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第二百二十四章 天才藥劑師   
  
第二百二十四章 天才藥劑師

第二百二十四章 天才藥劑師



一群藥劑師全給罵傻了……

就好象一耳光抽過來,還躲都不敢躲一樣.

沒辦法,他們確實不能躲.

在場這幾十個人,個個都是資深藥劑師,覺醒藥劑的原理,他們又怎麼會不明白?就算是心里再窩火的人都知道,這個年輕魔法師所的,至少有九成以上屬實.

換句話,如果這個年輕魔法師不出手的話,自己就有九成的機會變成死人.

得誇張一點,那一支冰錐,就等于救了整個藥劑師公會.

再反過來看看自己,又是怎麼對待這個年輕魔法師的.

在他一支冰錐打破燒杯之後,幾乎所有人都是眾口一詞的要求巴爾博會長嚴懲他,誰也沒有想過要聽他解釋,更沒有人想過他為什麼要這麼做,至于之後埃林惱羞成怒出手,更是誰也沒有去阻止,有些人甚至還暗暗高興,都盼著埃林殺死這個毀掉藥劑師公會幾十年努力的家伙.

就算最後巴爾博開口,給他一個解釋的機會時.

也沒有任何一個人相信,他真能給出合理的解釋,以至于在他開口要求一杯清水的時候,誰也沒有理睬,都在那等著看他的笑話.

照理,擺下這麼大一個烏龍,道下歉是合合理的事.

可問題是.在場藥劑師個個都是有身份有地位地人物.如今卻被一個二十來歲地毛頭子指著鼻子痛罵.就算脾氣再好地人恐怕也拉不下臉來吧?

一時之間.眾人只覺無比尷尬.道歉也不是.回罵也不是.幾十個藥劑師就這麼呆呆地站在那里.等著巴爾博做出最後地決定.

"埃林.我需要一個解釋."看著自己唯一地弟子時.巴爾博地表顯得異常平靜.

"巴爾博老師.我……"埃林張了張嘴.卻發現自己根本解釋不了.在場這幾十個人當中.恐怕也只有他自己最清楚.剛才那個年輕魔法師真地是一句話都沒有錯.這瓶覺醒藥劑里面.確實加入了嗜靈樹葉.而自己當時地想法.也確實想賭一賭.

賭贏了.自己地名字就能寫進藥劑發展史.

賭輸了.也不過是一場藥劑事故.

當然,埃林在做出這個決定的時候,絕沒有想到後果會這麼嚴重,在他想來,就算這一次嘗試失敗,也不過是一次的事故.炸毀一間藥劑室,炸傷幾個藥劑師,這又算得了什麼?只要不傷到什麼重要人物,只要不傷到藥劑師公會的根本,憑自己巴爾博親傳弟子的身份,事後頂多不過是抹兩把眼淚就算了事.

一開始的時候,他以為自己賭對了,卻沒想到,結果卻是差點連底褲都差點輸掉.

他想破腦袋也想不明白.這個魔法師究竟是從什麼地方冒出來的,為什麼會對覺醒藥劑有著這麼深刻地了解,為什麼會恰恰在這個時候出現,如果他再晚一點點,哪怕是再晚個幾分鍾出來,自己也已經把這瓶覺醒藥劑給處理掉了,之後的一切又怎麼會發生?

可惜,自己剛才還是太猶豫了……

如果自己剛才堅決一點.直接用天賦神火殺死對方,就算覺醒藥劑有什麼問題,也永遠不會被人發現.

想到這里,埃林心頭不由有些惋惜,不過現在後悔已經沒用了,還是想想怎麼應對巴爾博老師的盤問吧.

"埃林,我在等你的解釋."

"巴爾博老師,我錯了."埃林咬了咬牙,放棄了爭辯的打算.

埃林並不是真正的蠢貨.在場這幾十個人.個個都是資深藥劑師,自己的老師更是代表了法蘭王國最高藥劑水准.自己那點把戲又怎麼瞞得過他們?一切都已經有了定論,巴爾博老師的詢問也只不過是例行公事罷了.如果自己再繼續爭辯的話,非但無法得到諒解,反而會讓自己失去巴爾博老師地信任.

"恩."巴爾博點了點頭,埃林這麼干脆的承認錯誤,倒是有些出乎他意料之外,一時之間,臉上的神色也不由緩和了一些:"埃林,看來我以前對你的管教,還是太少了,在掌握高深的藥劑知識之前,你還是先學學應該怎麼做人吧,從今天開始,你的身份降為學徒,公會學徒要做的雜務,你一件都不能少做,另外我必須提醒你,千萬不要有什麼僥幸心理,如果被我發現什麼,我會立刻把你趕出藥劑師公會,你聽明白了嗎?"

巴爾博一段話完,藥劑師們大多都愣住了.

這一次的處理,可以是重得不能再重了.

藥劑師公會的規矩一向松散,就算犯下再嚴重地過錯,也頂多不過是被責備幾句,畢竟大家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就算巴爾博身為藥劑師公會會長,也不可能冷著臉去搞什麼處罰,更不用象葛瑞安那樣,動不動就開口罵娘,在藥劑師公會里,直接降為學徒,已經是僅次于逐出公會的處罰了.

"我記住了,巴爾博老師."而埃林聽完之後,卻是暗暗松了口氣,還好,巴爾博老師還沒有放棄自己,只要不是把自己趕出藥劑師公會,憑自己巴爾博親傳弟子的身份,學徒不學徒的,有什麼關系嗎?

"好了,你下去吧./"巴爾博揮了揮手,神色間顯得有些疲憊:"好好想想你今天干的這些事,什麼時候想明白了,什麼時候再來見我"是."

埃林離開之後,藥劑室里又變得安靜起來……

幾十個藥劑師站在那里,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全都是一臉的尷尬,誰也拉不下臉主動開口.

林立倒是無所謂,反正人也罵過了,魔術也變過了,就算先前受了點委屈.現在也算是把氣給出夠了,這幾十個人可全都是有頭有臉的藥劑師,被自己罵得灰頭土臉地,連話都不敢多一句,自己又還有什麼可不滿意的?

至于埃林……

老實,從一開始林立就對他沒什麼好感,這種野心勃勃的家伙,一向就不討人喜歡,拿別人的命來玩也就罷了.偏偏被他拿來玩的人中還包括自己,象林立這種貪生怕死地人,又怎麼忍得了?

不過巴爾博都已經做出了結論,林立自然不好去多什麼,這可是人家藥劑師公會內部的事,什麼時候輪得到自己話?

"費雷,我這樣處理,你還滿意嗎?"埃林離去之後,巴爾博臉上又露出了笑容.看起來親切和藹,絲毫不象是剛剛處理過自己唯一的親傳弟子.

"呵呵,巴爾博會長,您笑了……"林立可不肯上他這個當,笑呵呵的就把這關系給撇清了:"藥劑師公會地事,什麼時候輪得到我這個晚輩來插嘴,您可千萬別開我玩笑……"

"呵呵……"巴爾博笑了笑,這子確實滑頭到一定程度了,不過無所謂.就算他再怎麼滑頭,只要自己手上握有把柄,就不怕他在交流會上繼續滑頭.

巴爾博剛才可是看得清清楚楚,這子一雙眼睛,死死盯著玉盒里地戒指,就差沒把兩個眼珠子給掉進去了.

看來,這枚偶然換來的戒指,還有派上大用場地時候……

"這個.巴爾博會長,如果沒什麼事的話,我想去下面轉轉."這老頭笑得詭異,林立也不想再在這地方耽擱,被這老頭盯上倒是事,一會安度因撲上來,要自己教他配那個覺醒藥劑才是真地麻煩.

"好,等一下交流會見."

"交流會見."

跟巴爾博打完招呼之後,林立匆匆忙忙的就下樓去了.

"巴爾博.你慢慢收拾.我也跟下去看看,這子太會惹事.不看緊一點,我怕他又惹出什麼麻煩來……"安度因嘴上雖然罵罵咧咧.一張臉上卻是異常得意,今天這子實在是太給自己長臉了,當著全藥劑師公會幾十人的面,活生生的在他們臉上抽了幾記耳光.

安度因光是想想,就覺得心頭暗爽.

過去這幾十年里,自己不知道從藥劑師公會買了多少配方,可是次次求上門來,除了巴爾博這個老朋友之外,其他藥劑師全都是眼睛長在頭頂上,雖然嘴上沒什麼,但安度因心里卻是很清楚,這些家伙都是瞧不起自己的藥劑水准,如果自己不是頂著一個傳奇法師的帽子的話,恐怕連藥劑師公會的大門都進不了.

這下好了,抽你們臉那個,可是我安度因的弟子,我以後再來,看你們誰還敢給我擺臉色!

"去吧去吧……"巴爾博笑了笑,也沒多什麼,由著他急急忙忙地去了.

這三個人一走,公會藥劑室里,就好象一下空了下來.

一群藥劑師的目光,都無一例外的落到了巴爾博身上,誰都知道,這件事只是表面上被壓下去了,藥劑師公會真正的態度,還要等待巴爾博做出最後的決定.

"馬克西姆……"巴爾博沉吟了片刻之後,又把那個中年藥劑師給叫了過來:"你去幫我跑一趟,把伯恩塞德給我叫來,就我有重要的事要問他."

"是."

"哎……"馬克西姆離開之後,巴爾博又看了看滿地的玻璃碎片,目光中不由露出了幾分遺憾:"看來伯恩塞德當初跟我的,還不是這個費雷全部的實力,早知道這樣,我就應該問清楚一些,趁他還在加洛斯地時候,就代表藥劑師公會向他發出邀請,可惜現在晚了,這樣的人才既然來到奧蘭納,奧德文那個老狐狸,又怎麼會舍得把他放走,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魔法公會恐怕早就已經准備好各種辦法拉攏他了……"

"會長大人,您的意思是,想直接邀請這個費雷進入藥劑師公會?"旁邊的埃爾曼嚇了一跳,他在藥劑師公會呆了幾十年,還從來沒見會長大人動過這樣的心思,就算是當年的伯恩塞德,也只不過是由幾個公會高層,聯名向他發出的邀請.

但這一次,確實由會長大人親自邀請.

這中間地分別,又豈是一兩句話能得清楚的?

這樣的邀請一旦發出,幾乎也就意味著,那個費雷一旦進入藥劑師公會,就會直接獲得一個相當高的地位.

"當然……"巴爾博點了點頭,象是絲毫沒察覺到,自己出來的話有多驚人一樣:"你剛才難道沒看見嗎,這個年輕人所表現出來的藥劑知識,可不是一般藥劑師所能比擬的,覺醒藥劑這個配方,就算是我們藥劑師公會里,也只有核心成員才知道,可是在他口中講來,卻根本沒有一點難度,你仔細想想,藥劑師公會里,有幾個人能象他一樣,把覺醒藥劑的原理講得通俗易懂?"

"確實……"埃爾曼想了很久,最後也不得不承認,自己雖然已經在覺醒藥劑上花了幾十年的時間,可是要想象這個年輕人一樣,用通俗易懂地法講述覺醒藥劑地原理,也絕對是一件無法辦到的事.

"如果我沒猜錯地話,這個年輕人的藥劑水准之高,在場這幾十個人,恐怕誰也比不了,除了我之外,整個藥劑師公會里,恐怕也只有伯恩塞德,才勉強比他高上一些."

這一句話出口,埃爾曼真是臉都嚇白了,在場幾十個藥劑師,最差地也已經接近高級,最強的甚至接近大師級別,照巴爾博這個法,這個年輕人豈不是已經達到大師級別了?

埃爾曼怎麼也不敢相信,這個年輕人的藥劑水准會高到這種程度,二十來歲的藥劑大師,他馬克西姆活了七十歲,這種事連想都沒敢想過.

"這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埃爾曼,沒有什麼事是不可能的,你必須承認,這個世界上,總有那麼一些無法用常理來衡量的人,別人用盡一生都無法完成的事,到了這些人手上,卻只要花上三兩分鍾就能解決,這種人就叫做天才……"

"這……巴爾博會長,我真的無法相信……"

"算了,別勉強你自己了,別你無法相信,就算是我,也不知道應該怎麼辦才好了."巴爾博搖了搖頭,臉上也不由露出一絲苦笑:"等等吧,等伯恩塞德來了之後,希望他能給我提供一些好的建議,這樣的天才藥劑師,安瑞爾恐怕有一千年沒有出現過了……"

一不心又暴擊了,不知道大家會不會跟我一樣,也一不心月票暴擊.

順便一句,我已經看見無罪的菊花了!




上篇:第二百二十三章 發飆    下篇:第二百二十五章 神秘配方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