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第一百八十一章 劍聖弟子   
  
第一百八十一章 劍聖弟子

第一百八十一章 劍聖弟子



"安德烈大哥真是好手藝!"林立這話,還真不是恭維,這兩把手斧,確實當得起好手藝幾個字,即便是以林立的眼光看來,這也是兩把難得的精品,無論是鍛造技術,還是魔法屬性的處理,都可以得上是無可挑剔,照林立看來,安德烈的鍛造技術,恐怕已經接近大師級別.

從火羽山一路聊到營地,林立真是越聊越覺得安德烈這人有意思.

以安德烈至少十五級的實力,在法蘭王國也算得上是頂尖人物了,可是在跟林立相處的時候,這個粗豪漢子身上,卻絲毫沒有一點高高在上的意思,就算知道林立是個低級戰士,依舊是拍著林立肩膀,一口一個費雷兄弟的叫著.

這可不是惺惺作態,林立看得出來,安德烈是真把自己當成朋友,這是一種很純粹的相處,沒有任何利益牽扯,也沒有任何目的性,就好象當初剛到奧蘭納的時候,馬森拍著自己的肩膀,一臉熱的:"放心吧費雷兄弟,只要跟著我馬森混,我包你能在這次試煉上取得好成績."

有時候人與人之間的相處,其實就是這麼簡單.

"費雷兄弟,有句話我不知道該不該……"兩人從火羽山下來的時候,安德烈那張棱角分明的臉上,卻稍稍露出了幾分猶豫.

"安德烈大哥,有什麼話你就,這麼吞吞吐吐的可不是你的性格."

"你要是想賺錢的話,你大哥我還有點路子,等回奧蘭納之後,我幫你介紹幾個任務,全都是那種報酬豐厚又不費力的,不過火羽山這任務,你還是別跟著混了,沒多大好處的,我怕到時候萬一……"

安德烈這話得比較隱晦.為了照顧林立的面子,他沒把話得太過明白,但其中的意思,卻是表達得很清楚,畢竟林立現在的身份是一個五級戰士,這樣的實力上火羽山.幾乎跟找死沒什麼分別.

"你要是怕薩琳娜那丫頭不同意,我去幫你也是一樣地,反正以我跟她爸爸的關系,她見了面還得叫我一聲安德烈叔叔呢……"

"……"林立翻了個白眼,這都什麼亂七八糟的,照你這麼個算法,那薩琳娜見了我,不也得叫一聲費雷叔叔?難不成我還得帶她看金魚去?

當然.安德烈話中地好意.林立是聽得明明白白.當下什麼也沒.只是露出了一個感激地笑容.

安德烈也不是笨蛋.一看林立地表.就知道自己是白勸了.當下只是微微歎了口氣.就將話題扯到了鍛造上面.

恐怕就連安德烈自己都沒有想過.這一次談話.將給自己帶來多大地幫助……

雖然大多數時候.都是安德烈在林立在聽.但他偶爾提供地幾條參考意見.卻往往直指問題關鍵.經常都是安德烈著著.林立突然問出一句.為什麼不這樣?然後.安德烈就會發上好半天呆.

這一路下來.就連安德烈都不得不暗暗佩服.這個比自己還年輕很多地兄弟.居然能想出這麼多巧妙地辦法來……

林立地建議給得比較隱晦.偶爾還會故意犯一些常識性地錯誤.以至于這一路下來.安德烈得了無數好處.卻始終沒有發現.這個比自己還年輕許多地兄弟.在鍛造上地造詣已是高得驚人.

但就算是這些隱晦的建議,也足以讓安德烈得到無數好處.

再怎麼隱晦,那也是鍛造宗師給出地建議,這種感覺,就好象是一個人已經站到了群山的顛峰,當他低頭往下望去的時候.自然能將山下地一切一覽無遺.

而這個時候的安德烈.就好象一個正在山腳樹林里艱難摸索著的旅人,如果沒人給他指明方向的話.他可能一生都走不出那片樹林,可如果山頂上那個人肯伸出手來,給他指出一條正確的道路,他可能只需要幾分鍾,就能從迷宮般的樹林里走出來……

境界這種東西,有時候就是這麼簡單.

當兩人從火羽山上下來的時候,安德烈已經激動得滿臉通,他實在是太興奮了,這一路上的收獲,竟是比自己過去十年里學到的東西還多,也許這一次回去之後,自己只要再潛心研究一段時間,就可以突破夢寐以求地大師級別了.

而這一切,可以全是拜眼前這位兄弟所賜.

"費雷兄弟,你是一個真正的天才!"安德烈望著林立,很鄭重的了一句.

這一路上的相處,林立早就知道,安德烈是那種一不二的性格,除了提醒自己不要攙和進火羽山任務時,有點吞吞吐吐之外,就再沒拐彎抹角的過任何一句話,這樣的誇獎從安德烈口中來,分量自然要比旁人重得多.

一時之間,林立倒是有些不好意思:"安德烈大哥,你太誇獎了……"

"不,不是誇獎."安德烈搖了搖頭,那張棱角分明的臉上,表竟是異常的嚴肅:"你剛剛提地那些建議,我全都仔仔細細的想過了,天才,真正的天才,有時候我真搞不明白,這些天才的創意,費雷兄弟你都是怎麼想出來的?"

"估計是因為我平時不想正事,專門琢磨這些有用沒用的東西吧……"林立摸了摸鼻子,臉上笑容有些不太自然.

可他也只能這麼回答,不然怎麼辦?難道要他告訴安德烈,其實不是什麼天才的想法,這都是我打了無數次鐵,從初級鐵匠打到宗師鐵匠總結出來的?這麼騷包的事,林立自問干不出來……

"很早以前,我地老師就跟我過,有些人是真正地天才,他們不需要鑽研,也不需要勤奮,輕而易舉的就可以取得我們一生都無法取得地成就,那個時候我還不服,今天我算是徹底相信了……"安德烈搖了搖頭.神色間很是有些感慨,伸手指了指遠處的帳篷:"費雷兄弟,前面就是白銀之手的營地了,我還要趕著回去向老師交差,就不陪你一起過去了."

"好,再見."

"對了……"往前走了沒多遠.安德烈卻又折了回來,一雙眼睛很認真的盯著林立:"費雷兄弟,雖然這話不怎麼中聽,但我還是要再一次,這次地任務,真的很危險……"

"放心,我不一定會參加的."

這一次,林立的倒是真話.

"那我就放心了."安德烈這才露出笑容,伸手指了指遠處的帳篷:"我這兩天就住在那里.要是費雷兄弟有空的話,就過來找我聊聊天什麼地,對了費雷兄弟.我的老師可是一位真正的鍛造大師,到時候他要是見了你,一定會很高興的."

"有時間的話,我一定過來."林立答應得很干脆,兩個營地之間,離得並不太遠,過去跟安德烈聊聊天應該沒什麼問題.

只不過在話的時候,林立心里又隱隱有幾分好奇,安德烈的那個老師究竟是什麼人?

這一路走來.安德烈已經提了幾次他老師了,從他那崇敬的神色看來,他這位老師,恐怕真是一位無比厲害的人物,能夠教出一個至少十五級地戰士,同時還接近鍛造大師級別的鐵匠,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干出來的事.

跟安德烈道別之後,林立才慢慢走回了白銀之手地營地.

在那個見鬼的山洞里,確實耽擱了太多時間.等到林立走回營地的時候,已經差不多是深夜時分了,此時營地里靜悄悄的,除了篝火上火苗跳動的聲音之外,就只有幾座崗哨上,不時傳來一陣輕微的腳步聲,那是守夜的冒險者正在巡邏.

林立進了營地不久,還沒來得及向巡邏的冒險者表明身份,就遠遠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向自己走來.

"費雷先生.您可算是回來了……"阿拉貢一邊著.一邊向林立迎了過來.

隨著阿拉貢走近,林立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這個年輕弓箭手臉上,正帶著一臉的疲憊,看起來就好象熬了幾天幾夜沒睡覺一樣.

"怎麼了,阿拉貢,你看上去好象精神不怎麼好啊……""沒什麼,我只是有點瞌睡……"阿拉貢打了個呵欠,心想要是換了你,下午就被薩琳娜派出來站崗,一直站到深夜,你也得跟我一樣精神不好,當然,這話他是不敢的,因為他被派出來站崗的原因,就是為了等眼前這兩個家伙……

"哦,那你趕緊去睡覺吧,老這麼熬夜可不好……"林立匆匆跟阿拉貢打過招呼,就打算回自己帳篷睡覺,昨晚在黑山鎮旅店里折騰了一個晚上,中間雖然在馬車上眯了兩個時,可那又管什麼用?再加上今天在山洞里迷路,更是弄得林立渾身上下都象是快要散架了一樣,此時一回營地,想干的第一件事自然就是早點睡覺.

"費雷先生,費雷先生,請等一下……"林立剛往前走了幾步,阿拉貢卻從後面追了上來.

"還有事嗎?"

"是這樣的費雷先生,薩琳娜團長讓我問問您的意思,下午冒犯您的那幾個血色號角的人,該怎麼處理?"

"怎麼處理?"林立望了阿拉貢一眼,神色間帶著幾分狐疑:"人不是已經交給白銀之手了嗎?再了,這幾個人我也沒想把他們怎麼樣,你們看著處理就行了,萬一要是想不出處理辦法,就把他們還給血色號角好了,反正也不是什麼大不了地事."

"那就照您的意思辦,明天就讓血色號角來把人帶走."阿拉貢點了點頭,又問起了林立今天的經過:"對了費雷先生,您今天在火羽山,還遇上什麼麻煩了嗎?如果需要的話,您一聲,白銀之手團員隨時為您效勞."

"除了地圖不好用之外,倒沒遇上什麼麻煩……"林立隨口答了一句,心頭卻暗暗奇怪,阿拉貢怎麼一下變得這麼熱了?

兩人有一句沒一句的扯著,不多時就到了林立的帳篷外,這一路上,林立一直覺得阿拉貢的態度很奇怪,好象殷勤得有些過分,甚至帶著幾分討好的意思,可是林立又想不出這究竟是因為什麼原因.

他完全沒想到,就因為自己在火羽山上露的那一手爆破開采,讓自己成了白銀之手挖牆角地目標……

沒辦法,爆破開采這種東西,實在是太低級了,就算林立再怎麼聰明,也想不出這種低級技巧,竟會讓堂堂白銀之手激動成這樣……

倒是站在帳篷外地時候,林立突然想起了件事,伸手指了指遠處的幾頂帳篷:"對了,阿拉貢你知不知道,那幾頂帳篷里住地是什麼人?"

阿拉貢順著林立手指的方向望去,正看見六大傭兵團的營地邊緣,幾頂孤零零的帳篷靠在山腳下,一時間也不由露出了疑惑的神色:"我也不知道,不過看起來,好象不是其他傭兵團的人……""哦……"林立點了點頭,沒再繼續多什麼,這事他本來也只是隨口一問,沒指望阿拉貢給出什麼答案.

可就在林立打算彎腰進帳篷的時候,阿拉貢卻突然發出一聲驚呼:"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麼了?"

"奧拉吉爾,那是奧拉吉爾會長的帳篷!"阿拉貢很肯定的了一句,神色間顯得有些激動,他敢肯定自己沒有猜錯,白天的時候就聽薩琳娜團長過,這一次的任務,風暴劍聖奧拉吉爾也來了,前前後後一聯系,他至少有八成把握,那幾頂帳篷,就是風暴劍聖奧拉吉爾住的地方.

"奧拉吉爾?"林立嚇了一跳:"你確定?"

"確定."

"難怪……"林立一下明白過來了,難怪安德烈實力這麼強,難怪他還精通鍛造,原來自己偶然在山洞里遇到的粗豪漢子,竟然是風暴劍聖奧拉吉爾的弟子.

林立站在帳篷外,對白銀之手這次的任務,也終于有些好奇了.

風暴劍聖發下私人委托,這本就是破天荒的大事,更何況他還親自來了,他可是冒險者公會會長,隨時都有處理不完的公務,有什麼東西能吸引到他這樣的大人物?對了,剛剛回來的時候,安德烈似乎還過,這一次的任務,真的很危險很危險……




上篇:第一百八十章 閃光黯滅    下篇:第一百八十二章 紅眼睛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