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第一百七十三章 連環尸爆   
  
第一百七十三章 連環尸爆

第一百七十三章 連環尸爆



兩章一起更的.

雖然林立還不知道,她究竟用了什麼辦法,但有一點卻是可以肯定的,剛才那陣沉重的腳步聲,絕對是她用某種方法制造出來的假象,根本就沒有什麼銀色風暴,更沒有什麼十五級獅鷲,從頭到尾,都只不過是這位美女團長在那自編自演.

她手上的籌碼,充其量就是那幾個弓箭手而已……

這女人的膽子確實不,就帶著八個弓箭手,居然也敢沖進旅店救人,要知道剛剛的旅店里,旭日傭兵團的人可以是兵強馬壯,十二級的羅德,外加一群九級十級的手下,而且在旅店外面,還有一個接近大魔導士的人物正虎視耽耽.

這中間只要稍微出點差錯,立刻就是全軍覆沒的下場.

可她偏偏就這麼干了,而且還干得很成功……

看似兵強馬壯的旭日傭兵團,不過片刻之間就被掃了個干乾淨淨,包括盜賊羅德在內,上樓來的十九個人,竟是連一個都沒能跑掉,全都橫七豎八的倒在了血泊當中.

"漢克,你去把人都叫上,我們今晚必須趕到火羽山."薩琳娜一邊擦拭著劍上的血跡,一邊向漢克等人吩咐道.

"我們不在黑山鎮休息了?"漢克不由一愣.

"圖薩丁就快回來了,如果你不介意他找你聊天的話,也可以在這里休息……"薩琳娜從背包里掏出一條繩子,順著窗口慢慢放下,嘴里還一邊嘀嘀咕咕的自自語:"反正我是很介意……"

"圖薩丁還在?"漢克一聽這話,頓時嚇得頭發都豎起來了,一張臉上全是慌慌張張的神色.

"剛才我讓人把他給引開了.估計要不了多久就會回來……"話才剛剛到一半.薩琳娜一張俏臉就僵住了.只見她望著樓梯口扁了扁嘴:"呃……我地意思是.他已經回來了……"

薩琳娜話音剛剛落下.眾人就只覺一股冰冷地氣息從樓梯口傳來.圖薩丁走路地方式異常詭異.步子又輕又快.完全沒有一絲聲音.也看不到雙腿擺動.只看見黑色長袍拖在地上.整個人就好象幽靈一般飄了上來……

圖薩丁就這麼站在走廊盡頭.看了一眼地上地血泊.蒼白地臉上依然是沒有一絲表.誰也不知道他現在究竟在想些什麼.

"可惜.你們誰也走不了."

圖薩丁出現地瞬間.薩琳娜臉上地表簡直精彩極了.就好象被抓了現形地偷一樣.在那張口結舌地望了半天.最後終于是擠出一絲比哭還難看地笑容:"馬……圖薩丁魔導士.您吃過晚飯了嗎?"

"……"白銀之手幾個成員一聽這話.差點沒一頭撞在牆上.

"薩琳娜團長.不要廢話了,你知道我是來干什麼的."

"其實圖薩丁魔導士,跟著卡雷德拉有什麼前途?不如你干脆到白銀之手來算了,他們那種白癡傭兵團,怎麼跟我們白銀之手比?你看你這麼大年紀了也沒成家,如果你肯來白銀之手的話,這事包在我身上,改天我介紹幾個團里地美女給你認識認識……什麼?你不喜歡美女,那帥哥怎麼樣?你覺得漢克這伙子如何……"

林立聽得簡直是目瞪口呆.一直到這個時候他才明白,漢克當初勸自己的那一套辭,究竟是從什麼地方學來的……

所有人臉上的神色都呆滯了,幾個白銀之手的成員更是趕緊扭過頭去,如果可以的話,他們真的很想爬到旅店樓頂大喊三聲:"我們不認識這個女人!"

誰也沒有注意到,薩琳娜的一只手,已經悄悄的伸到了背後,慢慢握住了長劍劍柄……

"可以.不過得下一次."圖薩丁伸出枯瘦如柴地手指,只見一絲電弧在指尖上輕輕一閃,薩琳娜手中的長劍就"當"的一聲落到了地板上:"另外,薩琳娜團長,談生意地時候去拿武器,可不是什麼好習慣……"

薩琳娜咬牙切齒:"圖薩丁,你有種!"

圖薩丁什麼也沒,只是扯動嘴角露出一個生硬的笑容,配上他那張蒼白的臉龐.這個笑容看起來真是讓人毛骨悚然.接近大魔導士級別的力量實在是太強大了,圖薩丁就只是站在走廊盡頭.就讓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股龐大的壓力.

躲在房間里的弓箭手根本不敢動,以他們的實力,偷襲偷襲嚇破了膽的傭兵還行,想要偷襲圖薩丁這種接近大魔導士級別的人物,那簡直跟找死沒什麼分別,人家隨隨便便一個魔法,就夠他們死上好幾次地了……

"圖薩丁魔導士……"薩琳娜眼睛轉了轉,還想再掙紮幾句.

"薩琳娜,你的話太多了."但圖薩丁卻根本不給他機會,就在薩琳娜剛要開口的同時,圖薩丁手中那根烏黑的法杖已經高高舉起,刹時之間就只覺一陣劇烈的魔法波動彌漫開來,法杖頂端的水晶散發出耀眼的光亮,將圖薩丁一張臉照得一片慘白.

幾乎就在圖薩丁法杖舉起的同時,房間里藏著的八個弓箭手也隨之動了.

他們不得不動,圖薩丁這種級別地魔法師,一旦讓他掌握了節奏,等待眾人的只能是死路一條.

一時之間只聽弓弦震動的聲音不絕于耳,一點點寒光在黑暗中綻放開來,耀眼得就如同夜空中的晚星一般.

"嗖!嗖!嗖!"尖銳的破空之聲接連不斷的響起,但隨之而來的,卻並不是利箭紮入身體的悶響,而是一陣"丁丁當當"仿佛金鐵交鳴一般的聲音,一支支利箭撕開空氣,卻遇上了一片白森森地骸骨,刹時之間就只見一陣火花四濺,金鐵交鳴之聲不絕于耳,在這密不透風地骸骨盾牆面前,先前鋒利無比的箭矢.竟是顯得如此地無力.

"亡靈法師!"一看那白森森地骸骨盾牆,連林立心頭都不由一緊,難怪這家伙身上的氣息這麼詭異,原來是尸巫的遠房親戚亡靈巫師!

這可是比恐龍更加罕見的職業……

舍棄了神秘知識,轉而向黑暗尋求力量,很少有魔法師願意干這種事.終日埋首于實驗室中,跟終日和亡靈生物打交道,這中間可是有著本質的區別,前者是受人敬仰,後者則是受人唾棄.

林立有些好奇,什麼樣的原因,才會讓一個人放棄元素投向黑暗?

可惜,圖薩丁暫時還不打算告訴他其中原因.

因為圖薩丁很忙,他正忙著吟唱咒語.

亡靈法師最大地一個特征.就是吟唱咒語的時間特別短.

聽上去又急又快,就仿佛尖叫一般.

只聽圖薩丁一聲尖叫,走廊上頓時就發出一聲悶響.羅德倒下的地方,突然之間一片鮮血與碎肉濺起,刹時間就吞沒了兩名剛從房間里出來的弓箭手,那一幕實在是太驚人了,血肉飛濺而起,就好象彈片般鑲進了弓箭手的身體,他們甚至連參加都沒來得及發出一聲,就已經被炸得仿佛蜂窩一般了.

"尸爆術!"就連林立都沒有想到,這家伙居然上來就下這樣的狠手.看樣子他要殺的不僅僅是薩琳娜,而是要將這旅店里的人全給殺光呀……

地上橫七豎八的躺了十幾具尸體,真要是來個連環尸爆術全炸開,別這走廊上地人,恐怕就連這旅店都會被他生生拆掉.

看來,這戲是看不下去了.

趁著一片血霧彌漫,遮住圖薩丁視線的機會,林立悄悄往後退了幾步,一只手慢慢取了背上掛著的十字狙擊弩.心里多多少少有些忐忑,自從穿越之後,這東西可有很長時間沒用了,可別在這關鍵時刻失手才好……

而另一邊地薩琳娜,也同時撿起了地上的長劍,渾身上下繚繞著一片銀色光焰,這是十級以上戰士特有的斗氣,用葛瑞安的話來,只有擁有斗氣的戰士.才算得上是一個真正的戰士.至于在這之前,他們只不過是一群空有蠻力的莽夫罷了.

斗氣所帶來的.不僅僅是戰斗力上的提升,同時還會大幅度增強戰士對各種魔法地抗性,象一些比較低級的魔法,甚至會直接被斗氣吸收,根本就無法對戰士造成任何傷害.

此時薩琳娜身上一片銀色斗氣繚繞,整個人就好象沐浴在月光下一般.鋒利的長劍化做一道銀色流光,瞬間就劈開了一大片白森森的骸骨.

面對薩琳娜的長劍,圖薩丁卻是連眼皮都沒抬一下,只見他手中法杖高高舉起,隨著一聲尖利刺耳的吟唱,幾具躺在血泊當中的尸體,突然之間就動了起來,雖然它們的動作看起來遲緩而又僵硬,但當它們站起來的時候,卻恰好堵住了薩琳娜劈開地缺口.

比起骸骨盾牆來,這兩具尸體無疑更加可怕.

也算薩琳娜見機得快,這兩具尸體剛剛站起,她就趕忙抽身急退.

緊跟著就"砰砰"兩聲悶響,兩具尸體就這麼在走廊中央炸了開來,飛濺而起的鮮血碎肉落在兩旁牆壁上,只聽"噠噠噠噠噠"的響個不停,那沉重的力道,讓所有人都只覺得一陣頭皮發麻.

站在尸體堆中的亡靈魔法師,就好象是口袋里裝滿了蠻牛之力藥劑的戰士一樣,同等級別之下,近乎不可戰勝.

更何況如今的薩琳娜獅鷲坐騎不在身邊,純比拼個人實力,她比起接近大魔導士級別的圖薩丁來,還有一段不的距離,這一記連環尸爆一出,薩琳娜頓時就被炸得飛了起來,若不是靠著銀色斗氣護身,光是這一記連環尸爆,就能要了她半條命.

漢克等人想上去幫忙,可還沒來得及沖上去,就已經遭遇了幾具尸體地阻攔,站在尸體堆中地亡靈魔法師實在是太可怕了,他可以隨意控制尸體進行戰斗,在需要的時候.還可以隨時將這些尸體炸開,當三四具尸體一起發出連環尸爆地時候,其威力恐怕不比魔導士級別的魔法遜色多少.

"看來這家伙還真想把旅店給拆了……"林立又悄悄的往後挪了幾步,確定四周沒有尸體之後,這才心的停下腳步,慢慢將背上的十字狙擊弩取了下來.往弩槽中填入了一根太陽尖刺.

一切准備妥當之後,林立要等的就只是一個機會了……

而這個機會也並沒有讓林立等得太久.

在又一次連環尸爆之後,機會就這麼突然出現了.

面對糾纏不休地薩琳娜,圖薩丁似乎是失去了耐心,他用一陣尖利的吟唱,同時控制著六具尸體,當這六具尸體搖搖晃晃的從地上站起來時,幾乎所有人都只覺得一陣頭皮發麻,這要是突然炸開.還不得把樓板炸掉?

然後他們就看見,六具尸體搖搖晃晃,將白銀之手眾人圍在了中央.

這一次.圖薩丁的咒語吟唱再不象先前那般快速.

畢竟是六具尸體的連環尸爆,就算是大魔導士級別的人物,也不可能在瞬間完成吟唱,從理論上來,一個亡靈魔法師確實可以控制無數亡靈大軍,但控制地亡靈生物越多,對精神力和魔力的要求也就越高,象幽影谷中那種成千上萬級別的戰斗,恐怕也只有那兩位恐怖的亡靈君主才能辦到.

從這個方面看來.林立倒是很適合亡靈魔法師這個職業……

以他在精神力和魔力上的先天優勢,只需要稍稍研究一下,就可以取得絕大多數亡靈魔法師一輩子也無法企及的成就.

當然,這得他願意才行……

追求力量的途徑很多,並不是一定要與亡靈生物為伍,才能夠換取強大力量的.

眼看著六具尸體越逼越近,幾乎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來.

圖薩丁地優勢實在是太大了……

如果這是一場勢均力敵的戰斗的話,他絕不敢想現在這樣同時控制六具尸體,但很可惜.此時雙方地力量根本就不在一個層面上,圖薩丁的實力接近大魔導士級別,而白銀之手這邊,最強的薩琳娜才不過十二級,在沒有獅鷲助戰的況下,她並不比羅德之流強上多少.

憑借著這種巨大的優勢,圖薩丁完全沒費什麼力氣,就用幾根骨矛,加上一面骸骨之牆.輕而易舉的將他們封住.想進進不得,想退退不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六具尸搖搖晃晃的走來,再眼睜睜的看著圖薩丁飛快地吟唱尸爆術的咒語.

圖薩丁的咒語吟唱聲越來越快,晶瑩的汗珠正從薩琳娜俏臉上滑落,剛才那一次連環尸爆,已經讓薩琳娜受了些傷,此時她手臂上一道口子正不停的往外淌血,滾燙的鮮血順著手臂滑落,滴在地板上發出"滴答滴答"的聲響……

但薩琳娜卻根本不管,只是緊緊握住手中的長劍,一次又一次的劈砍著前方骨牆.

這種感覺,就好象是一只螞蟻正在撕咬大象.

那種近乎徒勞地努力,讓人看了忍不住一陣心酸.

"喀!喀!喀……"

劍刃劈砍在骨牆上時,發出一陣陣單調而又枯燥的聲音.

薩琳娜的努力,可以是近乎徒勞,雙方實力差距太大,圖薩丁隨手放出的骨牆,就足以將她牢牢的困住,等她劈開那足有一米厚的骨牆時,圖薩丁的尸爆術恐怕早就已經放出來了.

但薩琳娜仍不肯放棄,只見她牙關緊咬,在一片銀色斗氣包裹之下,一次又一次的沖擊著.

此時的薩琳娜,就好象是撲向烈火地飛蛾一般,幾乎沒一次沖擊,都會被那厚厚地骨牆撞得頭破血流,但薩琳娜卻象是沒有感覺一樣,隨手拭去額頭上的血跡,就又彎腰劍起長劍,開始新一輪地沖擊.

一次,兩次,三次……

就連林立都沒有先到,這個看起來有些古怪的美女團長,性格竟是如此的堅韌,望著那個略顯單薄的身影.林立心里竟沒來由的生出一絲敬意,薩琳娜正以自己的方式,向所有人完美詮釋出"堅持"這個詞語的真正含義.

隨著薩琳娜地一次次沖擊,圖薩丁的咒語吟唱聲也漸漸變得高亢,尖利而又刺耳,甚至還隱隱帶著幾分嘶啞.聽上去就好象從地獄深處傳來,讓每一個人都不禁毛骨悚然.

濃濃的死亡氣息正在瘋狂湧動,一股仿佛實質般的黑色霧氣漸漸彌漫開來,原本明亮的走廊上,竟是忽然之間變得伸手不見無指.

隨著這一片黑色霧氣彌漫而起,所有人的心都不約而同地沉了下去,白銀之手的人都知道,烏云密布之後,必定是傾盆大雨……

他們甚至已經看見.圖薩丁正慢慢的舉起法杖.

但就在這個時候,那流暢的咒語吟唱聲,卻突然之間就中斷了.這種感覺,就好象一個人正放聲歌唱的時候,卻突然被人掐住了喉嚨一樣.

白銀之手的人呆住了,圖薩丁也同樣呆住了……

所不同的是,圖薩丁比其他人更清楚,自己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這是魔力反饋!

圖薩丁那張蒼白的臉上,第一次露出了驚愕的神色.

自己可是十四級地魔導士,能夠用魔力反饋對付自己的人,至少也應該擁有十二級以上的實力才對.

這才是圖薩丁百思不得其解地地方.

這走廊上面一共就那麼幾個活人.不是戰士就是弓箭手,又從哪里跑出一個十二級以上的魔導士來?

但疑惑歸疑惑,圖薩丁畢竟是接近大魔導士級別的人物,就算是在突然中了一個魔力反饋的況下,他仍然能夠繼續保持冷靜,因為他知道,這個魔力反饋影響不了自己.

就算房間里藏著一個十二級以上的魔導士,就算自己中了一個魔力反饋,可那又怎麼樣?先前撐起的骸骨之牆.完全可以為自己爭取到足夠的時間,只要等魔力反饋的效果一過,自己立刻就可以重新掌握戰斗節奏.

沒什麼,這只是一點的波折.

圖薩丁這樣告訴自己……

但僅僅是一瞬間之後,他就發現這不僅僅是一點地波折.

就在魔力中斷的瞬間,圖薩丁突然感覺到,一股龐大無比的神聖力量正向自己湧來.

這一下,圖薩丁臉上的神色終于變了,從驚訝到震驚.再從震驚到絕望.加起來才不過一瞬間的事,自從選擇亡靈魔法師這個職業之後.圖薩丁臉上的表恐怕還從來沒象今天這麼精彩過……

"嘶!"

隨著一陣尖銳的破空之聲,一縷銀光瞬間撕開了濃濃的黑霧,厚厚的骸骨之強在這點銀光面前,就好象是一層薄薄地輕紗一樣,只是輕輕一捅就被徹底洞開.

跟著,就上一片血光濺起……

"這不可能!"圖薩丁一聲慘叫,聽上去就如同夜梟啼哭般淒厲.

太陽尖刺從前胸射入,從後背透出,的一根弩矢,卻在圖薩丁胸口留下一個足有碗口大的血洞,即便是象圖薩丁這種鮮血近乎干涸的半亡靈生物,在胸口被洞開這麼大一道口子時,也是頓時就鮮血噴湧而出,雖然看上去並不怎麼洶湧也不怎麼澎湃……

絕望的表在圖薩丁臉上僵住了,只見他搖搖晃晃的往後退了幾步,象是想要伸手捂住傷口,可那麼大一個傷口,又豈是一只枯瘦如柴的手掌所能捂住的?鮮血"撲撲撲"的往外流淌,圖薩丁只能低下頭來,想要看清究竟是什麼東西殺了自己.

在看清楚那半截太陽尖刺之後,圖薩丁臉上那絕望地表,仿佛在突然之間松弛下來,取而代之地是一種恍然大悟的神色.

"原來……原來是你……"

完這句話之後,這位比恐龍還要稀有地亡靈魔法師,就這麼直挺挺的倒在了地板上,在太陽尖刺蘊涵的神聖力量淨化下,他的尸體就好象是著了火一般,在片刻之間就被燒了個干乾淨淨.

走廊上靜得驚人,所有人都呆呆的站在那里,包括正緊緊握住長劍的薩琳娜.

在圖薩丁放出尸爆術的瞬間,幾乎所有人都以為這次真的是死定了,卻沒想到事竟會在最後來個峰回路轉,還沒等他們弄明白,這究竟是怎麼回事的時候,強大無比的亡靈魔法師,就這麼突然之間被化成了一團灰燼,只是被風一吹,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毫無征兆毫無理由,感覺就好象一個心髒病患者,正著著話,就突然倒在了地上……

這實在是太詭異了……

薩琳娜慢慢回過頭來,望向走廊的盡頭,在靠近窗戶的位置,一個身穿色皮甲的家伙,正手握一把十字狙擊弩,在那很是心虛的問了一句:"他不會再活過來了吧?"




上篇:第一百七十二章 你騙我    下篇:第一百七十四章 神秘任務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