只有永琲漣Q益,三大勢力之所以保護葛瑞安,無非是因為他們一早就看穿,陰影給他們帶來太大的利益罷了,一旦再發生什麼變故,讓他們對翡翠高塔失去了信心.林立相信,他們絕對可以毫不猶豫的就把葛瑞安給賣了.

"媽的.陰影之巢究竟怎麼想的?居然在這個時候攻擊翡翠高塔,難道他們還真想在加洛斯眾多勢力當中插一腳?陰影之巢沒這麼蠢吧,這可是要犯眾怒的呀……"

"不,他們地目的,好象是要找什麼東西.攻陷翡翠高塔之後的第二天,他們就撤回屠魔山谷去了."

"我知道了……"林立點了點頭.沒再繼續多什麼,這一次他是真的知道了.果然跟自己猜的差不多,陰影之巢攻占屠魔山谷.必定是由馬拉頓家族暗中支持,林立甚至可以想象得到,雙方必定已經達成了某種協議,成功之後,馬拉頓家族得到屠魔山谷的某件東西,而陰影之巢則得到屠魔山谷的資源.

只不過,馬拉頓家族在尋找那件東西的時候,多半沒什麼頭緒,于是就想到了攻入翡翠高塔,在公會的文獻中找到線索……

"媽地,馬拉頓家族,你們有種!"林立幾乎是咬牙切齒的出這麼一句話.

"費雷,我們要不要馬上回去?我怕葛瑞安叔叔他……"

"不,我還有一筆帳要算."林立搖了搖頭,一雙的眼睛,死死盯著遠處的馬迪亞斯,聲音又輕又低,聽起來象是在跟凱文解釋,又象是在自自語:"是到了算總帳的時候了……"

"什麼總帳?"凱文聽得莫名其妙……

"沒什麼……"林立勉強擠出幾分笑意:"凱文,你現在去准備馬車,然後去一次白銀之手的營地,找一個叫薩琳娜的女人,就我想從白銀之手雇點人,最好是戰斗力強點的,對了,你順便把伊娜叫上,我答應過要帶她回加洛斯的."

"好的."

"對了……"林立到這里,又突然想起件事:"走地時候,別忘了去一下我的住處,把希恩一起叫上,明天傍晚之前,我們必須回到加洛斯!"

"沒問題!"凱文點了點頭,什麼也沒多問,轉身就鑽進了人群當中.

送走凱文之後,一個時地休息時間也擦黑不多了,林立活動了一下手腳,也不等裁判叫名字,就一個人慢慢的走上了黎明廣場.

"下一場比賽的對陣雙方,是來自日出城魔法公會的馬迪亞斯,以及來自加洛斯魔法公會的——費雷!"

"費雷!"

裁判地聲音才剛剛落下,黎明廣場上就響起了山呼海嘯般的掌聲,數千人地呐喊聲,震得整個黎明廣場都仿佛在瑟魔法師都站了起來,以自己獨有地方式想這個怪物般的年輕魔法師致敬,剛才那六十個炎爆術,已經徹底征服了這些挑剔地觀眾,無論是什麼身份什麼地位,在這個時候,都已經徹底變成了這個加洛斯魔法師的追隨者.數千名魔法師的觀點前所未有的一致,所有人都認為,只有這個怪物般的加洛斯魔法師,才配得上這一次決賽地勝利!

"老實,這一場比賽根本不用打了……"霍夫曼同樣也不例外,只見他毫無風度的撇了撇嘴,一臉不屑的看了一眼正慢慢走上廣場的馬迪亞斯:"就憑費雷剛才表現出來的實力,整個法蘭王國,也沒有哪個三十歲以下的魔法師是他的對手,那個馬迪亞斯還是算了吧.還不如早點認輸,免得到時候出丑可就丟人

"不不不……"坐在他身旁的赫爾紮卻是搖了搖頭,一張蒼老的臉上,帶著幾分若有所思的神色:"如果我沒有猜錯地話,這一場比賽將會比上一場更加激烈……"

"我呸……"霍夫曼壓根不信.

赫爾紮卻是自信滿滿:"這一場我不會再看錯

"我呸,第一場的時候,你不也是這麼的嗎?什麼戰斗法師天下無敵,無敵個毛,還不是兩三下就被費雷給收拾了?還有剛才格蘭芬多上場的蘭芬多強得嚇人,費雷怕是要有大麻煩了,結果呢?六十個炎爆術,轟得連他媽都不認識他了……"

"呵呵……"赫爾紮笑了笑,也不去為自己辯解,但是一雙眼睛,卻一直盯著馬迪亞斯,這一次,他相信自己絕對不會看錯,因為馬迪亞斯身上散發出來的魔法波動.他實在是太熟悉了.

那種仿佛旋渦一般,不斷吞噬一切的魔法波動.正與灰燼術士羅蘭德一脈相承,再想想馬拉頓家族與灰燼術士的關系,赫爾紮就算再蠢也應該猜到了,馬迪亞斯為什麼會在短短一個月的時間里,就擁有了如此恐怖的實力.為什麼會擁有如此奇特地魔法波動……

毫無疑問,馬迪亞斯必定是在某個機會下.得到了灰燼術士的親自指點.

這一場比賽到底誰勝誰負,現在恐怕還很難清楚……

時隔兩個月之後.兩人又面對面的站到了一起,只不過現在的馬迪亞斯.已經不再是當初那個可以隨意蹂躪的菜鳥了,就連林立都不得不慎重的對待這場比賽,自從馬迪亞斯走上黎明廣場,林立就已經感覺到了,對方身上散發出來的魔法波動簡直無比詭異,就就好象一個旋渦一樣,正不斷的吞噬著周遭的一切,就連午後的陽光,在照到馬迪亞斯身上時,仿佛都會產生一種奇曲……

"放心,我不會殺死你……"在與林立擦肩而過的瞬間,馬迪亞斯一雙眼睛當中,突然露出了刻骨地仇恨,只聽他壓低聲音道:"我只會折斷你的四肢,摧毀你的精神力,讓你永遠象一個廢人一樣,在地獄的最底層哀號……"

"是嗎……"林立摸了摸鼻子,盯著馬迪亞斯看了半天,這才笑咪咪的道:"那可真是太遺憾了,我想我多半會殺死你……"

"走著瞧!"馬迪亞斯惡狠狠地看了對方一眼,很干脆的就閉上了自己地嘴巴,他知道論斗嘴的話,就算是十個自己,也不是這個加洛斯魔法師地對手,不過那又怎麼樣?魔法師之間的戰斗,永遠是以實力話,就算他能轟出六十個炎爆術又怎麼樣?我馬迪亞斯現在地實力,又豈是格蘭芬多那個廢物所能比的?

比賽尚未開始,黎明廣場上就彌漫起了劍拔弩張的氣氛,大概也只有林立自己才知道,他剛才所的那句話,真不是在嚇唬馬迪亞斯,這一場比賽,他是鐵了心要把馬迪亞斯干掉,原因太簡單了,馬拉頓家族的所作所為,已經遠遠超出了林立的底限,攻擊屠魔山谷也就算了,居然還在翡翠高塔殺了那麼多人,還把翡翠高塔給一把火燒了!

翡翠高塔對林立來,簡直就象第二個家一樣,什麼事他的第二個家給燒了,這卻是絕對不能忍的.

"算總帳的時候到

昨天很對不起,沒來得及請假,不過確實是有事,人生大事……

熬夜補好昨天的更新,估計會對今天的更新有點影響,不過比起平時,延遲應該不會超過2個時,再次聲對不起……




上篇:第二百六十五章 血藤術    下篇:第二百六十七章 灰燼術士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