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第一百三十三章 刁難   
  
第一百三十三章 刁難

第一百三十三章 刁難



回奧蘭納的路上,林立一直緊緊的握著那塊水晶,他臉上的表,與白天的希恩一般無二,都是一樣的精神恍惚,一樣的心不在焉,就連走在那崎嶇的山路上,也只覺得腳下軟綿綿的,就好象是踩著棉花一樣.

這一晚上的經曆,就好象是做夢一樣,巨大的永睆諈鷵q脈,三塊駭人聽聞的極品寶石,再加上這一塊連夢魘都能吃掉的詭異水晶,光是想想都讓人覺得不太真實.

以至于林立離開的時候,甚至都沒注意到,那個本該逃走的金發青年,此時卻是一臉煞白的站在營地里,豆大的汗水從額頭上落下,連耳邊的金發都被汗水打濕了,望向森林中的目光,就好象看見了最恐怖的怪物,渾身上下都嚇得發抖……

他沒法不害怕……

他帶著手下一團人,跟夢魘戰斗了大半個晚上,這一頭十八級魔獸的力量,他又怎麼可能不清楚?那可是媲美傳奇級別的生物,若不是今晚聖器在手,就算再多十倍的冒險者,也不敢去挑釁夢魘的威嚴.

可就是這樣一頭魔獸,卻幾乎是在撞上那個年輕魔法師的瞬間,就突然消失了,這是何等恐怖的力量?

這樣一位實力恐怖的人物,若是誤認為自己有敵意的話,在場三十幾個冒險者,又有誰能夠活著回到奧蘭納?

如果可能的話,他願意對天發誓,這一切只是巧合,自己絕沒有一點敵意!

最後時刻扔出聖器,本就是戰斗計劃的一部分,為的就是吸引夢魘的注意力.為整個傭兵團隊爭取到寶貴的逃生時間,在營地另一方地懸崖下,傭兵團早就准備好了四十條繩梯,只需要片刻的喘息時間,就可以讓幸存冒險者逃出生天.

但是……

金發青年萬萬沒有想到,森林里居然還藏著一個年輕魔法師.

在發現那個年輕魔法師的瞬間.金發青年就知道糟糕了,夢魘一旦沖過去,沒有任何人能夠抵擋.暴怒的夢魘,會將一切活著的生物都撕成碎片,別這麼一個年輕魔法師,就算是一個大魔導士,也不一定能逃出生天.

無緣無故害死一個人,金發青年心里.多多少少還是有些內疚.

可是緊接著.他就突然發現,夢魘消失了!

既不是被殺死,也不是被擊敗,而是突然之間就消失了……

幻覺,這一定是幻覺!

金發青年死也不信,他狠狠的揉了揉眼睛!

沒錯.真地是消失了……

聖器還安安靜靜的躺在草地上,那個年輕魔法師也還站在那里,但那頭恐怖的夢魘,卻在刹那之間,就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

震驚已不足以形容他地心,望著夢魘消失的地方,金發青年足足傻了一分鍾之久.

然後……

他才突然意識到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自己剛剛的舉動,簡直可以用愚蠢來形容,不管換了什麼人來看.恐怕都會被當成故意挑釁.

雖然金發青年知道.這真的只是一場意外,但是他更知道.象這種實力強到令人發指的人物,是沒心聽自己解釋地,安瑞爾就是這樣一個強者為尊地世界,擁有了足夠的實力,才能夠擁有話的資格.

一個十二級戰士,在這樣的超級強者眼中,就象是一只螞蟻一樣,他只需要一個指頭就能摁死自己,在這個世界上,又有誰會去聽一只螞蟻解釋什麼?

在這一刻,金發青年真是嚇得連心跳都停止了,豆大的汗水滴答滴答的從額頭上落下來,渾身上下都已經被冷汗浸濕,看上去就好象剛剛從水里撈出來一樣,一張白皙英俊地臉上,充滿了絕望的表,他膽戰心驚的望著森林里的超級強者,等待他做出最後的審判,所有人的生死,全在他一念之間……

短短兩分鍾的時間,在金發青年感覺,卻好象是一年那麼久,恐懼與絕望充斥在他心里,那種等死的感覺,就好象正被一頭怪物一點一點的啃噬,自己卻偏偏無能為力一樣.度日如年地等待,最後等來地,是對方轉身離去……

金發青年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這位超級強者竟然會這樣放過自己.

當對方地身影徹底消失在森林中的那一刻,那種如釋重負的感覺,讓金發青年整個人都虛脫了,渾身上下再也提不起一絲力氣,連抹一抹額頭上的汗水都辦不到,他就這麼怔怔的站在那里,用呆滯的目光望著幽暗的森林……

而這一切,林立自然是不會知道的.

當他回到奧蘭納的時候,已經是深夜時分了,為了走進奧蘭納魔法公會的大門,他還狠狠的費了一番周折.

林立還沒走進大門,就被兩位守夜魔法師給攔住了……

沒辦法,這里畢竟不是加洛斯,沒人知道費雷是誰,更沒人知道他是什麼身份,在公會大門外打了半晚上呵欠的兩位守夜魔法師只知道,這里是奧蘭納魔法公會,整個法蘭王國的魔法中心,任何人想進入公會,都必須接受必要的盤問.

至于什麼樣的盤問……這就必須由對方的身份來決定了.

而很不幸的是,林立的身份,正好是最該被仔細盤問的那一類.

年輕的試煉魔法師,而且還是從加洛斯那個鄉下地方來的,誰都知道,這是一個魔法天才,同時還沒什麼背景.

在奧蘭納魔法公會,有很多地位尷尬的邊緣人,他們擺脫了魔法學徒的身份.卻很難再有多少提升,也許窮盡一生的時間,他們的實力都將永遠停在五級,于是大多數時候,他們都會被派去從事各種雜役——比如守夜.

沒有人喜歡守夜,每天晚上站在大門外吹著冷風.只要是人心里就會有些怨念,有了怨念自然就需要發泄,于是刁難晚歸地魔法師.就成了他們最好的娛樂,而且這種娛樂,通常還能帶來一些好處,為了早點回去睡一覺,魔法師們通常不會吝嗇,也許是幾句奉承.也許是一點禮物……

當然——公會里那些高高在上的魔導士.他們自然是不敢去刁難的,惹怒了這些瘟神,自己以後也不用守夜了,一個魔法下來就得被轟去守墓地.

他們刁難的對象,一般都是公會里的低級魔法師,這些人地位同樣不高.只要擺出公事公辦地態度,再稍稍暗示一下,最後多半都能撈到一些好處.

而除了這些低級魔法師之外,他們最喜歡刁難的,其實還是林立這種,從其他公會來的試煉魔法師,特別是這一次,來地全是年紀輕輕的天才,而且在奧蘭納也沒什麼背景.

這是一種很複雜的心理.妒忌心與優越感兼而有之.他們妒忌對方的天賦,卻又瞧不起他們的公會.除了奧蘭納魔法公會之外,其他公會只能是鄉下公會……

"叫什麼名字?"負責盤問林立的,是一名中年魔法師,看上去五十多歲,長得又高又瘦,身穿一件黑袍站在公會大廳門外,看上去就好象一根黑色地竹竿.

"費雷."

"從什麼地方來地?"

"加洛斯."

"來干什麼?"

"參加試煉."

"為什麼這麼晚回來?"

"處理了一些私事."

林立微微皺了皺眉頭,本來就睡眠不足,再加上這一天折騰下來,就算是鐵人也頂不住了,好不容易回到公會,想要回去好好的補個覺,卻沒想到被這家伙給纏上了,翻來覆去都是問些無聊問題,隨便換了誰來只怕都有些火大.

只不過對方又是公事公辦的態度,林立心里雖然有些火大,臉上卻也沒有表露出來,只是耐著性子,又回答了幾個無聊的問題.

"恩……"中年魔法師翻了翻公會記錄,確實有一個試煉魔法師叫費雷,也是從加洛斯來的,只不過……他今晚出去的時候,似乎沒在公會備案……

這個發現,讓中年魔法師眼前一亮,沒有備案,也就屬于未經試煉導師同意私出公會,再加上又回來得這麼晚,這樣地對象不好好刁難,自己這十幾年夜可就算是白守了.

中年魔法師的臉板了起來,他盡量讓自己的表顯得更加威嚴一些:"從加洛斯公會來的費雷是嗎?剛才我已經看過公會記錄了,上面可沒有你的外出記錄,對于這件事,你有什麼解釋?"

"我……"

林立張了張嘴,正想解釋一下,那中年魔法師卻又話了,語氣中透著一股讓人厭惡的老氣橫秋:"試煉魔法師私自外出,已經嚴重違反了試煉規則,而且你還混到這麼晚才回來,看來奧蘭納的夜生活,已經讓你迷失了……鄉下公會就是鄉下公會,居然會教出你這麼不懂規矩的子."

"我告訴你,如果沒有一個合理解釋的話,我想我會把這件事通報給你地試煉導師."在這句話地時候,中年魔法師將"解釋"兩個字,咬得特別的重……

"哦……"林立點了點頭,一下明白過來了,還以為是公事公辦,原來是索要賄賂,一聽這句話,林立地臉色也冷了下來:"沒什麼可解釋的,你有什麼問題,可以去問我的試煉導師,他叫麥德林."

"你……"中年魔法師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從鄉下公會來的子,態度居然如此蠻橫,試煉魔法師他見得多了,隨便拿出一個來,背景都要被加洛斯魔法公會深多了,那是什麼地方?法蘭最偏僻最落魄的魔法公會.據前幾年還被幾個魔法家族騎在頭上,從那里出來的鄉下子,居然還敢跟自己吹胡子瞪眼?

雙方已經撕破臉皮,中年魔法師也不要什麼賄賂了,他決定給這個子一點顏色看看,恨恨的看了林立一眼之後.咬牙切齒的擠出幾個字來:"好,我會去問地!"

事來也巧……

他還沒來得及去問,麥德林倒是自己出來了.

"怎麼還沒回來……"林立一去就是大半個晚上.差點沒把麥德林的心髒病給急出來,他現在真是後悔死了,早知道就不該把人交給安度因的,弄得這一晚上提心吊膽,生怕這子出了點什麼意外,他可是魔法公會唯一的希望.萬一出了點什麼事.自己難道還能再生個中級鐵匠出來應付賭約?

兩人走了之後,麥德林真是越想越怕,短短幾個時,就已經出來看了好幾十次了,這一個晚上下來,真是連頭發都多白了幾根.

"媽的.安度因這老王八蛋……"麥德林走下台階,正想往街角張望一番,卻突然看見,台階下一名年輕魔法師,正笑咪咪的望著自己,那件又破又舊地法師袍,此時看上去竟是異常親切,剛剛罵到一半的話,頓時卡在了喉嚨里面……

這子.總算是回來了……

"麥德林先生……"林立與那名守夜魔法師.幾乎是不約而同的喊了一聲.

但現在地麥德林,又哪還有心思關心一個守夜魔法師?只見他如釋重負的出了口氣.喋喋不休的就數落開了:"你子還知道回來?再過半個時,老子都想上噩夢山脈找人了……"

"我也不想的,可是路上出了點意外……"林立帶著一臉的無精打采,完之後又掩嘴打了個呵欠,他實在是困得不行了:"具體況我明天再向您解釋,我現在得先回去睡個覺,不然明天的試煉任務怕是有麻煩……"

"還試煉個屁!"麥德林翻了個白眼,氣急敗壞地罵道:"就你現在這個狀態,把你丟進魔獸堆里你都能睡著,趕緊滾回去睡覺,試煉任務等下午睡醒再,到時候我會親自過來叫你起床."

"哦……"

林立點了點頭,也不再繼續羅嗦,帶著同樣呵欠連連地希恩,從那目瞪口呆的中年魔法師身旁掠過,兩人沿著台階就進了公會大廳.

目送兩人背影遠去,麥德林這才長長的出了口氣……這一晚上折騰得,真是頭發都多白了幾根.

親眼目睹這詭異的一幕,那中年魔法師真是連腸子都悔青了.

自己眼中沒什麼背景的鄉下魔法師,卻是連麥德林先生都要出門迎接的人物……

在奧蘭納魔法公會十幾年,他又怎麼會不知道,麥德林先生是什麼性格,那可是連奧德文會長都敢當面頂撞地人物,這十幾年的時間里,他還從來沒見麥德林先生象今天這麼溫和過,聽聽他們剛才的對話,為了讓那個年輕魔法師好好睡上一覺,麥德林先生甚至不惜了推遲試煉時間!

一時之間,中年魔法師只覺得頭皮發麻.

完了完了,下這搞不好真要去守墓地了……

還好整件事麥德林並不知,他出來的比較晚,並沒有看見守夜魔法師的刁難,更不知道自己等了大半晚上的人,竟差點被這家伙攔在門外進不了公會大廳,不然的話……以麥德林的性格,後果還真是難以想象.

因為心不錯的緣故,麥德林在回公會大廳之前,甚至還特意勉勵了中年魔法師幾句.

聽著這幾句勉勵地話,中年魔法師只覺得兩腳發軟,冷汗一陣接著一陣,連話地聲音都有些發抖……

好不容易撐到麥德林離開,中年魔法師終于是撐不住了,軟軟的就坐到了地上,就好象一灘爛泥一般.

林立把希恩帶到住處,然後就不由頭疼起來.

希恩地鼾聲他是領教過的,自己倒是無所謂,反正這一天折騰下來早就累得不行,一會睡下去估計連打雷都不一定能吵醒,可是兩位室友可就有些無辜了,希恩的鼾聲一響,他們今晚多半就別想睡了……

站在門外猶豫了一下,也想不出太好的辦法,只能讓希恩克制一下,先把今晚熬過去再,等明天再幫他想想其他辦法.

打定主意之後,林立這才掏出鑰匙,輕手輕腳的打開房門.

"費雷,你子可算回來了!"誰知道才剛進客廳,就聽見馬森的聲音從房里傳來.

"真對不起,吵到你了馬森大哥."林立有點不好意思,打開房門的時候輕手輕腳,本來就是為了不吵醒兩人,卻沒想到已經輕成這樣,卻還是把馬森給吵醒了.

"我根本就沒睡……"馬森從房間里出來的時候,果然連法師袍都沒脫,一張臉上的表,居然還顯得很有精神,只見他又指了指隔壁,笑得有些猥瑣:"我估計,那家伙也沒睡,不信你過去看看……"

"費雷回來了?"馬森話音剛落,就看見歐靈的房門打開了.

"恩,回來了."林立點了點頭,神色間卻是充滿了疑惑,這兩個家伙干什麼呢,大半夜的不好好睡覺,在房里搞什麼機……

"費雷,聽你把達利安大魔導士的侄子給揍了?"馬森連看都沒看歐靈一眼,自顧自的就湊到了林立身邊,一張臉上的笑容,顯得無比八卦.

"你怎麼知道?"

"嘿……我聽別人的,到底怎麼樣,是不是真的揍了?"

"恩."這種事,倒也沒什麼好隱瞞的,林立點了點頭,大大方方的就認了:"我陪他練習了一下魔法."

"……"馬森翻了個白眼,心想那個叫馬德雷的家伙,老子又不是沒見過,七級實力而已,比我都差了十萬八千里,你個怪物跑去跟他練習魔法,這不是成心把人往棺材里送麼……

"這兩天心點."歐靈的話不多,但其中的關心,卻是誰都能聽得出來.

"恩,我會的."林立也知道,這個叫達利安的中年魔法師,一直以來都對自己有著莫名其妙的敵意,搞不好就連希恩那件事,都是他授意馬德雷做的,如今自己又把馬德雷打殘,他不親自來找麻煩才是怪事.

"算了,不這個."若是換了以前,馬森多半還要多叮囑一番,但昨天見了安度因,他算是知道這子後台有多硬了,傳奇法師站在背後,誰敢亂動他一根寒毛?這件事不過順口一提,接著馬森臉上就露出了猥瑣的笑容,用一種神秘兮兮的語氣問道:"明天試煉任務變動的事,你們都聽了嗎?"

"什麼變動?"林立不由微微一愣,剛才在外面的時候,怎麼沒聽麥德林提起過什麼試煉任務的變動?

這太慘了,明明漲了很多月票,可是跟後面的差距,卻被拉近了!

真的快到月底了兄弟門,據到了月底,月票都會很凶猛的……要不我打滾也打得再凶猛一點?




上篇:第一百三十二章 聖器    下篇:第一百三十四章 幽影谷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