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第二百六十一章 千里冰封   
  
第二百六十一章 千里冰封

第二百六十一章 千里冰封



這……這怎麼可能?"淡黃色的光芒輕輕一閃,格蘭的笑容就頓時僵住了,因為他突然發現,自己體內的魔力就好象被凍結了一樣,任憑他如何吟唱咒語如何催動精神力,都無法喚起哪怕是一點點的魔法波動.

格蘭芬多差點當場瘋掉……

見鬼,一個中了魔力反饋的人,怎麼可能反過來凍結自己?

可惜,他已經沒時間多想了,因為在下一瞬間,林立已經開始了烈焰風暴的吟唱,刹時之間就只見漫天的火光,就好象一道道火龍般張牙舞爪的向格蘭芬多撲了過來,在這個時候,格蘭芬多一點辦法也沒有,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一個烈煙風暴在身上炸開,元素護盾的光芒在瞬間就變得黯淡起來.

一個烈焰風暴得手之後,林立更是毫不留,跟著就是一個冰霜之觸,一冰一火兩個魔法,在這一刻竟是結合得如此完美,就好象一首由冰火寫成的詩歌一般,在黎明廣場掀起了絢麗的元素風暴,洶湧澎湃的魔法波動當中,格蘭芬多不得不一退再退,奧術壁壘帶來的反饋效果,瞬間就將局勢扭轉過來,剛剛還以一秒之差占據絕對優勢的格蘭芬多,片刻之後就落入了被動挨打的困境.

格蘭芬多不得.不一退再退,利用這種不規律的移動,給對手增加一些施法難度,從而為自己爭取到更多的時間.

"我靠,他怎麼辦到.的?"觀眾席上的數千魔法師,幾乎是不約而同的張大了眼睛,剛才那一幕實在太離奇了,就好象一切都顛倒過來了一樣,那個叫費雷的年輕人明明中了魔力反饋,怎麼會象個沒事的人一樣,操縱著冰霜與火焰瘋狂攻擊……

難道,這又是什麼匪夷所思.的施法技巧?

不.不不,這絕不可能……

再怎麼匪夷所思的施法技巧,也不.可能讓人違反魔法規律,象現在這種況,完全是不講道理的打法,一個連魔力反饋都無法控制的魔法師,跟一個沒人性的禽獸有什麼分別?媽的,難道時隔幾百年之後,加洛斯魔法公會又要出現一個非人的怪物了?

當然,這一切跟比賽中.的兩人沒有任何關系,因為,不管是林立還是格蘭芬多,此時都沒有時間去關心其他事,一個拼命抵抗,希望撐過這一段尷尬的時間,一個拼命攻擊,希望將優勢繼續擴大,一時之間,黎明廣場上的戰斗變得異常微妙……

趁著格蘭芬多連.連後退.林立又是一個烈焰風暴出手.

"轟隆!"一聲巨響就如同悶雷一般滾滾傳開.在這一瞬間里.至少有一半地觀眾都站了起來.這可不是開玩笑地.就算格蘭芬多身為大魔導士.在兩個烈焰風暴一個冰霜之觸地攻擊下.也很難保持元素護盾地完好.要是運氣再差一些地話.搞不好就會徹底輸掉這場比賽.

"哎……"林立卻是輕輕歎了口氣.一邊揮手散去早已准備好地風刃.一邊為自己補上了一個元素護盾.因為他知道.自己地時間已經不夠了.盡管三個魔法都已經壓縮了施法時間.可在速度上還是稍微慢了一點.第二個烈焰風暴出手地時候.奧術壁壘已經失去了效果.看似驚天動地地火光.其實不過是轟在了另一個元素護盾上面……

一次驚心動魄地交換之後.雙方又回到了同一起跑線上.

林立地估計確實沒錯.元素護盾才剛剛撐起.一片火光與濃煙當中.就已經"嗖嗖嗖"地竄出了三根冰錐.

"鄉巴佬.你死定了!"憑著三根冰錐連發逼退對手.格蘭芬多臉色鐵青地從濃煙中走出.

也難怪格蘭芬多這麼憤怒,現在的他看起來簡直跟平日里判若兩人,一件做工精細的長袍在烈焰與濃煙之下,早就被燒得亂七八糟,看起來又皺又破,就好象剛從垃圾堆里拿出來一樣,臉上青一塊紫一塊,鼻子上還沾著不少灰塵,就算是馬戲團的丑,看上去也比現在的他光鮮幾分.

向來驕傲的格蘭芬多,又怎麼忍得了這種侮辱?他現在真恨不得能象捏死一只螞蟻一樣,捏死這個加洛斯來的鄉巴佬.

事實上,他也有這個自信.

剛才那一次驚心動魄的交換,看上去好象是對方占了上風,但格蘭芬多心里很清楚,那只不過是一個意外而已,自己錯就錯在沒有想到,一個中了魔力反饋的人,居然還能反過來控制自己,不過無所謂了,意外之所以是意外,就是因為它不會常常發生,這種事一次就夠了,再來一次自己絕不會上當,拋開意外的因素不談,雙方的實力差距是明擺著的,自己可是十五級頂峰的大魔導士,只需要再往前踏出一步,就可以突破十六級,達到動用源質護盾的境界.

而且……

格蘭芬多心里很清楚,這一步對其他人來,可能顯得遙不可及,但對自己來,卻是隨時可以踏出,沒辦法,誰讓自己的導師是傳奇法師諾森呢……

這個憑運氣突破十五級的菜鳥大魔導士,恐怕做夢也不會想到,有人可以憑空提升一級的力量,格蘭芬多突然有些期待,他很想看看,當自己使出十六級力量的時候,那張討厭的臉上,究竟會出現多麼精彩的表,是驚駭還是絕望,是痛苦還是迷茫……

從滾滾濃煙中走出的同時,格蘭芬多就開始了咒語的吟唱.

"糟糕……"聽著那奇異的音節遠遠傳來,林立頓時就知道不妙,因為他聽得清清楚楚,格蘭芬多吟唱的這段咒語,竟然全都是由高等精靈文字構成!

對于一個真正的魔法師來,高等精靈文字大概是除了通用文字之外,最常用的一種語,事實上,絕大多數的魔法咒語里,都有幾個關鍵字符是由高等精靈文字寫成,以至于就連林立這種半路出家的貨色,現在也已經掌握了幾個常用字詞了,更何況是有著法蘭第一魔法天才之稱的格蘭芬多?

但是,象這種整段整段都是由高等精靈文字構成的咒語,林立卻還是第一次聽見

能明一件事,那就是這段咒語的威力之大,絕對要V(般的十五級魔法!林立也是反應奇快,幾乎是意識到問題嚴重性的瞬間,一只手就已經打開了無盡風暴之戒,一瓶早就配好的萬色藥劑被摸了出來……

然後,黎明廣場上就突然彌漫起一陣劇烈的魔法波動.

"見鬼,格蘭芬多居然突破了十六級!"觀眾席上驚呼聲此起彼伏,幾乎所有的魔法師都張大了眼睛,誰也沒有想到,格蘭芬多竟會在這個時候,以這樣一種方式,突破了大魔導士的分界線十六級!

"媽的,這怎麼可能?"霍夫曼兩只眼睛瞪得差點沒落到地上,只見他猛的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因為太過激動的緣故,一張圓臉上的肥肉正呈現出劇烈的抖動,他怎麼也不敢相信,一個二十多歲的魔法師,居然會擁有十六級的力量!

大概也只有真正了解魔法等級的人才知道,十五級與十六級之間,看似一級的差距其實卻是天差地遠,一個十五級的大魔導士除了掌握漂浮術之外,其實並不比一個十四級頂峰的魔導士強上多少,但是一旦突破十六級,這種差距將會被無限放大,因為在十六級的時候,可以學習四個標志性的魔法,被魔法師稱之為完美防禦的各系源質護盾,就正是其中之一!

"完了完了.這次老子真的要輸了……"就算是最信任林立的霍夫曼,在這個時候也不由得心如死灰,十五級與十六級之間的差距,已經不是施法技巧所能彌補的了,現在他唯一可以希望的,也只能是林立身上帶了足夠強大的藥劑,強大到可以讓他頂過一個十六級魔法的轟擊……

不過老實,這種希.望真的是很渺茫很渺茫……

就在觀眾席上傳來陣陣驚呼.的時候,格蘭芬多手上的法杖也開始散發出耀眼的光芒,無窮無盡的冰系魔法元素,在一刹那之間就彌漫了整個黎明廣場,那種徹骨的寒意,就連離得遠遠的魔法師們,都可以清清楚楚的感覺到.

一.時之間,只見一片白茫茫的凍氣在黎明廣場上呼嘯而過,帶著一片片鵝毛大的雪花,從天空中打著旋的飄落下來.

"千里冰封!"觀眾席上又是一陣.驚呼.

就算是在十六級魔法當.中,千里冰封也絕對是最霸道的一種,那種近乎極限的凍氣一旦爆發出來,瞬間就可以凍結一切,最可怕的是,在達到傳奇境界之前,千里冰封是唯一一個大范圍的殺傷性魔法,這可不是開玩笑的,在數千人的戰斗當中,一個千里冰封下去,瞬間就能讓勝負扭轉,在面對這個魔法的時候,就連許多十七八級的強者都不禁有幾分忌憚,更何況是一個二十來歲的年輕魔法師?

"完了……"霍.夫曼一臉慘白的閉上了眼睛.

身旁的赫爾紮也是搖了搖頭,輕輕發出了一聲歎息:"可惜了……"

呼嘯的狂風當中,凍氣所過之處,只見白茫茫的一片,一時之間只見大塊大塊的碎冰飛濺而起,"喀嚓喀嚓"的脆響聲不絕于耳,那是黎明廣場上鋪著的石板被凍裂的聲音,在這一瞬間里,甚至就連空氣都好象被凍結起來.

所有人都怔怔的望著這一幕,誰也沒有發出一絲聲音,以至于剛剛還異常喧鬧的黎明廣場,卻在突然之間變得異常安靜.

格蘭芬多一只手緊緊的握住法杖,因為強行突破十六級的關系,他那張英俊的臉上多多少少帶著幾分疲憊,不過除了疲憊之外,更多的卻是快意與滿足,對他來,干掉那個加洛斯魔法師才是最重要的,哪怕是強行突破十六級會讓他在很長時間內處于虛弱狀態……

反正馬迪亞斯也是廢物一個,就算自己一直處于虛弱狀態當中,也可以很輕松的把他解決,也就無所謂影不影響下一場比賽了.

千里冰封的凍氣雖然已經消散,但那漫天的雪花卻依然飄個不停,怒號的狂風當中,一座冰雕正靜靜的立在黎明廣場中央.

"怎麼樣,費雷魔法師,被凍住的滋味不好受吧?"格蘭芬多站在冰雕面前,笑得格外的痛快,那種感覺就好象一只在耳邊飛了很久的蒼蠅,終于被自己一巴掌給拍了下來一樣,長久以來的怨氣得到了發泄,格蘭芬多的話似乎也多了起來,明知道被凍成冰雕的對手聽不見他在些什麼,可他卻固執的站在那里自自語著:"費雷魔法師,真的是很可惜啊,好不容易進了三強,卻不能活著回加洛斯,我可真替你惋惜的,不過這只能怪你自己,我並不是沒給過你機會,只是你自己不識抬舉,給臉不要臉,以為自己有點聰明,就可以跟我格蘭芬多作對,我呸,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一個鄉下來的魔法師而已,竟然也想跟我爭新公會會長?你還是到地獄去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

"奧德文,快……快制止這王八蛋!"麥德林氣喘籲籲的上了貴賓席,一臉急切的催促著會長大人:"要是費雷出了什麼事,那……"

這一次老頭確實是急了,千里冰封的威力他可是一清二楚,就算奧德文早就布下了四道大師級魔紋,就算費雷那子身上還頂著元素護盾,可那畢竟是最霸道的十六級魔法,一旦被凍結的時間超過一分鍾,恐怕就算是神祇化身降臨也救不了他了.

費雷如果死在這里,麥德林第一個就要倒黴,安度因那老頭可不是好話的,誰知道他發起瘋來會干出些什麼事,對了,還有藥劑師公會那兩個老家伙,麥德林可是記得清清楚楚,就在比賽開始之前,格林伯恩塞德還托人帶了話來,巴爾博會長有點事想跟貴公會的費雷魔法師商量商量……

媽的,貴公會……

天知道麥德林已經有多長時間沒在藥劑師公會的人口中聽見這個詞了……

麥德林就算用膝蓋想也想得到,這子去參加交流會的時候,多半又不知道怎麼的跟巴爾博套上了交,這子要是出了什麼意外,引得藥劑

突然翻臉怎麼辦?萬一供應了一千多年的藥劑突然斷oT德林,全魔法公會上下都會成為罪人!

"這個……"奧德文稍稍猶豫了一下,老實他真的有點為難,麥德林在擔心什麼,他又怎麼會不知道?只不過兩人所處的位置不同,也就導致了兩人考慮問題的角度也不同,麥德林考慮的是費雷死了之後會有什麼後果,但奧德文卻必須站在會長的角度,全盤考慮自己出手之後帶來的影響.

制止格蘭芬多很容易,可是制止之後呢,這一場決賽到底還要不要繼續打下去了?

真要嚴格起來,自己上一場出手,就已經影響了比賽的公平性,不過還好,當時的加拉確實不太正常,太過強大的亡靈力量給了自己出手的理由,可是這一場呢,這一場又用什麼理由出手?格蘭芬多雖然下手太狠,可是從頭到尾都沒什麼出格的舉動,就算自己想制止,也必須考慮比賽的公平性,否則這比賽還怎麼進行下去?

不過,麥德林的擔心也不無道理……

費雷的背景太.過複雜,牽涉到的東西實在太多,萬一要是出了什麼意外,奧蘭納魔法公會可不好交代.

就在奧德文一臉猶豫.的時候,貴賓席上的森德羅斯和霍夫曼,卻幾乎同時站了起來,一個從身旁拿起了白骨法杖,一個更是直接念起了咒語,在又肥又厚的手掌上凝結起了一團濃濃的黑霧.

這兩個人可不管你什麼公不.公平,論職業,一個是亡靈魔法師,一個是黑暗咒術師,都不是什麼好鳥,論身份,一個是黑暗神殿首腦,一個是閃金商會決策者,更是壓根不需要看魔法公會臉色行事,在他們眼里,什麼格蘭芬多,什麼比賽公平,又哪有一個天才藥劑師來得重要?

可.惜……

兩人才剛剛從貴賓席上站起,黎明.廣場中央的形勢卻又是一變.

"嚓……嚓……嚓……"怒號的狂風當中,似有一絲絲脆響傳來,雖然聲音又輕又低,幾乎微不可聞,可是落在格蘭芬多耳中,卻是仿佛一個炸雷在頭頂響起……

在這一絲絲脆響.當中,冰雕上突然出現了幾道裂痕,而且這幾道裂痕就好象瘟疫一樣,正在不斷的擴散,僅僅是一眨眼之間,就由幾道變成了幾十道,然後又變成了幾百道,一座晶瑩剔透的冰雕,瞬間就好象爬滿了蚯蚓一般,更著就是"轟"的一聲悶響,整個冰雕在瞬間炸裂開來,漫天飛濺的冰塊帶起一片朦朧的水霧……

格蘭芬多目瞪口呆的站在那里,眼睜睜的看著冰雕上出現裂痕,然後又眼睜睜的看著冰雕炸開,整個人就好象傻掉了一樣,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見的,那個被千里冰封凍結的加洛斯魔法師,竟然自己從里面掙脫出來了,這簡直就是活見鬼了,千里冰封可是接近極限零度,一旦凍結起來比鋼鐵更加堅硬,一個人類魔法師怎麼可能從里面掙脫出來的?格蘭芬多此時的感覺,就好象看見一只被捕獸夾夾住的野獸,自己打開捕獸夾逃出來了一樣……

"怎麼,格蘭芬多魔法師,你好象很驚訝?"林立站在一片朦朧的水氣當中,符文法袍上沾滿了細碎的冰屑,但臉上的笑容卻是前所未有的燦爛,千里冰封帶來的片刻冰凍,雖然差點要了林立的命,卻也讓他想通了不少的事.

比如,格蘭芬多的真正實力.

老實,格蘭芬多放出千里冰封的時候,林立真的被嚇到了,十六級大魔導士是什麼概念,他心里可是一清二楚,四個標志性魔法的出現,讓十六級成為了一條大魔導士的分界線,毫不誇張的一句,同樣是大魔導士,十五級遇上十六級,根本就連挑戰的資格都沒有,直接認輸還來得干脆一點……

不過……

在千里冰封席卷黎明廣場的時候,林立卻又突然意識到了,格蘭芬多的實力應該還沒有強到這種程度,否則他大可以一上來就放出四系源質護盾,自己就算有魔力反饋和奧術壁壘在手,也很難給他造成多少威脅.

沒辦法,四系源質護盾的防禦力太強,強到足以忽略大多數十六級以下魔法的程度,如果格蘭芬多真有這個實力,一開始又怎麼會被自己逼得如此狼狽?

這關鍵的一環解開之後,一切反常之處頓時就變得合理起來.

沒錯,格蘭芬多一定是使用了某種方法強行提升力量,就好象當初的克倫威爾一樣,憑著高等精靈的秘法,強行將自己的實力提升到十四級,這就沒什麼好擔心的了,這世界上從來就沒有白吃的午餐,萬事萬物都是這樣,既然格蘭芬多強行提升了自己的力量,那麼他就一定會付出代價.

所以,當林立從那片朦朧的水霧當中走出來的時候,心異常輕松.

"這……這不可能!"格蘭芬多一雙眼睛死死盯著林立,整個人就好象被施了定身術一樣,一動不動的看了足有一分鍾之久,才突然發出一聲竭斯底里的尖叫.

"沒什麼不可能的,格蘭芬多魔法師.公雞都可以生蛋,我為什麼不可以從千里冰封中逃出來?"

"你……"

"別你你你的了,有什麼話留到上墳的時候吧……"林立話音尚未完全落下,一個魔力反饋已經在瞬間之內完成.

幾乎就在魔力反饋放出的同時,格蘭芬多也開始了咒語吟唱,只不過才吐出第一個字符,他就突然感覺到自己體內的魔力已經被瞬間切斷,跟著就只覺得一股灼熱的氣息從前方襲來,格蘭芬多抬頭一看,正看見一個臉盆大的火球,拖著長長的尾焰向自己轟了過來……

…………………………………………

調整了一下作息時間,今天更得稍微晚了一點,請原諒.

同時,滿地打滾打滾打滾打滾打滾……你們聽見的是回音!




上篇:第二百六十章 三人循環    下篇:第二百六十二章 老子忍!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