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第二百二十三章 發飆   
  
第二百二十三章 發飆

第二百二十三章 發飆



"要不,我給大家變個魔術好了……"林立一邊著,一邊從從旁邊拿過一只乾淨的燒杯,反正都已經跟這群藥劑師鬧翻臉了,林立也不打算跟他們客氣,燒杯拿過來之後,又回過頭來,很不客氣的問了一句:"對了,誰去幫我搞杯清水來?"

一群藥劑師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全都不知道該什麼才好了,這子的臉皮厚度,恐怕都快趕上奧蘭納城牆了,在場這幾十個藥劑師,哪個不是有身份有地位的大人物,能安安心心站在這里,看你變什麼魔術,已經算是夠給面子的了,沒想到這家伙得寸進尺,居然還敢讓人去幫他拿清水,這簡直是把藥劑師公會當成他家的後花園了!

"看誰肯幫你去拿……"一群藥劑師很有默契,個個兩眼望著天花板,誰也不去理睬那個厚臉皮的家伙.

一時之間,氣氛變得異常尷尬.

最後還是巴爾博開口,把那個中年藥劑師給叫了過來:"馬克西姆,你去給他拿點清水."

"是."會長大人都已經發話了,馬克西姆自然不敢怠慢,點了點頭之後,很快就幫林立拿來了一杯清水.

"謝謝."林立將清水倒進燒杯,同時將那塊殘存的燒杯碎片放了進去,那一點色的痕跡,開始慢慢的在水中化開,看上去就好象一根游動的絲線.

這一點殘存的覺醒藥劑本就不多,在清水中化開之後,除了一絲若隱若現的絲之外,根本就無法讓人感覺到它的存在.

"好了,現在請大家往後退一點點."林立心的將燒杯放在秘銀架上,同時在下方燃起了一盞紫水晶燈,讓那橘黃色的火苗輕輕炙烤著燒杯底部.干完這一切之後,林立又一連往後退了十幾步遠,一邊退著還一邊好心地提醒著眾人:"如果是魔法師的話,可以把霜甲術開起來了,如果是戰士的話.也請放出自己的斗氣.如果您什麼都不是,那我只能祝您好運……"

隨著一點橘黃色的火苗跳動,燒杯中地溫度也變得越來越高,平靜地水面泛起一圈圈的漣漪,一片白蒙蒙的霧氣彌漫而起.那一點若隱若現的色,也開始在清水當中飛快游動.

公會藥劑室里靜得嚇人,所有人都緊緊的盯著那杯清水,包括巴爾博安度因在內.都想看看這個年輕人究竟想變什麼魔術.

所有人都可以清清楚楚地看見,每一圈游動下來,絲的顏色就會淡上一分,一直等到燒杯中清水沸騰的時候,那一點色絲線已是徹底消失……

"轟隆!"

幾乎與此同時,一聲巨響傳來,跟著就只見一片耀眼的火光綻放.滾燙地水珠飛濺而起.打在桌子上發出一陣"達達達"的脆響,無數細碎的玻璃渣子就好象子彈一樣.帶著尖銳的破空之聲四散飛出.

"……"站在最前面的幾個藥劑師,頓時就被嚇得傻了.幸虧他們先前聽了林立的話,早早的就撐起了一面霜甲,否則這一片細碎地玻璃渣子飛濺開來,就算不出人命,恐怕也得有一半地人要被毀容.

"幸好……"聽著冰霜護甲發出的脆響,幾個藥劑師幾乎是不約而同地抹了一把冷汗,這實在是太驚險了,剛才那一次爆炸的威力,至少也可以媲美五級魔法,想想吧,在沒有任何防護地況下,直接被五級魔法的余波命中,自己將會落得一個什麼下場?

傻掉的遠遠不止這幾個人,就算那些靠近牆角,並未被爆炸波及的藥劑師們,此時也都是一臉呆滯的站在那里,誰也沒有想到,這一杯清水當中,竟然蘊涵著如此恐怖的力量.

而且,那還只是一點點的覺醒藥劑.

如果剛才爆炸的,是滿滿一燒杯覺醒藥劑的話,這整個藥劑師公會,豈不是要被炸到天上去?

"費雷,你可以解釋一下其中的道理嗎?"巴爾博緊緊皺著眉頭,語氣卻比先前好了許多.

他看得很清楚,剛才那一燒杯清水爆炸的時候,這個年輕魔法師沒動過任何手腳,引發這種爆炸的,只可能是覺醒藥劑本身的力量.

看來,這瓶覺醒藥劑果然有問題……

"很簡單,巴爾博會長."林立笑了笑,抖去長袍上沾著的幾粒玻璃渣子:"覺醒藥劑的原理,您應該比我更清楚,無非就是通過藥劑的方式,將元素力量進行高度濃縮之後,強行輸入魔法師體內,並以這股元素力量為引子,最大限度刺激服用者本身的精神力和魔力,讓一個魔法師爆發出遠遠超出自己等級的力量."

"恩."巴爾博點了點頭,示意對方繼續下去.dud

"想要達到這樣的結果,草藥本身自然就是重中之重,首先讓我們來看看覺醒藥劑所需要的六種草藥,龍舌蘭,火焰花,,靈犀草,冰霜結藤,燃燼樹葉,這五種就不用了,全都是蘊涵著強大元素力量的草藥,另外還要加入大量的彩虹草,覺醒藥劑為什麼需要大量的彩虹草?還不就是為了刺激魔法師的潛力,並在短暫時間內,將他的精神力提升到極致嗎?"

"于是,問題就來了."到這里的時候,林立稍稍頓了一頓:"彩虹草用于刺激精神力增長,這是孩子都知道的常識,但是各位還記不記得,彩虹草還有一個很大的特點,那就是元素結構極不穩定,特別是在遇到高溫的時候,彩虹草的結構將會發生巨變,而這種巨變,也正是覺醒藥劑難度最高的地方."

"確實……"一群藥劑師都不由自主的點了點頭.

"覺醒藥劑難就難在這里,彩虹草的結構改變,必定會影響到其他五種草藥,以它們所蘊涵的元素力量,一旦發生意外的話.對任何人來,這都將是一場災難."林立到這里的時候,臉上露出了幾分笑容:"至于災難地結果,相信各位都已經看到了."

這一次,連巴爾博都忍不住點了點頭.

變化的結果.他確實已經看見了.

剛剛那一燒杯清水炸開的威力.至少相當于一個五級魔法,如果換成滿滿一燒杯的覺醒藥劑的話,恐怕真地只能用災難來形容了.

"這位魔法師先生,我能不能問一個問題?"這個時候,人群中一個年長地藥劑師站了起來.dud只不過對林立的稱呼,已經從"子"變成"魔法師先生"了……

"請問."

"我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埃爾曼,我今年七十歲.從事藥劑師這個職業,也差不多有四十年的時間了."這個叫埃爾曼的藥劑師看起來很蒼老,穿著一件比安度因更不修邊幅的長袍:"首先我必須承認,魔法師先生對藥劑地了解,遠遠超出了我的想象,我在藥劑師工會幾十年,還從來沒見過象您這麼了解覺醒藥劑的人."

"您太誇獎了."

"不過有一點.我不太同意您的意見."埃爾曼到這里.話音稍稍頓了一頓:"照您地法,覺醒藥劑本身就是不穩定的存在.一瓶配好的覺醒藥劑,簡直就象一場隨時可能擴散的瘟疫一樣.在這一點上,我覺得您得太誇張了,我雖然配不出覺醒藥劑,但卻看過許多相關資料,其中不少還是黑暗年代流傳下來的書本,在這些書本上面,無一例外的記載著,黑暗年代的時候,高等精靈總是將數十瓶上百瓶地覺醒藥劑統一儲存,如果真想您所地,配好的覺藥劑就等于災難地話,那整個高等精靈王朝,豈不是時刻處于覆滅的危險當中?"

"但據我所知,在漫長地黑暗年代,覺醒藥劑還從未引起過任何一場事故."

"對對對,費雷魔法師,這個問題您又怎麼解釋?"

埃爾曼的話,幾乎代表了所有藥劑師的聲音,他洋洋灑灑的一段話出口,頓時就得到了眾人的響應.

"這個問題……"林立笑了笑,回頭望著埃林:"我想大家應該問問埃林先生."

"埃林?"

"埃林先生的想法比較獨特,在覺醒藥劑里加上了原始樹葉,不得不承認,這樣一來確實可以讓六種草藥結合得更加緊密,並最大程度的降低意外發生的幾率,可是有一點埃林先生好象忘了,原始樹葉讓六種草藥結合得更加緊密的同時,也會讓各種元素力量相互滲透,並在滲透的過程中造成元素力量溢出……埃林先生,溢出的意思您明白嗎?"

"……"埃林臉色鐵青的轉過頭去,假裝沒有聽見林立這句話.

"看來埃林先生是明白的……"林立碰了個軟釘子,倒是一點也沒影響他的興致,奚落完埃林之後,又滔滔不絕的講了起來:"元素力量溢出,確實是一件很麻煩的事,就連埃林先生都知道,必須想辦法避免這種況的發生,只不過他選了一條錯誤的道路,他選擇了使用嗜靈樹葉,堵住溢出的元素力量."

"提起嗜靈樹葉,我就不得不一句了……"林立到這里,又笑咪咪的看了埃林一眼:"埃林先生,您真是白癡得可以,元素力量溢出的時候,您就應該立刻想到,這可能會造成嚴重的事故,而不是想辦法去堵,你看看你用的什麼去堵?嗜靈樹葉!"

"嗜靈樹葉怎麼了?"埃林不甘心的問了一句.

"嗜靈樹葉怎麼了?你居然會這麼問我,埃林先生,看來我還真是低估了您的臉皮厚度,嗜靈樹葉,最基礎的魔法材料之一,可以用極快的速度吸收元素力量,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應該是想用嗜靈樹葉吸收那些溢出的元素力量吧?"

埃林什麼話也沒,但是臉上的表,卻相當于是默認了.

"那您知不知道,嗜靈樹葉吸收元素力量之後,會發生什麼變化?"林立一句話完之後,臉色已經變得難看起來:"我告訴你,嗜靈樹葉一旦開始吸收元素力量,就會發光發熱!"

這一句話出口,整個公會藥劑室頓時靜了下來.

剛才清水爆炸的那一幕,給所有人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現在他們又怎麼會不明白,嗜靈樹葉一旦發光發熱,將會帶來何等恐怖的後果?

"原始樹葉的加入,本身就已經讓六種屬性緊密的結合在一起了,嗜靈樹葉一旦發光發熱,立刻就會讓彩虹草變得狂暴,之後就是連鎖反應,如果不是我出手夠快,打翻了你手上的燒杯,現在整個藥劑師公會,恐怕都已經飛到天上去了……"

"埃林先生,你可是巴爾博會長的學徒,這些藥劑學的基礎知識,你不可能不明白."林立到這里的時候,望向埃林的目光中,已是隱隱多了幾分諷刺:"當然,我能夠理解你的心理,無非就是賭博嘛,只要這一杯覺醒藥劑成功,你埃林的名字必定會載入藥劑發展史,這種名垂青史的榮耀,又有誰會不心動?"

"老實,埃林先生,我真的很好奇,從剛才開始,我就一直想問問你,你在賭博的時候,有沒有想過其他藥劑師,有沒有想過巴爾博會長,有沒有想過我們這些來參加交流會的無辜藥劑師?你看看樓下大廳,上百個藥劑師,從法蘭王國各地來到這里,你最好看清楚一點,他們是為了來交流藥劑知識,而不是為了來被你炸上天的!"

"我……"埃林聽到"嗜靈樹葉"幾個字,心頭頓時就是一緊,一張白淨斯文的臉龐,而已是瞬間就變得煞白.

他張了張嘴,想為自己辯解幾句,可是一個"我"字才剛出口,就又被林立惡狠狠的打斷了.

"你什麼你?"林立一雙眼睛死死盯著埃林,聲音中已是充滿了怒不可遏的緒:"你看重這個名留藥劑史的機會,那是你自己的事,你願意拿自己的性命去賭,也是你自己找死而已,別他媽把老子扯在里面,更別一臉無辜的在那裝成受害者,還很委屈的朝老子動手,有種你再來一次啊,老子要是不弄死你,就把名字倒過來寫!"

面對林立突然爆發出來的怒火,所有人都有些不知所措,就連巴爾博望向林立的目光,都隱隱有著幾分歉意.

"還有你們!"劈頭蓋臉的罵完埃林之後,林立心頭的怒火依然沒有稍減分毫,又回過頭來,一臉嘲諷的盯著藥劑師們:"你們這些蠢貨,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麼?一邊幫著這個白癡殺人,一邊還在那樂呵呵的誇獎,媽的,被人賣了還幫人數錢,的就是你們這種蠢貨!"

一不心暴擊了,多了一千字,所以大家的月票也暴擊一下吧?

晚上在保證原有更新的基礎上,爭取再暴擊一下,不過只是爭取,萬一臉黑暴不出來,大家可別罵我……




上篇:第二百二十二章 驚變    下篇:第二百二十四章 天才藥劑師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