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第二百四十六章 心靈干涸詛咒   
  
第二百四十六章 心靈干涸詛咒

第二百四十六章 心靈干涸詛咒



今天的晨曦大教堂,卻是出奇的熱鬧,林立過去的時候,正看見十幾輛馬車停在門外,看上去竟是一副車水馬龍的景象,一時之間林立不由有些疑惑,他雖然一直窩在魔法公會,但偶爾有事經過這里也不是一次兩次了,他可從來沒見過晨曦大教堂象今天這麼熱鬧過.

法蘭王國是魔法的國度,在這片土地上,就連孩子都知道成為魔法師才是最好的出路,他們信仰強大的元素力量,向往神秘的魔法知識,從一生下來就被反複搞知,努力學習魔法知識,成為一個真正的魔法師.

早在幾百年之前,光明神殿就想將聖光的教義傳播到這片土地上,可是等待他們的,卻並非聖光照耀法蘭的盛況,而是前所未有的激烈抵抗,上至王室成員,下至販夫走卒,沒有一個人願意信奉聖光,也沒有一個是虔誠的信徒,他們的心早就被魔法堆滿,哪怕是一丁點的位置也沒給聖光留下.

有個旅店老板就曾經過,如果一個魔法師和一個牧師同時光臨他的旅店的話,那麼魔法師可以得到最好的服務,牧師卻只能躲在牆角啃黑面包,這就是聖光教義在法蘭王國的尷尬處境.

光明神殿幾百年的努力,卻沒有取得任何成果,最後就連教皇陛下都不得不憤怒的宣布:"讓那些該死的異教徒,跟他們該死的魔法,一起下地獄去吧!"

最近一百年,已經沒什麼牧師願意再來法蘭王國了,因為他們心里都清楚,在這里傳播聖光毫無意義.就連最狂熱的信徒都不得不承認,這片土地上的人就連血液里都流淌著魔法元素.就算是再虔誠的信徒再多地神跡都無法感化他們.

晨曦大教堂,是法蘭王國為數不多的幾座教堂之一,負責在這里傳播教義地,是雷恩大主教——一個倒黴的中年胖子.

這個中年胖子確實很倒黴,堂堂十五級牧師.前途光明的主教,卻因為得罪了光明神殿的一位實權人物.而被發配到了奧蘭納這個地方來.

在這片土地上別十五級牧師,就算是二十級牧師也沒有市場,沒有人關心聖光是什麼東西,也沒有人關心他所傳播的那些教義,在奧蘭納.雷恩更多地是被當成了一個不錯的醫生,而且還是免費地那種.唯一一群經常踏足晨曦大教堂的,恐怕也只有那些低級的冒險者了,與魔獸搏斗時手了傷,不想花錢又想治好找誰?當然是找雷恩主教,在這個時候,他的神術效果還是不錯的……

至于這些被治好地低級冒險者,有幾個願意聽他傳播聖光的教義,恐怕就只有鬼才知道了……

而奧蘭納地各大勢力首腦,更是誰也沒把他放在眼里,在那些大人物看來.雷恩只不過是一條可憐蟲而已.身位光明神殿的主教沒,卻沒有一點勢力.更沒有一點信徒,他全部的東西加起來,恐怕也只是這間外表威嚴神聖,內里卻冷冷清清的晨曦大教堂.

雷恩的日子過得確實很慘,在奧蘭納傳播教義二十年,全部信徒加起來恐怕也不會超過兩位數,這種日子簡直比死還難受,這二十年來雷恩想盡了一切辦法,想要調離這個該死的地方,在整個光明神殿,雷恩絕對是跑得最勤的主教,一年之中至少有六個月都不在奧蘭納,東奔西走四處找關系托人,為的就是在一年一次的述職當中,找到一個調離奧蘭納的機會.

這不,上個月又回去了……

誰知道,雷恩一走,晨曦大教堂卻突然熱鬧起來,幾個青年牧師忙忙碌碌,接待著來來往往地大人物們,以至于林立在門口站了足又十分鍾之久,也沒有任何一個牧師來招呼他,這要是換了以前,有人主動送上門來,別年輕牧師,恐怕就連雷恩都親自跑出來了……

林立在門口站了大半天,實在站不住了,等到一個年輕牧師從面前經過,林立忙把他攔住:"請問恩洛斯大主教在嗎?"

"你是……"年輕牧師看了林立一眼,目光中帶著幾分警惕,這半個月來找恩洛斯大主教地人,實在是太多了,當然,他們沒有一個是虔誠的信徒,也沒有一個願意信奉聖光,這些突然湧入晨曦大教堂地人,無一例外,全都是為了從恩洛斯大主教手上得到藥劑.

沒辦法,誰讓恩洛斯大主教是一位藥劑大師呢……

一連十幾天下來,幾個年輕牧師早就學會怎麼看人了.

就好比眼前這個魔法師,看起來有面生又年輕,這明他沒什麼地位,身上穿著的是一件普通的長袍,這明他沒什麼錢,再加上一臉焦急的神色,這多半是因為他的親人或者是朋友受傷了……

沒什麼地位沒什麼錢,親人朋友又受了傷,跑到晨曦大教堂來干什麼,這還用多嗎?過去這半個月里,這樣的人他們見得太多了.

"我叫費雷,是從魔法公會來的."

"哦……"一個年輕牧師點了點頭,然後就毫不客氣的,下起了逐客令來:"很抱歉魔法師先生,恩洛斯大主教正在休息,您如果是為了藥劑而來的話,我勸您還是別白費心思了,這半個月來這里求藥劑的人,可不止您一個."

"……"林立差點沒被口水嗆死,他很想為自己辯解幾句,可是一看年輕牧師那篤定的神色,林立就知道辯解也沒有用,因為在這個年輕牧師的眼里,自己已經成了一個不受歡迎的人.

這要是換了以前,林立多半轉身就走,反正跟幾個年輕牧師過不去也沒什麼意思,不受歡迎就不受歡迎好了,反正自己也不會掉一塊肉.可是這一次卻不行,歐靈還在病床上躺著呢.自己要是不把恩洛斯找去,就算霍夫曼精通詛咒,也不一定能救得了身體虛弱的歐靈.

"讓開!"心頭焦急之下,林立也管不了那麼多了,一伸手.就把那兩個攔在面前的年輕牧師給推到了旁邊,跟著在一群圍觀著驚愕的目光中.抬腳就往大教堂里闖.

今天地晨曦大教堂,可不是以前的晨曦大教堂了,一連十幾天,天天有人求,就算以前沒人理沒人睬地年輕牧師們.也早已經養足了脾氣,此時看到這個年輕魔法師居然這麼不懂規矩.幾個年輕牧師頓時就怒了,其中一個手腳夠快,一把就抓住了林立的長袍,另一個則是一下攔在了林立身前.

"站住!"

"讓開!"朝夕相處兩個月的室友還躺在病床上,連是生是死都不知道,林立早就憋了一肚子邪火沒地方發,此時突然被人抓住長袍,那一股邪火頓時一下竄了起來,一邊腳步不停的往教堂里闖去,一邊頭也不回的放出一個擊退術.

年輕牧師不過五級.又如何承受得起大魔導士地力量?刹時之間.就聽見"砰"的一聲悶響傳開,那年輕牧師長袍都還沒來得及抓穩.就被一股無可抵禦地力量給撞得飛了起來,整個人就如同一塊石頭一般,重重的砸在了對面街上.

"子,我警告你,這里可是晨曦大教堂,光明神殿的地方,你要是敢亂來,就算魔法公會都不一定保得住你!"旁邊兩個年輕牧師一看況不妙,趕忙色厲內蒞的威脅起來.

"我再一次,讓開!"林立雙眼之中凶光閃動,一股劇烈的魔法波動猛地散發出來,若是馬森或者凱文在這里的話,恐怕一看這架勢就知道要糟糕,這家伙絕對是真地發火了,誰要是再攔在他面前,恐怕真會弄出人命來.

可惜,幾個年輕牧師卻根本不知道,站在自己面前的人,究竟有多麼危險,他們心頭雖然有些害怕,但想到里面有大主教恩洛斯坐鎮,膽氣頓時就又壯了起來,幾個年輕牧師攔在門口,毫不畏懼的與林立對視著.

雙方爭執不下,晨曦大教堂門口頓時亂了起來,門外停著的那十幾輛馬車里,不時有人探出頭來觀望,都想看看究竟是誰這麼大的膽子,居然敢在這個時候來晨曦大教堂鬧事,要知道現在在里面坐鎮的可不是雷恩那個廢物,而是光明神殿四位大主教之一的恩洛斯!

這個年輕魔法師,怕是要倒大黴了.

一群看熱鬧的家伙正在那交頭接耳議論紛紛的時候,卻突然感覺到一股陰冷的氣息從遠處傳來,眾人驚愕之下回頭望去,正看見一名被黑色長袍包裹,臉色白得象死尸一樣地老人從一輛馬車上下來.

"糟糕,這老家伙怎麼來了……"其中幾個了解況地圍觀者,頓時就被嚇了一跳,這十幾天天天跑晨曦大教堂,他們已經見過這老家伙不止一次兩次了,那可是一個真正的殺人不眨眼地怪物!

幾乎是在老人走下馬車的同時,那幾個圍觀者就急忙把探出的頭又縮了回去,心頭更是暗暗替那個年輕魔法師擔心起來,可惜了,年紀輕輕的一個伙子,這回怕是徹底完了,硬闖晨曦大教堂也就罷了,偏偏還遇到這個半人類半亡靈的怪物,他跟恩洛斯可不是一般的交,這一下這個年輕人怕要完了,也不知道會被變成骷髏還是僵尸,真是可憐……

誰也沒有想到,那個年輕魔法師居然笑了.

更沒有人想到的是,那個臉色慘白得就好象僵尸一樣的老人,居然也笑了……

"費雷大師,怎麼這麼巧?"森德羅斯沒法不笑,自從藥劑師公會那次交流會之後,他就一直想找這個天才藥劑師聊聊,可惜去了兩次魔法公會,卻兩次都撲了個空,倒是前幾天聽人了,霍夫曼那胖子似乎跟這個天才藥劑師達成了某種協議.

森德羅斯覺得,自己已經不能再等了,如果再繼續等下去,這個震驚了法蘭王國藥劑界的天才,很可能就會被其他勢力挖走.這絕對不是黑暗神殿希望看到的事.

今天到晨曦大教堂來,就是想找恩洛斯商量商量.看在這件事上,黑暗神殿和光明神殿,有沒有合作的可能.

沒想到居然這麼巧,都還沒來得及找恩洛斯商量,就先把這個天才藥劑師給找到了.這種運氣就好象天上掉餡餅一樣,別森德羅斯現在還只是半人類半亡靈的怪物.就算他整個都已經變成了亡靈,恐怕也會笑得合不攏嘴.

"呵呵,下午好,森德羅斯大師."林立笑了笑,森德羅斯跟恩洛斯地關系.他可是知道的,既然森德羅斯在這里.見恩洛斯地事,應該也沒什麼問題了,禮貌的寒暄了幾句之後,林立才又問道:"對了,森德羅斯大師這次過來,應該是來找恩洛斯大主教的吧?"

"恩,這幾天正好沒什麼事,就過來找他聊聊."

"太好了,我也正好有點事,想找恩洛斯大主教幫忙.既然森德羅斯大師也要進去.不知道能不能幫我代個話?"

"你為什麼不自己進去?"森德羅斯皺了皺眉頭,聲音中透出幾分疑惑:"恩洛斯要是知道你來了.一定會很高興的."

"這個……"林立什麼話也沒,只是很無奈的笑了笑.

這無奈地神色落入眼中,森德羅斯又怎麼會不明白?

"是不是你們?"森德羅斯盯著幾個年輕牧師的時候,慘白地臉上沒有一絲表,但一雙眼睛中卻已是隱隱閃動著幾分殺機.

"森德羅斯大師……我們……我們真的不知道,這位魔法師先生認識您……"幾個年輕牧師真的是魂都嚇掉了,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看起來沒什麼地位的年輕魔法師,竟然認識森德羅斯這樣的人物.

真是活見鬼了……

森德羅斯是什麼人?那可是控制著成千上萬亡靈大軍地恐怖存在,絕對是殺人不眨眼,對他來生命只是消耗品,用來為他的亡靈大軍提供養分而已,在光明神殿地文獻當中,森德羅斯早就被塑造成了一個滿手血腥的惡魔,光是有資料可考的大屠殺,就至少有十次以上,而且每一次都至少有上千人喪生.

這樣的人誰不害怕?幾個年輕牧師雖然是虔誠的信徒,卻還沒有虔誠到狂熱的程度,面對森德羅斯這樣的人物,他們心里同樣害怕同樣驚恐,生怕這個半人類半亡靈的怪物會將他們殺死,然後又利用邪惡的魔法將他們變成亡靈.

而且,他還是大主教恩洛斯的朋友.

沒錯,就是朋友.

不了解內地人,恐怕永遠也想不明白,一個是操縱亡靈地魔法師,一個是信仰聖光的牧師,他們究竟是怎麼交上朋友地?但不管想不想得明白,兩人確實是朋友這一點卻是毋庸質疑的,而且他們之間的交,還鐵得嚇人,誰都知道,森德羅斯這個邪惡的亡靈法師,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影響恩洛斯的決定.

他甚至都不用親自動手,只需要一句話,就可以讓這幾個年輕牧師陷入萬劫不複的深淵當中.

幾個年輕牧師臉色慘白,望著林立的時候,目光中已是隱隱多了幾分求饒的神色.

他們知道,這個時候自己唯一能夠指望的,就只有這個魔法師了,只要他肯開口幫自己求,自己就能從森德羅斯手下活下來,至于先前的阻攔與爭執已經顧不得去管了,反正只要能保住性命,就算丟一下人又算得了什麼?

"其實沒什麼,一點誤會而已,解釋清楚就好了."林立自然不可能跟幾個牧師一般見識,只是笑了笑之後就把事給揭過去了:"對了,您不是要找恩洛斯大主教嗎,不如一起過去怎麼樣?"

"好."以森德羅斯的心思,又怎麼會不明白林立是在為那幾個牧師求?不過他都已經開口了,森德羅斯自然不會為了幾個牧師跟他過不去,當下點了點頭,也不用那幾個年輕牧師引路,輕車熟路的就進了晨曦大教堂.

"恩洛斯.你看我把誰給帶來了!"

"森德羅斯,你今天怎麼有空來看我?"

"哈哈.我這次來可不光是為了看你,我還給你帶來了一位了不得的客人!"見了老朋友恩洛斯,就連這個半人類半亡靈的怪物身上,也似乎多了幾分人氣,那張慘白的臉龐抽動了兩下.擠出一絲可能是笑容地表.

恩洛斯疑惑的抬起頭來,跟著就露出了驚喜地笑容:"費雷大師.可真沒想到,您居然會到晨曦大教堂來,前幾天我還剛去過魔法公會找您,可惜太不湊巧,去了兩次您都還沒回來……"

"呵呵.恩洛斯大主教,您太客氣了.在兩位面前,我又哪當得起大師這個稱呼,您還是叫我費雷吧."

"不不不……"恩洛斯將兩人請進會客室坐下,這才一臉鄭重的道:"你解決的,可是全法蘭王國藥劑師都沒能解決的難題,就憑這一點,你就當得起大師這個稱呼,對了,費雷大師,今天怎麼這麼有空.居然到晨曦大教堂來看我?"

"這個……"林立撓了撓頭.也沒怎麼隱瞞:"我有一個朋友中了詛咒,想請恩洛斯大主教幫幫忙.不知道您有沒有時間?"

"幫忙當然沒問題,不過老實,費雷大師,詛咒這種東西我並不擅長,你與其找我,倒不如找霍夫曼那家伙,他可是真正的詛咒專家."

"霍夫曼先生我已經讓人去請了,不過這一次,我朋友地況比較複雜,不但中了詛咒,還受了很重的外傷,我怕解除詛咒地時候他會受不了,所以想請您幫幫忙,用神術治療一下他的身體."

"這個倒沒問題……"恩洛斯點了點頭,身為光明神殿四位大主教之一,他在神術上的造詣,自然不是雷恩之流所能比的,就算再重的外傷到了他手上,都可以輕而易舉地治好.

"太好了!"

"對了,費雷大師,我能不能問問,你那位朋友中的是什麼詛咒?"

"這個我還真地不太清楚,我只是憑他的反應判斷出來的,對了,那種詛咒很奇怪,就好象一絲絲黑色的煙霧一樣,不斷的從傷口處散發出來,而且我可以感覺得到,那種詛咒正在讓我朋友一點點的變得衰弱,我擔心他恐怕撐不了多少時間了……"

"這樣……"恩洛斯點了點頭,又陷入了沉思當中.

就在恩洛斯傷著腦筋的時候,一旁的森德羅斯卻突然插進話來:"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那位朋友恐怕一直都在昏迷當中吧?"

"您怎麼知道?"

"那就對了……"森德羅斯沒有回答,只是自顧自的了起來:"這種詛咒我以前見過,它叫心靈干涸詛咒,是從黑暗年代傳下來地秘術,我記得,一本亡靈魔法書上曾經有過介紹,書上是這麼地——這是一個真正的惡魔,你能夠掌握它地時候,它就會為你提供強大的力量,可是你一旦掌握不住,這個惡魔就會在一瞬間將你吞噬."

"您的意思是不是,這個什麼心靈干涸詛咒,其實就好象魔力反噬一樣,一旦不能傷害到敵人,就很可能會傷害到自己?"林立聽到這里,眉頭頓時皺了起來,難道這個什麼心靈干涸詛咒,並不是格蘭芬多下的,而是因為歐靈學習了什麼禁忌魔法?

"恩,差不多就是這樣……"森德羅斯到這里,又不由搖了搖頭:"老實費雷大師,這種詛咒是最麻煩的,因為它已經存在很多年了,早就已經融入了血脈,就算我知道它的原理,也不知道該用什麼去解."

"森德羅斯,別這麼,也許霍夫曼有辦法."恩洛斯瞪了老朋友一眼,這個家伙也真是的,當了幾十年的亡靈,性格卻是一點沒變,什麼結果最糟什麼下場最慘,他就一定會那種,雖然有時候得也對,可是讓人聽起來卻並不是那麼舒服.

"希望吧……"森德落斯勉強點了點頭,但是神色間卻顯得有些不以為然.

"恩洛斯大主教,您現在有時間嗎?如果可以的話,能不能親自過去看看,我怕我朋友等不了多長時間了……"聽完森德羅斯的話,林立真是有些坐不住了.

"沒問題."恩洛斯倒是很干脆,二話不就答應了下來.

"要不,我也去看看?"森德羅斯也跟著站了起來.

"好,兩位請跟我來."

三人從晨曦大教堂出來,叫了一輛馬車直奔魔法公會而去,只剩下幾個年輕牧師,以及一群無聊的圍觀者在那議論紛紛,猜測著這個年輕魔法師究竟是何方神聖,居然能讓光明神殿和黑暗神殿的兩位大人物出手相助,這可不是鬧著玩的,恩洛斯是光明神殿地位大主教之一,森德洛斯更是一手執掌著黑暗神殿,他們兩個的地位,可以是高得不能再高,能讓他們兩個同時出手相助,恐怕是國王陛下都不一定能夠享受到的待遇.

特別是那幾個年輕牧師,望著那輛離去的馬車,更是連汗都嚇出來了,早知道這個年輕魔法師有這麼深厚的背景,就算打死自己也不敢去攔他,這不是自己在找死嗎?

馬車在公會大廳外停下,兩個老人剛下馬車,就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

"哈哈,霍夫曼,你這家伙也來了?"霍夫曼那圓滾滾的體形,實在是太顯眼了,森德羅斯剛下馬車,就一眼把他從人群中認了出來:"怎麼,你還不趕緊回輕風平原去看好你女兒,心哪個不長眼的子把她勾搭走了."

"媽的,森德羅斯你這個不要臉的老骷髏,老子遲早讓人在你飯菜里下毒……"霍夫曼罵到一般,卻又突然想起,自己眼前這個半人怪物根本用不了吃飯,于是霍夫曼又惱羞成怒的罵了一句:"不對……你這個不要臉的老骷髏根本不用吃飯,你還是趕緊滾回墳墓里啃尸體去吧,老子跟你站在一起都覺得別扭……"

"……"林立聽著這兩個老家伙對罵,頓時一陣頭大,不得不站出來打起圓場:"兩位,兩位,注意形象!"

"恩,費雷大師得對,老子是成功人士,不能跟你這種半人怪物多計較……"霍夫曼罵罵咧咧的進了公會大廳.

"這家伙……"森德羅斯跟恩洛斯幾乎是不約而同的搖了搖頭,也緊跟著走了進去.

林立在前邊引路,將三人帶到公會醫療室,路上的時候,還抽空向霍夫曼了一下大概況.

"媽的,居然是心靈干涸詛咒,這回麻煩大了……"霍夫曼一聽他的描述,頓時就知道是什麼況,一時之間,不由緊緊的皺起了眉頭.

"怎麼了,霍夫曼大師,就連您也拿心靈干涸詛咒沒有辦法?"一看霍夫曼的臉色,林立心頭不由一緊,如果連這個詛咒專家都沒有辦法,那歐靈這次恐怕真是凶多吉少了.

"倒不是沒有辦法,不過比較麻煩就是了……"霍夫曼搖了搖頭,倒也沒出死定了的話來,只不過那張胖臉上面,緊緊皺起的眉頭卻一直沒有松開.

"您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霍夫曼話到一半,卻又停住了:"算了,先看看你朋友再吧,不定況沒有我們想象中那麼嚴重."

"恩."

昨天生日,出去吃了個飯,回來的時間有些晚了,所以更得也晚了些,不過總算爆了一下7000字.

另外,我可是聽人,生日都有生日禮物的,大家送我點月票當生日禮物好了?




上篇:第二百四十五章 詛咒    下篇:第二百四十七章 戰友,兄弟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