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第二百二十八章 親自動手   
  
第二百二十八章 親自動手

第二百二十八章 親自動手



自從來到安瑞爾世界,林立也算惹過不少麻煩,可是卻從來沒有一次,象今天這麼莫名其妙過,這完全是無妄之災,好端端的站在這里,既沒招誰又沒惹誰,這家伙卻象條瘋狗似的撲了過來,媽的,不給你打點狂犬疫苗,你還真當老子好欺負了是吧?

"真是莫名其妙……"林立憤憤的罵了一句.

正打算退回人群,卻看見安曼拿著一瓶藥劑,一邊緊張的灌進米洛嘴里,一邊恨恨的盯著林立,那神態那目光,就算不是殺父之仇,至少也是奪妻之恨,林立不由撓了撓頭,心想老子究竟什麼地方得罪你們兩師徒了?

"米洛,你怎麼樣?"一瓶藥劑灌下去之後,米洛的臉色終于好了一些,安曼一邊心的將他扶起,一邊充滿關切的問著.

"安曼老師,就是他……就是他毀了我的藥劑!"米洛卻象是什麼也沒聽見一樣,一雙眼睛直勾勾的盯著林立,聲音中甚至隱隱帶著一絲哭腔.

"我知道,我知道……你放心米洛,這一次導師一定幫你討個公道,這里可是藥劑師公會,巴爾博會長伯恩塞德先生,以及在場的諸位藥劑師,有他們在這里,絕不會眼睜睜的看著你被人欺負,就算是傳奇法師的弟子也是一樣!"

"……"林立聽得哭笑不得.dud

不過想想算了,這兩師徒都不怎麼正常,他們喜歡扮演受害者,就繼續扮演好了,反正老子也不會少一塊肉.

旁邊的安度因卻有些忍不住了:"安曼,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安度因大師.您德高望重,我安曼一向是打心里配方,但是今天,我不得不一句,安度因大師.您選擇學徒的眼光,實在是讓我不敢苟同."

"安曼!"安度因活了一百多歲,最得意的一件事,就是手把手的教會了林立魔法,對他來,這是自己一生中干得最英明的一件事,安曼在這個時候質疑他地眼光.簡直就好象一巴掌抽在他臉上一樣,安度因再也忍不住了,聲音陡的就提高了幾度:"有什麼話,你就直好了!"

"安度因大師,跟您比起來,我安曼只是一個人物.但是在選擇弟子這件事上,我不得不提醒您.dud有些人天生就是心術不正,為了打擊競爭對手,什麼下作的手段都使得出來."

"這個……"林立撓了撓頭,這才聽出點門道來:"難道是在我?"

"不是你還有誰?"安曼看了林立一眼,目光中充滿了仇恨:"你明明知道月光草是最關鍵的一步,明明知道米洛在那個時候受不得一點打擾,可是你卻偏偏在那個時候發出聲音,如果不是因為你,米洛這瓶藥劑又怎麼會失敗,又怎麼會失去理智跟你發生沖突?"

"……"林立仔細想了想.這才想起.康納里斯那混蛋搞鬼的時候,自己好象真是聽到了一聲悶響.難道那一聲悶響,就是米洛配藥失敗時所發出地?

想起當時的景.林立真是有些哭笑不得,感這兩師徒要死要活的,就是因為自己在那個時候發出了聲音,天地良心,要不是康納里斯那混蛋搞鬼,你以為我吃飽了撐的,會在這種時候大呼叫?

再了,就算我不大呼叫,你以為你徒弟就能把虛空力量藥劑配出來?

你也不看看那都什麼時候了,月光草拿在手上半天不放下去,你以為太陽花的脾氣,也跟老子一樣好不成?別等你在那猶豫半天,就算是半秒都沒機會,光火一旦閃過,也就意味著太陽花的灼熱已經散發出來,在一瞬間內,就會直接從內部摧毀整個藥劑的結構,到了那個時候別月光草,你就是把月亮放進去都于事無補.zaidud

"原來我這麼厲害……"聽完安曼地血淚控訴,林立不自覺的摸了摸鼻子,他還是第一次發現,自己竟然還是一個當大反派的天才,聽聽那縝密的陰謀,聽聽那陰險的手段,如果用在維護世界和平上面,安瑞爾早就處處充滿愛了.

"好了,你現在可以得意了,因為你的打擾,米洛徹底失敗了,還受了很重地傷,你打擊報複的目地已經達到了,還有什麼可不滿意的?"

"其實,安曼魔法師,您也是一大把年紀的人了,可不可以不要象年輕人一樣,什麼事都靠想當然好不好?"看著安曼那一臉悲憤的表,林立真是有些受不了了,語之間也不再象先前那般收斂:"難道您真以為,您的寶貝弟子離成功,就只有一步之遙嗎?別開玩笑了,安曼魔法師,我不怕實話告訴您,在米洛拿著月光草猶豫不決的時候,他這一次配藥就已經失敗了,你們以為虛空力量藥劑是什麼?是珠寶匠人手里的雕刻嗎,還要等他慢慢思考,該在什麼地方下刀在什麼地方收尾?"

安曼一聲冷笑:"現在你當然什麼都可以了.zaidud"

"費雷……"事鬧到這個地步,巴爾博也有些坐不住了:"你剛剛好象,那張配方的名字,叫虛空力量藥劑?"

"恩,虛空力量藥劑."

"你怎麼會知道的?"巴爾博先是皺了皺眉頭,但緊跟著就一下反應過來,在場上百個藥劑師,這子可是第一個叫出它名字的人,這實在是太關鍵了,能夠叫得出它地名字,恐怕再差也有些了解吧,想到這里,巴爾博地眼睛就不由亮了起來:"費雷,你知道這種藥劑應該怎麼配嗎?"

"知道一點點而已."這一次林立也不隱瞞了,反正自己也需要這個機會,向巴爾博要那枚戒指,另外原始樹葉也必須拿到,離了藥劑師公會,這東西可不好找.dud

"那你上來試試?"

"可以."林立點了點頭,在安曼仇恨的目光中,走到了藥劑台前.

"看清楚了,安曼魔法師."十只乾淨地燒杯一字排開,林立一邊飛快的處理著各種草藥,一邊向安曼投去挑釁地目光,反正這一次,自己也已經把安曼給得罪到家了,而已不怕再多得罪他兩下.

"放心,我會看得清清楚楚."安曼一臉的咬牙切齒,對他來,這個年輕魔法師就算死一萬次,都不足以補償自己的損失,只要米洛能配出這瓶藥劑,自己就可以跟藥劑師公會搭上關系,憑著自己的藥劑技術,憑著自己的手段,未來幾十年,在藥劑師公會占據一個舉足輕重的位置,也並非不可能的事.

可惜,這一切卻讓這個該死的魔法師給毀了.

哼,我倒要看看,你怎麼完成這張配方,你以為自己是傳奇法師的弟子,就可以胡吹大氣,等你配不出來的時候,就更證明你是妒忌米洛了,到了那個時候,我看你還怎麼狡辯,巴爾博,伯恩塞德,這麼多的藥劑師,這麼多的大人物,全都清清楚楚的看在眼里,我還就不相信,安度因肯為了你一個人而犯眾怒.

這張配方的內容,安曼心里可是清清楚楚,兩師徒在這張配方上花的時間,已經差不多有十年了,可以研究出來的也不過是一些皮毛而已,別人不知道,安曼可是一清二楚,剛剛米洛的那一次配藥,可以是有史以來最成功的一次,前面九次都沒有出現任何差錯,直到放入月光草的那一步.

兩師徒研究了十年都沒什麼成果的配方,這個叫費雷的年輕魔法師,又怎麼可能將它完成?藥劑學可是最需要時間和經驗的領域,就算他以前接觸過這張配方又怎麼樣,沒有十年二十年的努力與嘗試,就算再怎麼天才的藥劑師,也無法掌握那繁雜而又精巧的技術,更不可能把握住配藥過程中那近乎無限的意外.

"等著吧……"想到這里,安曼嘴角不由露出了一絲冷笑.

但是緊接著,那一絲冷笑就僵住了.

因為他分明看見,那個年輕魔法師已經將各種草藥處理完畢,此時正將甯神花汁液混進了千葉草當中,坩堝里一片霧氣彌漫,而他選擇的溫度,赫然正是自己跟米洛研究了上千次之後,找到的最佳溫度,剛好是汁液處于沸騰前的狀態,這樣既可以保證藥性不至于太快揮發,又可以避免在一開始的時候,就讓各種藥性結合得過于緊密.

"運氣,這只是運氣."安曼咬了咬牙,暗暗自我安慰著.

隨著安曼笑容僵住,一直在那看熱鬧的藥劑師們,也幾乎是不約而同的,將目光放到了林立身上.

一開始的時候,誰也沒把他當成一回事.

因為他們中的大多數人,都還記得這個年輕魔法師,剛剛在公會大廳的時候,不就正是這子,被人叫破不懂高等精靈文字嗎,當時眾人還很鄙夷的望了他幾眼.

對了,這子好象還是安度因的弟子.

就憑安度因那種藥劑水准,他的弟子再高明,又能高明到哪里去?

一群藥劑師望過來的時候,多半是抱著看熱鬧的心思,這子今天實在是太出風頭了,在巴爾博親自主持的交流會上,生生將一個藥劑師踢得暈了過去,這種近乎鬧劇般的場面,怕是有好幾百年都沒出現過了吧?

晚上爭取爆發一下,大家的月票也爆發一下吧,一天下來漲了20票,是比較桑心的……




上篇:第二百二十七章 米洛瘋了    下篇:第二百二十九章 歡呼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