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第二百五十六章 亡靈君主的傀儡   
  
第二百五十六章 亡靈君主的傀儡

第二百五十六章 亡靈君主的傀儡



短短的一瞬間對林立來,卻好象幾個世紀一般漫長,耳邊不停的回蕩著喃喃的低語,仿佛夜晚的呢喃,又仿佛輕聲的呼喚,無窮無盡的幽暗漸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七彩斑斕的光暈,就好象黑色與白色之間,突然填入了無數的色彩,讓整個世界在一瞬間內就變得生動起來.

林立那一絲微弱的精神力,就在這個七彩斑斕的世界當中,心而又謹慎的游動著.

他現在需要的,只是一個突破口,哪怕只是一個最的縫隙也好,只要能讓他這一絲精神力透入,他就有信心在這上面留下自己的烙印,並徹底掌握住這顆詭異的水晶,就好象當初獲得晨曦印記的控制權一樣.

但其中的過程,卻遠比林立想象當中更為艱難,整個七彩斑斕的世界,就好象被某種力量保護著,精神力剛一靠近,就會被立刻彈開,完全找不到一絲縫隙,找不到一點漏洞,就好象一個渾圓的球體一般,完全沒有一點可以利用的地方.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林立額頭上已是布滿了汗珠,他知道自己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再這麼繼續拖下去,等待自己的只能是精神力徹底流失,最終力竭而死的下場,林立甚至已經感覺到了,自己體內精神力流失的速度,正變得越來越快,就好象一股洶湧澎湃的洪流一般,不斷往那塊詭異的水晶當中流去……

到了最後,林立甚至都已經絕望了.

完全沒有一絲掙紮的余地,他唯一能做的只是等待死亡降臨.

"到底是哪個王八蛋這麼缺德,居然在噩夢山脈藏了塊水晶害人……"精神力的瘋狂流失,讓林立的心神衰弱到了極限,腦子里昏昏沉沉地.唯一能夠提起的一個念頭,也只能是詛咒那個把水晶放在山洞里害人的混蛋.

"媽的,老子跟你拼了!"處境已經惡劣到了不能再惡劣的程度,這個時候再去尋找什麼漏洞毫無意義,在最後一絲神智迷失的瞬間,,林立終于是狠狠的咬了咬牙.再不管這個七彩斑斕地世界究竟由什麼力量守護.也不去管這一絲精深里損失會對自己造成多大地傷害,他幾乎是在一瞬間里就做出了決定.

林立徹底放棄了對精神力的控制,任由它們洶湧澎湃的沖進水晶,而且與此同時,他還在不斷的催動著魔力,讓它們一次又一次的沖擊著這個七彩斑斕的世界.

這是一個近乎找死地決定……

要不沖出一個缺口.要不就死在黎明廣場.

精神力與魔力同時湧出.林立一張臉頓時就變得煞白.這種感覺就好象血肉被盡數抽空.只剩下一個空空地軀殼一般.整個人軟軟地提不起一絲力氣.腦子里空蕩蕩地一片.除了一開始放出地那一絲精神力之外.再也感覺不到任何東西地存在……

然後他就突然發現.這個七彩斑斕地世界當中.突然出現了一絲縫隙!

"有救了!"這一絲縫隙地出現.對林立來簡直就好象漆黑地夜里.突然露出了一絲曙光一樣.他完全就沒有任何猶豫.直接就操縱著僅剩地精神力.向著那一絲縫隙而去……

然後.就是"轟"地一聲巨響……

昏昏沉沉當中,林立只覺得,好象整個世界都崩塌了,眼前那七彩斑斕地光運,仿佛在一瞬間內就裂成了無數的碎片,暗色地光芒當中,七色碎片漫天飛舞,看上去比夜空的煙火更加華麗,但是緊接著,林立就發現那無數地七色碎片,就好象受到了某種力量的控制一樣,時而四散紛飛,時而聚成一團,最後化做一道七色流光,猛的一下就湧進了自己的腦海.

在那一瞬間里,林立仿佛看見了一個背影.

那是一個身穿黑色長袍的枯瘦背影,他靜靜的站在這一片七色流光當中,卻是顯得異常的和諧,最讓林立心頭驚駭的是,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竟與加拉釋放出的黑色霧氣一般無二,突如其來的變故之下,林立正想放出一絲精神力探個究竟,卻又突然聽見一個聲音從遠處傳來.

"不朽的王者,你將以骸骨為權杖,重新加冕為王!"

然後,這一切又突然消失得無影無蹤,只剩下漫天的七色流光,在一瞬間內湧入腦海……

由無數七色碎片化成的流光,在湧入腦海的瞬間,就深深的埋進了記憶深處,林立猛的意識到,這必定是某個生物的記憶碎片,只不過這些記憶就好象被割裂過一樣,它們雜亂無章支離破碎,也許是一段聲音,也許是一幅畫面,也許僅僅是一種感覺.

在它們湧入的瞬間,林立曾經嘗試著,從中解讀出有用的信息,可是很快他就發現,這根本就是徒勞的,這些記憶碎片太過雜亂,相互之間更是毫無關系,指望從這里面解讀出有用的信息,還不如指望安度因突然成為藥劑大師來得現實……

林立將這無數的記憶碎片一一過濾,唯一的收獲也僅僅是從中了解到,一千多年前的黑暗年代,確實有一位被稱為"不朽之王"的強大存在.

只是這位"不朽之王"究竟是什麼來頭,在黑暗年代之時又曾經干過些什麼,就再無法從記憶碎片當中找到任何頭緒了……

最後,林立不得不宣布放棄.

等他回過神來的時候,眼前的一切都已經消失了,無論是那個七彩斑斕的世界,還是那片濃濃的黑色霧氣,全都在變故發生之後消失得無影無蹤,這個時候林立已經重新奪回了身體的控制權,他低頭看了看自己,手上握著的仍然是蒼穹法杖,身上穿著的仍然是符文法袍.唯一不同餓是,自己的一只右手正緊緊地握住那塊暗色的水晶,妖異的光芒正從指縫間流瀉而出……

"總算運氣好,沒把命送在這里……"回想起先前那一場驚心動魄的戰斗,林立不由得流了一身冷汗,剛才的況可以是惡劣到了不能再惡劣的程度,哪怕是運氣再差一點點.自己也絕逃不過力竭身亡的下場.

這種純精神力層面地爭斗永遠是最凶險地.雖然從開始到結束林立都沒用過魔法,可是其中的凶險卻是遠遠高過真刀真槍的戰斗,一個不慎就是從**到靈魂的徹底毀滅,就連一絲靈魂烙印都無法留下,這種死法絕對是最徹底的,沒有任何救治的可能.

林立抹了抹額頭上的冷汗,再回過頭來的時候,卻突然發現黎明廣場上靜得嚇人.所有人地目光都不約而同的落到了自己身上,就好象他們看見的不是一個試煉學徒,而是一頭雙腳走路地魔獸一樣……

"這又是什麼況?"林立一下就呆住了.心頭不由暗暗嘀咕,難道剛才黑霧彌漫的時候,自己又干了什麼驚人的事嗎?不對不對,既然都黑霧彌漫了.就算自己干了什麼,他們也多半看不見吧?

然後……

林立就突然看見.自己的對手,來自遙望城地加拉魔法師.正單膝跪在地上,雙手握住法杖高高舉過頭頂.神態間充滿了虔誠與敬畏,此時的加拉,看上去根本就不象是要致自己于死地地對手,倒象是自己最虔誠的信徒.

"偉大地不朽之王,歡迎您重臨大地!"

加拉的聲音仍是一如既往地嘶啞低沉,偌大的黎明廣場上除了林立之外,再沒有人能夠聽清他在些什麼,但那單膝跪下的姿勢,卻是瞬間就在觀眾席上引起了一陣騷動,數千魔法師議論紛紛的聲音,頓時就讓整個黎明廣場變得混亂起來,所有人都在猜測,先前那片黑色霧氣當中究竟發生了什麼,為什麼即將獲勝的加拉會單膝跪下,為什麼那個加洛斯魔法師,沒被黑色霧氣所吞沒?

一個又一個的為什麼,接二連三的從心頭冒出,但是這一切卻根本沒有答案,因為在下一瞬間,加上身上就突然升騰起一陣黑色霧氣,它看上去就好象擁有自己的生命一樣,才剛剛從加拉身上升騰而起,就開始變幻出各種各樣的形狀,時而散開時而聚攏,最後在一陣仿佛夜梟般淒厲的尖笑聲中,化成了一道黑煙向遠方飛去……

"媽的,不朽之王到底是什麼東西!"林立站在黎明廣場上,呆呆的看著那道黑煙消失,心頭更是不出的煩躁,因為就在黑煙離開之前,林立又聽見一個聲音從腦海當中傳來,同樣是低沉而又嘶啞,同樣是讓人莫名其妙——偉大的不朽之王,您終將在骸骨間醒來……

"醒來你媽個大西瓜……"林立憤憤的罵了一句,這種吊人胃口的行為,簡直是最討厭不過了,弄得你心頭癢癢,卻偏不告訴你是怎麼回事……

等等……

一句話剛罵到一半,林立卻又一下呆住了.

他突然想起,剛才那道黑煙消失的方向,不正是去幽影谷的路嗎?

難道,這一切都是因為一個多月前那次試煉?

林立越想越覺得害怕,剛才那片黑色霧氣中的死亡力量,他可是親身感受過的,得誇張一點,就算是換了安度因那個級別的人物來,恐怕也不會比自己好上多少,那根本就不是人類所能抗衡的力量,特別是之後的精神力對抗,更是讓林立光想想都覺得冷汗直冒,自己的精神力怎麼樣,林立自己又怎麼會不清楚?可是被那塊水晶抽取的時候,林立卻感覺自己象是一只被綁在蜘蛛網上的螞蟻一樣,完全沒有一絲掙紮的余地,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一步步接近死亡……

想到黑霧中發生的一切,林立突然覺得,自己手上握著的水晶似乎有些發燙……

"這算是誰贏了?"兩名裁判站在遠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都是半天沒能出個所以然來,按道理來,這一場比賽應該是加洛斯魔法師贏了.因為他還站著,而他的對手卻已經倒下了.

可是這中間有個問題……

這一場比賽發生了太多意外,多到讓人根本分不清究竟是誰勝誰負,麥德林強行沖進比賽場地不,最後連奧德文都親自出手了,這可是明目張膽的干涉比賽進程,假如要按規則硬來的話.早夠得上取消某人比賽資格十次.並將那兩個幫凶趕出黎明廣場的

當然,這也只是假如而

就算給他們一百個膽子,他們也不敢將那兩個幫凶趕出黎明廣場.

"要不,干脆算平手好了?"其中那個年輕裁判在那猶豫了半天,終于還是吞吞吐吐地出了自己的想法.

"平手你媽個大西瓜!"麥德林雖然年紀一大把,耳朵卻還是好使,他剛才被黑色霧氣震飛,此時才剛從地上爬起來.卻冷不防聽見這家伙提議平手,頓時就氣不打一處來:"媽的,這也能算平手.你們兩個裁判怎麼當的?費雷站著,加拉躺著,這麼明顯的勝負關系你們也看不明白?真當老子的試煉學徒好欺負不成?"

"不不不……麥德林先生,您誤會了.您先聽我解釋好嗎……"麥德林是什麼脾氣,魔法公會上上下下早就一清二楚.除了奧德文之外,再沒有一個人敢去惹他.兩個裁判雖然掌握著決定比賽勝負的權利,但在這位大爺面前.卻還是不約而同地選擇了閉嘴.

"有什麼好解釋地?"老頭兩眼一瞪,很無恥的伸出手來,指著正躺在地上的加拉:"要算平手也可以,不過必須重賽,你們要是能把他弄醒,我就承認這一場是平手,讓費雷再跟他打一次,不過你們最好快一點,我可沒什麼耐心……"

到最後一句話的時候,已經是**裸的威脅了.

"這個……"看著目露凶光的麥德林,誰還敢在這個時候去觸他黴頭?兩個裁判只用了不到十秒的時間就做出了決定.

"好,那麼獲得這一場比賽勝利的,就是來自加洛斯地費雷魔法師!"

最後的六強全部絕出,麥德林這一次可以是掙足了面子,他手下三個試煉學徒兩個進入了六強,其中一個甚至還有希望贏得最後的勝利,這輝煌無比地戰績,讓老頭的心異常愉快,就連教育馬森的次數也明顯減少了.

等到抽簽結果出來之後,麥德林更是險些跳了起來,只見他一臉欣喜的拍著林立地肩膀:"費雷,你子終于走運霧中發生的一切,卻突然被人猛地一拍,頓時就嚇掉了大半條命,等到看清楚拍自己的人是麥德林時,才慢慢松了口氣,帶著一臉地無奈道:"我麥德林大爺,您難道就不知道,人嚇人是會嚇死人的?"

"嚇個屁……"

"算了……"林立搖了搖頭,一臉地無奈,他知道,跟這老頭肯定不清楚,當下趕緊把話題扯開:"你剛才好象我走運了?"

"沒錯!"麥德林伸出一只手來,悄悄指了指遠處:"看見沒有,那個家伙,就是你下一輪的對手……"

"這個家伙,看起來好象很面生的樣子,怎麼,你知道他上什麼來頭?"林立皺了皺眉頭,遠處那名年輕魔法師看起來二十多歲,身材又瘦又,就好象天生營養不良一樣,一張臉看起來有些蒼白,眼睛也有點浮腫,也不知道是不是昨晚沒睡好……

"他叫戈登,從燃柳城魔法公會來的,實力倒是不怎麼弱,據已經接近十四級了,不過這家伙比較倒黴……"麥德林到這里的時候,很猥瑣的笑了笑:"嘿嘿,上一場他碰上的也是一個十四級魔導士,兩人打了半個時,最後他好象還強行使用了一個十五級魔法,無論是精神力還是魔力都已經嚴重透支,沒個三五幾天的根本恢複不了,你子現在上去,根本就是白撿個便宜……"

"這倒是不錯……"林立也一下笑了.

"我靠!"就在這個時候,馬森卻突然發出一聲驚呼:"我他媽怎麼這麼倒黴?"

"怎麼了?"

"你看……"馬森一臉悲憤的指著遠處.奧德文手上拿著兩張紙片,一張寫著馬森的名字,而另一張上寫著的,則是——格蘭芬多!個禽獸一樣,老子怎麼干得過他?完了完了,本來還想進最後三強的.這一下全沒了.奧德文會長也真是地,抽簽之前都不會先洗一下手嗎?"馬森罵罵咧咧的抱怨完,又一臉可憐巴巴的望著林立:"費雷,你不是有很多藥劑嗎?你有沒有那種喝了之後,就可以讓我戰勝大魔導士的藥劑?"

"……"林立頓時哭笑不得,在那憋了好半天,才終于從嘴里擠出一個字來:"有!"

"真的?"

"恩,不過這種藥劑很麻煩.喝了之後,會有一些的副作用……"

"什麼副作用?"

"戰勝大魔導士之後,你自己也會死……"

"我靠……"

就在兩人話的時候.六強抽簽也已經全部完成,林立地運氣不錯,抽到了一個強弩之末地十三級魔導士,而馬迪亞斯則稍微差了一些.他的對手可是貨真價實的十四級魔導士,不過對馬迪亞斯來.這應該算不了什麼難事.

而最倒黴的,自然要數馬森.他居然跟格蘭芬多抽到了一起,一想到這家伙禽獸一般的實力.馬森就忍不住冷汗直冒,裁判還沒宣布第三輪比賽開始,這家伙就已經暗暗盤算開了,怎麼才能輸得體面一點……

"對了,費雷!"林立正在那幫馬森出謀劃策,卻又突然聽見麥德林的聲音從身後傳來:"加拉醒了."

"真的?"林立一下就來了精神,也顧不得去跟馬森商量,怎麼才能輸得更體面了,急急忙忙的就把麥德林拉到了旁邊:"他有沒有過,那片黑霧是怎麼回事?"

"他不知道……"

"那他有沒有過,他為什麼會擁有那麼強大地死亡力量?"

"他還是不知道……"

"他怎麼什麼都不知道?"林立真是頭都大了,這個加拉簡直是胡搞,釋放出如此強大的死亡力量,幾乎將自己致于死地,醒來之後卻什麼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跑來玩老子的?

"沒辦法,他他全都忘

"他怎麼不去死……"

"不不不,我看他是真地忘了……"麥德林搖了搖頭,這才有繼續道:"因為在他醒來之前,我就用魔力偵測對他進行過觀察,他身上的死亡力量已經完全消失了,現在的他只是一個普通的十四級魔導士,也許比薩爾森稍微強點,不過絕不可能強到能殺死你地程度……"

"你的意思是,那股力量並不是加拉本身擁有地?"

"恩."

"見鬼!"林立簡直是殺人的心都有了,如此詭異地事在自己身上發生,卻是連最後一點線索都斷了,整件事直接成了無頭公案,想要搞清楚自己身上發生了些什麼,難道真要象那個聲音所的一樣,去什麼骸骨當中醒來?媽地,老子又不是吃飽了撐的……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件事多半跟幽影谷里的那兩位亡靈君主脫不了關系,加拉剛才也了,進入幽影谷之後的第五天,他就遇上了一個強大無比的亡靈生物,之後就徹底失去了記憶,一直到剛才才找回自己的意識……"麥德林在出這句話的時候,臉上的神色帶著幾分忌憚,幽影谷里的那兩位亡靈君主,可是從黑暗年代就已經存在的強者,誰也不知道它們現在究竟有多強,別麥德林這個十八級大魔導士了,恐怕就連法蘭第一魔法師奧德文,都沒有信心面對它們……

林立聽到這里,更是倒吸了一口涼氣,一臉難以置信的望著麥德林:"你該不會是想告訴我,剛才跟我比賽的,其實不是加拉,而是一個被亡靈君主控制的傀儡吧?"

"很有可能……"

狀態恢複得差不多了,明天開始恢複一天兩章,更新時間盡量往前挪,我確實不能再熬夜了,今天抽血一驗,轉氨酶偏高,簡直就是一個悲劇……

既然更新恢複,求月票的傳統自然也要恢複,我要滿地打滾求月票!




上篇:第二百五十五章 水晶    下篇:第二百五十七章 虐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