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第一百五十六章 奧術壁壘   
  
第一百五十六章 奧術壁壘

第一百五十六章 奧術壁壘



林立狠狠的揉著眼睛,想要看得更清楚一些.

真的不是自己眼花.

沒了,全都沒了……

無論是元素護盾上泛起的七彩光芒,還是源火護盾上繚繞的四枚火球,全都在忽然之間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這太假了吧……"林立怔怔的望著麥德林,一時之間目光已是有些發直.

麥德林可是接近傳奇級別的人物,他同時撐起的元素源火兩個護盾,幾乎可以無視一切大魔導士級別的攻擊,林立甚至覺得,就算是安度因奧德文這樣的人物親自出手,都不一定能在瞬間破開這兩個護盾.

可眼前的一切,卻又是如此真實.

的的確確有人在一瞬間內,就將這兩個護盾給破開了.

而那個人,就是林立自己……

林立徹底瘋掉了,他怎麼也不敢相信,這一切竟然是真的.

那可是源火護盾,只有在突破大魔導士境界之後,才能夠擁有的專精護盾,直接運用元素本源的力量,其防禦力之強,已經到了近乎變態的地步,更何況除了源火護盾之外,麥德林身上還覆蓋著一層元素護盾.

同時破開這兩個護盾.幾乎也就意味著.自己在剛剛地一瞬間里.甚至有機會威脅到一位接近傳奇級別地人物.

毫無疑問.讓自己破開兩個護盾地.正是手上地龍眼寶石.

"這是真地?"

"媽地.廢話……"老頭沒好氣地罵了一句粗話.他剛才真是被嚇到了.麥德林怎麼也沒想到.這塊龍眼寶石里蘊藏著地.居然是這麼一個變態地法術.

"這怎麼可能……"盡管已經隱隱猜到了一些什麼.但此時聽麥德林親口承認.林立仍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剛才.它真地破開了您地兩個護盾?"

"不.不能這麼."麥德林搖了搖頭.神色間有些猶豫:"剛才那種況.用中斷來形容.可能會更恰當一些……"

"為什麼是中斷?"

"這里面地原因比較複雜,想要把它搞清楚的話.你首先要知道一件事."

林立不由一愣:"什麼事?"

"這件事就是……媽的,你子實在是太走運了!"老頭憤憤的罵了一句粗話,這才又繼續了起來:"你知不知道,這塊龍眼寶石里蘊藏的是一個什麼法術?"

"不知道……"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個法術應該叫做奧術壁壘,一個已經失傳一千二百年地十五級法術……"

"猜猜,它究竟有多厲害."

"我怎麼猜得到……"林立很麻木的搖了搖頭,他突然發現在這一天里面,自己搖頭的時間.竟然比以前一個月加起來都多.

老頭笑了笑,才有繼續起來:"這個法術強就強在,它可以在一瞬間內切斷魔力.從某種程度上來,它跟魔力反饋有一些相似之處,只不過魔力反饋通過壓制來實現,在中斷施法的同時,還可以帶來一定程度的禁魔效果,而奧術壁壘卻是通過切斷魔力來實現,不會產生禁魔效果,只能短暫的切斷魔力流通."

"那不是等于又一個魔力反饋?"

"錯!"麥德林搖了搖頭:"這兩個法術之間,有著一個最明顯的差別.那就是魔力反饋可以打斷咒語吟唱,而奧術壁壘則頂多可以延長咒語吟唱時間,它的真正用處,是用來針對引導類法術和半引導類法術的."

林立點了點頭,這一次他倒是聽明白了.

所謂地引導類法術,指的就是那些在施法過程中,需要持續保持魔力輸出的法術,比如奧術飛彈一共十二枚,在放出這十二枚奧術飛彈地過程中.需要始終保持施法狀態,一旦中斷的話,就無法將十二枚奧術飛彈盡數放出.

而半引導類法術,則指的是象元素護盾這種,不需要保持施法狀態,也不需要用精神力進行引導,在使用半引導類法術的時候,施法者需要持續提供魔力,如果魔力輸出中斷的話.元素護盾自然也就不存在了.

"那是不是也就意味著.我在以後的戰斗中,可以隨意中斷任何人的魔力.從而達到破開魔法護盾的效果?"

"不不不……你又錯了."麥德林又搖了搖頭.

"啊?"

"奧術壁壘可不是這麼用的,首先你必須要搞清楚,奧術壁壘不是魔力反饋,它地持續時間太短,而且還不會產生禁魔效果,魔力被中斷之後,也只需要一瞬間就會恢複,在這一瞬間里你能干些什麼?別吟唱咒語,搞不好你連一個瞬發法術都不一定放得出來."

"那這個奧術壁壘有意義嗎?"

"在黑暗年代的時候,奧術壁壘可是每一個魔法軍團成員都必須掌握的法術,你可不要看了這一瞬間的中斷,在當初那場戰爭里,可是很少有人敢在魔法軍團成員面前放出引導類法術的,知道這是為什麼嗎?就是因為奧術壁壘的存在!"

"有這麼誇張?"林立皺了皺眉頭,老實,他真有些不太相信,如果真象麥德林所,這個效果只能持續一瞬間,那就算中斷引導類法術有什麼意義?

"蠢貨!"麥德林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你難道不知道,施法中斷會帶來魔力反噬的嗎?"

被麥德林這麼一罵,林立這才突然想起,強行中斷施法,可是會帶來魔力反噬的,特別是一些引導類法術,因為要始終保持專注施法狀態,一旦被中斷地話,還很可能會帶來精神力混亂效果.

魔法師之間的戰斗瞬息萬變,絕對容不下一絲一毫的失誤,只需要一次魔力反噬.立刻就會讓勝負顛倒,更何況還可能產生精神力混亂效果,這可比魔力反噬厲害多了,輕則導致魔力失控,重則造成精神分裂.

"所以,子……你這次真的是走運了.好好把這東西收起來,要是用得恰當的話,你可能連大魔導士都有機會擊敗."在談話的最後,麥德林用這樣一句話做出了總結.

"恩."林立點了點頭,心的將龍眼寶石放進口袋.

"知道你有了這東西,老子也放心多了……"麥德林一邊著,一邊打開了緊閉地房門,從法術測試大廳出來的時候,麥德林一張老臉之上.已是堆滿了幸災樂禍地笑容:"至少達利安那家伙,你是用不著再擔心了,他最喜歡用地就是引導類法術.到時候……你可以用這塊寶石,給他一個大大的驚喜,媽地,老子看這白癡不爽很久了,如果他真來找你麻煩,你千萬別給我面子,能揍多狠就揍多狠,老子倒要看看,被一個魔導士揍了之後.他還有沒有臉在奧蘭納呆下去……"

達利安呆不呆得下去還不知道,但有一個人,卻是真地快呆不下去了.

他的名字叫馬迪亞斯……

最近這十來天,林立天天都往全知高塔跑,今天雖然沒去,但同樣是忙得不可開交,以至于他甚至都沒有注意到,自己那天在公會大廳里消遣馬迪亞斯的話,已經漸漸在奧蘭納魔法公會里傳開了……

"告訴你一個秘密……"

"什麼秘密?"

"日出城公會的馬迪亞斯知道嗎?我聽人.他好象是個陽痿哦!"

"我靠!這麼刺激?"

"是啊是啊,真是可憐了維爾海姆大人,好不容易生個兒子,居然是個陽痿……"

"哎,真是人間慘劇……"

"這個秘密我可只跟你一個人過,你可千萬得幫我保守住,絕對不能再告訴其他人了!"

"恩,沒問題."

"什麼秘密?"

"日出城公會的馬迪亞斯知道嗎?我聽人,他好象只喜歡男人不喜歡女人哦!"

"我靠!這麼刺激?"

"是啊是啊.真是可憐了維爾海姆大人.好不容易生個兒子,居然只喜歡男人不喜歡女人……""哎.真是人間慘劇……"

"這個秘密我可只跟你一個人過,我答應過別人要保密的,你可千萬不能再告訴其他人了!"

"恩,沒問題."

流這種東西,其實就跟瘟疫是一樣的,傳播得總是越來越快,越來越厲害,從陽痿到只喜歡男人不喜歡女人,再到花柳纏身渾身惡臭,如此複雜的演變過程,也才不過用了四五天的時間,而且看上去,似乎還真有越演越烈地趨勢……

至于流的真實性,已經沒有人願意去關心了.

事實上,誰都知道這是假的,但對于他們來,流地真假其實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在傳播流的過程當中,可以獲得某種滿足與快感.

于是,馬迪亞斯就這麼倒黴了……

"該死!該死!該死!該死!"馬迪亞斯一張臉,黑得就好象鍋底一樣,他正拼命的砸著東西發泄,房間里能砸的東西,都已經被他給砸得差不多了,但馬迪亞斯心頭的怒火,卻是越燃越旺……

如果可能的話,他真想馬上把那個加洛斯鄉巴佬給抓來,用盡最殘酷的手段,折磨他十天十夜,讓他在流盡最後一滴血之後,才在無窮無盡的痛苦當中死去!

都是因為這個該死地家伙,自己才會淪為眾人口中的笑柄,聽聽他們都在些什麼……馬迪亞斯最近雖然一直在養傷,但公會里流傳的笑話,卻是一句不漏的傳進了他耳朵里,每天聽著別人議論紛紛,馬迪亞斯只覺得心里就象針紮著一樣難受.

這種日子,他一天也過不下去了.

那個加洛斯鄉巴佬,必須為他所做的一切付出代價!

馬迪亞斯猛的打開房門,拖著兩條尚未完全恢複的傷腿.就打算去找那個該死的家伙,可是房門才剛剛打開,馬迪亞斯就看見一個身穿黑色法袍的身影站在門外.

"馬迪亞斯,你干什麼?"

"霍倫導師,我……我……"馬迪亞斯一下呆住了,結結巴巴地"我"了幾次.才終于是"我"出句話來:"我想出去走走……"

"走走?"霍倫看了他一眼,方方正正的臉上露出一絲冷笑:"怕是去找那個叫費雷的加洛斯魔法師去吧?"

被霍倫一句話揭穿,馬迪亞斯多少有些心虛,一直以來,霍倫導師給他帶來的,都是一種高深莫測的感覺,馬迪亞斯很怕他,也很尊敬他.

"好吧,你要去就去……"

"啊?"馬迪亞斯猛的一愣.

"不過我告訴你.馬迪亞斯,如果你這次再被人打斷四肢,可別指望我再拿出斷續藥劑救你.更別指望我會去幫你出氣,你最好想明白了."

"可是……霍倫導師……"

"可是什麼?"霍倫看了他一眼,方方正正地臉上依舊神色平靜,看不出究竟是什麼心.

"可是我忍不了這口氣!"

"那又怎麼樣?"霍倫一聲冷笑,一雙眼睛緊緊盯著馬迪亞斯:"你忍不了這口氣,又能把他怎麼樣?難道你以為,你真的是人家的對手?"

"我……我上次只是一時大意……"盡管霍倫地目光讓他有些緊張,但馬迪亞斯仍是毫不退讓.

在躺在病床上地這十幾天里,他已經反反複複的想過了.當初那一場戰斗地關鍵,也漸漸被他摸索了出來.

在這個世界上,是絕對不可能有任何人,能在沒有魔法護盾的況下,硬生生承受一個燃燒火球轟擊的,就算是傳奇法師也不可能,這根本就不是肉體力量可以承受地東西,除非……除非那個叫費雷的家伙身上,帶著某件魔法裝備……

馬迪亞斯甚至可以猜到.這件魔法裝備的用處,多半就是會產生一個類似魔法護盾地效果,而自己當時轟出的燃燒火球,必然就是被這件魔法裝備給擋住了.

這一點相當重要……

擋住燃燒火球的是魔法裝備,而不是那個家伙本身的實力.

馬迪亞斯相信自己不會看錯,那個加洛斯鄉巴佬的自身實力,絕對不會超過七級,就算他在過去十幾天里有了新的突破,現在的實力也絕不會超過十級.只要摸清了對手的真正實力.以自己十二級魔導士的力量,又怎麼可能再犯當初地錯誤?

也正因為這樣.馬迪亞斯才始終搞不明白,為什麼霍倫導師要讓自己忍耐.

忍耐忍耐……不知道要忍到什麼時候……

"一時大意?哈哈哈……"馬迪亞斯的話落入耳中,霍倫卻好象是聽見了什麼好笑的笑話一樣,在那笑得連腰都直不起來了,一個人笑了好半晌之後,霍倫才一臉諷刺的對馬迪亞斯道:"你應該感謝你的大意……"

"霍倫導師,這是為什麼?"馬迪亞斯被笑得有些心虛.

"為什麼?"霍倫看了他一眼,臉上笑容依舊充滿諷刺:"馬迪亞斯,你不會真的這麼天真吧?難道你真的以為,那個叫費雷的加洛斯魔法師,只有七級的實力?"

"難道不是?"

"馬迪亞斯,你真是天真得讓我想笑……"霍倫一臉諷刺地笑著,一直笑得馬迪亞斯都有些心虛的時候,他才聳了聳肩膀,有些無所謂的道:"好吧好吧,馬迪亞斯,就當他是一個七級魔法師,可是那又怎麼樣?難道你以為,麥德林會讓你傷害他的弟子?"到這里的時候,別馬迪亞斯,就連霍倫自己都不由有些氣餒,有一件事他沒有告訴馬迪亞斯,因為他擔心這話會徹底把他嚇壞.

那個所謂的七級魔法師背後,站著的可不僅僅是一個麥德林,另外還有一個叫做安度因的傳奇法師……

那天從噩夢山脈上回來之後,霍倫什麼也沒跟人,也禁止了一起去的兩個試煉魔法師再討論那天地事,為了麻痹麥德林,他甚至假裝忘記了那件事,但在霍輪心里,卻是什麼都記得清清楚楚,傷害巴瑟羅爾地人必須付出代價!

霍倫只是在隱忍……

霍倫知道,自己犯了一個錯誤.

這個錯誤就跟馬迪亞斯一樣,都低估了那個叫費雷的加洛斯魔法師.

當時,霍倫覺得這只不過是一個七級魔法師,沒必要用什麼陰謀詭計,他甚至覺得,就算是麥德林就在眼前,也絕對不會因為一個低級魔法師跟自己鬧翻,以至于在噩夢山脈上地時候,霍倫甚至都不屑用什麼陰謀,只是象征性的套上傷害同僚的罪名,就打算強行將他帶會公會地牢.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費雷竟然能引得安度因出手相助,而且從之後的發展看來,兩人的關系竟是深得嚇人,甚至已經超越了師徒的范疇.

為此,霍倫反省了很久很久.安度因的存在,讓霍倫有一種束手束腳的感覺,他不可能在直接對付那個費雷,就算是對付,也絕對不能讓安度因知道,這件事跟自己有關.

那天從噩夢山脈回來之後,安度因就讓麥德林帶來了一句話.

"你動費雷一根指頭,我就把巴瑟羅爾的手砍下來."

霍倫知道,安度因確實有這個實力,在沒有得到父親支持之前,他還不敢激怒安度因,所以他只能裝做什麼都沒有發生.

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就把這件事給忘了,事實上霍倫什麼也沒忘,他只是把想法藏得更深而已.

霍倫很快就有了主意,因為他突然想起,那個叫費雷的家伙,不但打傷過巴瑟羅爾,還打傷了自己的弟子馬迪亞斯!

馬迪亞斯可不是一般人,只要自己願意的話,可以在他的身份上做出很大的文章來……

"算了……馬迪亞斯,如果你真想出這口氣的話,就應該老老實實的聽我安排,而不是自作聰明的去在好那個費雷."霍倫完之後,就轉身出了馬迪亞斯的房間,這件事,他早就已經有了完整的計劃,只要馬迪亞斯不自作聰明,他很快就能讓那個費雷倒黴,至于究竟是什麼計劃,可就沒必要告訴馬迪亞斯了,到底他只是一枚棋子,棋子是不需要知道太多東西的……

終于成功的把更新時間提前了,撒花慶祝!




上篇:第一百五十五章 源火護盾    下篇:第一百五十七章 虛空法袍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